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欲盖弥彰

知乎给我推送川菜问题,不能忍了。

俗话说的好,一不做二不休【不是这么用的

OOC 私设 BUG已修



欲盖弥彰



1.

  司瑛士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饮食习惯。

  他不能吃辣。


  第一个大概也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是龙胆,小林学姐在司亲口告诉她之后不信邪地整了一大票辣味到他面前。

  巴西拉辣椒朝天椒小米椒希普卡辣椒。

  魔鬼烤鸡翅萨尔萨芒果泡菜锅椰浆饭玛雅火鸡汤牙买加烟熏香料鸡。


  司在强烈要求下吃了一块鸡肉就举手投降了,小林看得脸上一个大写的恨铁不成钢。

  “这不对啊!”

  龙胆学姐啪啪地拍桌子,那些无辜的咖喱和调味酱随着她的动作抖三抖。

  “那上烹饪调理课和理论课的时候呢?”

  司放下手上喝完的茶杯,不知该如何跟她解释“能分辨出辣椒与辣味料理”不等于“能吃辣”。



2.

  所以第一次司答应同下级生食戟的时候小林表示了极高的关注。


  “你为啥要跟他食戟?”

  “……不为什么……”

  司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由于答应了食戟的要求,91期生与他们一同走在回到教学楼的林荫道上。

  龙胆想了想:

  “我之前看过秋选的比赛实况哈,跟你提出食戟要求的那个学弟好像特长是川菜……”

  司:“……?!”


  当然这也不是关键,毕竟食戟没有“双方选手必须试吃对方料理”这一条。虽然这是不成文的规矩,许多厨师会刻意给对手留一份料理。

  两边也都这么做了。

  学生客串的临时主持人用理所当然的语调报出5:0的战绩,不知何时自行聚集起来的观众发出巨大的喧哗声。

  司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他看了一眼自己放在桌上的盘子。

  食戟的主题是随机选择的,在临时起意选用的场馆里聚集了一大批听闻十杰名号聚集起来的观众,连评委都多达五名。久我其实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简单地应下来,二年级的第一席这个名号在上任时就传遍了学园。虽然在远月悠久的历史上不算独一无二,但也算是少数。抽到的主题并不偏颇,可以算好发挥。他走了自己最擅长的路——对手应当也是这么想的,选择的食材明显偏向法式。


  主持人犹在让五位裁判分别发表感想,其中一位临时来远月商谈合作的美食杂志主编正侃侃而谈。司没有注意去听他对于料理的评论,洗完手抬头时看到对面的一年生。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愤懑,又带着挫败和不甘。这让二年级的第一席觉得有趣。

  他在或大或小的食戟里击败过很多人,学园安排的比赛也好,高年级的学生下的战书也好。司对于自己的料理有绝对的信心,他甚至不用去听那些评分人的溢美之词。在这样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被他斩下的对手似乎永远只会有一个反应——恐惧。

  对于不可能逾越之墙的恐惧,在天堑旁迅速被浇灭的信心。


  “司……学长!”

  司瑛士收拾料理用具的时候听到那个一年级在喊他,还闻到空气里辛辣的香气。他觉得鼻子有点发痒——在料理的时候对面传来的香辣气息就存在感极高,现在对方好像还打算把料理端到他面前。

  久我把盘子放到桌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我想听听你对于我料理的看法,给出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理由。”

  司想了想,然后指了一下旁边那份留下来的前餐。久我拿起那份叠着草莓和蓝奶酪的饼干,似乎难以置信对方是用这样精细小巧的料理让他输得一塌糊涂。

  直到久我尝完五份料理,司都没有动一下他端来的菜。

  汤红油亮的菜肴表面凝出浮白,久我犹疑地看着他,最后露出明了的表情。

  “我知道了,”

  他说:

  “多谢指教,学长。”


3.

  久我照纪升上二年级之后在那场轰动校内外的中华研改革行动里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以出色的表现成为十杰后开始了进一步的修行。

  虽然也有学习其它菜系的料理,但他在大小活动与食戟中还是使用川菜作为主打——这成为了最大的特色,同时也遭到一些人的诟病。

  北条楼的继承人北条美代子就曾在采访中声称她不加入中华研的缘由是“太过重视川菜而忽略了其它菜系,这种行为对于中华料理来说太过以偏概全”。


  “我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嘛,”

  小林龙胆说:“水煮肉片超好吃!久我,再给我一盘泡椒凤爪!”

  被龙胆差使得团团转的久我去冰箱里拿泡菜坛了,前者边大快朵颐边继续发表自己的评价:

  “话说回来今年一年级的秋选冠军好像是个做咖喱的,就怕他在红叶狩大会上也跟去年的你一样……”

  “我去年怎么了!”

  久我起了个火,热泡椒水,在空气里弥散出的酸辣香气里问。

  “你不是做了五份一道比一道辣的料理吗,司回来之后跟我说早知道你是做川菜的他就不跟你比了。”

  久我回想起当时司一筷子都没动他的菜,不由得面色一沉,嘴上还是用原来的语气跟龙胆学姐扯皮:

  “怎么,他看不起川菜吗?”

  龙胆撇了撇嘴:

  “他不能吃辣。”

  现二席面不改色地投下了一个重磅炸弹炸开事实真相,久我看着锅子里上下浮动的泡椒面色一瞬间精彩纷呈。


  “真的假的!?”

  久我把一盘凤爪递给吃个不停的龙胆,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我骗你干什么,”

  龙胆说:

  “第一次知道的时候我跟你现在反应差不多欸,谁能想到每门科目评价全是A*的一席居然不!能!吃!辣!我要是烹饪调理课的教授我就赶紧递交辞职书了。”

  久我:“……靠,”

  久我:“……我好像误会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4.

  久我冲进三年级厨房的时候司正在装盘,就算是门被突然撞开他手上的动作也没顿一分一毫。

  被切得细碎的杏肉扑簌簌落到奶酪和糖浆上,半融的奶油里可以看到一粒粒的柠檬皮。

  久我摸了摸头,看司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过来,眼里询问的意味很明显。

  “呃……那个。”

  第八席犹豫了一下:

  “我……之前不知道学长你不能吃辣。”

  “……”

  司沉吟了一下,把那一列前菜放到了桌上。动作细小谨慎,甚至没发出一点声音。直到做完这些才开口:

  “……龙胆告诉你的?”

  他语调平缓温吞,露出有点为难的表情:

  “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必要的时候下得了口,但是会不舒服。”

  久我想起吃过他招牌麻婆豆腐的那些食客的表情,脑补了一下,又忍不住看了对方几眼。

  “一年前的那次食戟,我一直以为你是……呃,那啥,无视我所以才没有吃……”

  久我越说越小声,他其实都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还记得这件事——从被打败,到一年级毕业,再到加入十杰……这个过程无比漫长,但只有那次食戟在回忆里鲜明得好像就在昨天。

  “我就知道学长不会无故拒绝可爱的后辈的请求的,那么现在我们干脆——”

  他指着厨房料理台的位置。

  司看了眼刚做完的前菜,以为他要食戟:

  “这可能不太行,我得先去把这个交给夏佩尔老师,然后……”

  “去吧去吧!我暂时征用一下三年级的厨房啊。”

  久我难得轻易放过了他,甚至顺手推了一把前辈的肩膀。司愣了一下,吓得差点没把一盘子的奶油杏酱打翻。


5.

  中华研里是时常吊汤的,要拿到一碗清汤并不难。属下们送过来的汤底清澈见底,泛着诱人的油黄。同样被拿来的还有数块切好的鸡肉与瘦肉,被剁碎之后混入了蛋清和马铃薯粉。

  中华研的小伙伴们在走廊尽头的楼梯里面面相觑,为什么一点辣味都没闻到?里面在做菜的是主将吗?卧槽,主将做菜没用辣椒,这是刮哪阵风啊……


  司从走廊另一边上来,打开厨房门前就闻到了鸡汤的味道。

  柔和,馥郁,甚至光用这一种感官就能分辨出的干净清亮。

  他带着讲义资料推门进去,听到勺子敲在锅旁的声音。久我转过身来对他比了一个手势:

  “等一下啊司学长,马上就好了。”

  鸡蓉从锅勺落进清汤里,锅底的小火不紧不慢地烧着,它们浮动着挤到一块儿,看起来细润又棉实。


  “豆腐脑?”

  司疑惑地猜测。

  “鸡豆花。”

  久我说。

  他的表情很认真,在浮动的热气里近乎显得执拗。司注意到他因为有些紧张而抿着唇,也许是因为制作的料理与平日擅长的那种重麻重辣菜肴不同的缘故。

  中华料理的八大菜系……川菜,素以麻辣作为烹调手段,但其中也有鸡豆花或开水白菜一类工艺复杂,口味偏清淡的菜色。但在司有限的印象里,他没有见到过这位第八席烹饪任何不辣的料理。术业有专攻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这一期远月十杰半数以上都非全能型厨师。

  一席这么思忖着,直到热气扑面——他的后辈把白瓷碗递了过来。

  热汤的表面安定无波,可以看到里面一点碧翠的豌豆苗。久我反手托着盘子,半长的厨师服袖子里露出一截手腕,是料理人特有的平稳。

  “尝尝看,司学长。”

  他认真地说,眼里有细不可查的颤抖。


6.

  北条美代子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想到那位中华研的主将会做出这么细致温柔的料理。


  司瑛士不擅长应付有温度的菜肴,他接过碟子的时候停滞了一下。

  鸡汤的温度刚刚好,里面内容的鸡茸豆花看似松散实际密实,像云一样轻柔地飘到勺子里。


  久我关了火,在水池边洗手。匆匆掠下的自来水让紧绷的指尖得到了一点点舒缓,他心里好像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怎样突发奇想的事情,过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才问味道怎么样。

  “嗯……”

  司说:

  “不错?”

  久我关了水擦手,咳嗽一声想调整声调让他多说几句,就看到他对面第一席的表情。他眼底晃着细碎的光,嘴角有一点笑容。

  ——算了,久我想。

  反正来日方长。


-Fin.-


知乎问答 - 如何做好「鸡豆花」这道菜?

去给手机贴膜时跟朋友吐槽,川菜一旦不辣简直就跟摇滚转抒情一样……

  120 3
评论(3)
热度(120)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