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食戟】司久我 零下四度樱桃可乐

零下四度樱桃可乐



  “关于接下来的秋季选拔赛程安排,请确认场地的具体清理工作和食材进货表……然后就这样开始规划吧,最后检查的日期是19号。这一点还请务必牢记。”

  纪之国宁宁咳嗽了一声,把文件靠在会议桌上整理得边沿齐整。放眼望去整个房间里只有绘里奈一个人拿着钢笔在确认栏签字,表情认真勤恳令人感动。一色?那并不在纪之国的目光锁定范围内。

  “不过话说回来明明是暑假我们却要回学校为了一年级开这种会议,简直太无聊了。”

  久我看了一眼纪之国推到他面前的文件,既没有签字也没有再说些说别的。刚准备好反唇相讥的第六席不由得下意识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她发现久我正忙着尝桌上的一盘樱桃。


  “你要先折一下中间的地方,然后把它弯成一个圈。”

  小林龙胆说:

  “用舌头把后半段推过去,最后扯紧就打好结了。”

  久我把一颗樱桃核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太难了!这种事情只有龙胆学姐程度的怪物才能做到吧。”

  龙胆摸了摸下巴:

  “只是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而已,我还能单手开可乐罐和打鸡蛋呢。”

  久我沉吟了一下,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你是要找个女朋友吗……”

  龙胆拍桌大笑,旁边女木岛一如既往地盯着自己的手机放空,仿佛对周围发生的事情浑然不觉。

  久我又拣了一颗樱桃出来塞到嘴里——12小时前刚从美国西北空运过来的果实,比起亚洲的品种来说少了点酸味多了点清甜。他纠结了一会儿,试着按照龙胆说的方法把樱桃梗的根部穿过那个圈,但舌尖总是顶不住尾端,每每以失败告终。

  纪之国围观了一会儿,被他们的幼稚震惊得几乎无话可说:“……我记得我们是在开例会?”

  龙胆挥了挥手:“议题主要就是历年秋选的准备啦,这些流程走个形式就好。宁宁你要不要也来点樱桃?”

  “……我还是不——”

  一色以毫无必要的眼疾手快接过了斋藤递过来的一小碗水果,顺手放了一颗到她面前。

  宁宁气得眼镜连连反光。


  茜久保以圈住自己布偶的姿势靠在桌边扯樱桃梗,斋藤好像对这种水果没有很大的兴趣,洗完两份之后没有动口,兀自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小综。”

  “小综,醒一醒。”

  “小综,其实根本没有睡着吧……”

  斋藤:“……对,干什么。”

  茜久保拿起一颗被去了梗的樱桃,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地捏住:

  “这个,品质很不错……可以用来做Clafoutis……”

  斋藤:“啊,哦……”

  “小综……”

  茜久保桃捏着布奇的耳朵,表达出想要做樱桃Clafoutis的意愿。斋藤也不知道是怎么接收到她的脑电波的,扶了一下头竟然真的起身打算朝最近的三年级料理教室走去。

  “什么什么,小桃要做Clafoutis?”

  目睹了一切的龙胆眼睛一亮,顺手拍了一下旁边司的肩膀:

  “斋藤看起来就不清楚模具具体的规格哎。”

  已经走到门边的斋藤转回头来:“……这点事情我还是知道的。”

  司在一团乱里看完了文件,此时正转着手上的一支笔。久我试图安利他吃一颗樱桃。

  “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吗……”

  司拿着樱桃看了看,说:“……有点难度。”

  久我继续安利:“试试看嘛,据说可以锻炼舌头的灵活性。作为料理人这一点不是很必要的吗?”

  宁宁:“不可以的好吗——龙胆学姐你不要捂我的嘴……”


  樱桃Clafoutis是经典的法式甜品,大小与派类似,粉浆在烘焙之后会展现出介于蛋糕与布丁之间的柔软绵密。

  茜久保戴着布奇的双手把Clafoutis从烤箱里拿了出来,上面点缀的果实颗粒在半冻状的表皮里清晰可见,甚至表面还有因烤制而溢出的淡红色樱桃汁。

  “这份Clafoutis在制作上进行了一点改动,”

  司说:

  “传统的做法中,会使用更多的面粉、鸡蛋、黄油,搅拌至糊状之后进行烘烤。但如果在烘培之后,把淡奶油与樱桃溶液抹在表面再进行……”

  龙胆欢呼雀跃:“是慕斯啊!夹心樱桃慕斯!”

  绘里奈皱了皱眉:“我真的记得我们是来开例会的……”

  宁宁叹了口气:“所以每次学期内的例会桌上都不能放任何食物——”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胆打断了:

  “我开动啦——”


  久我忿忿往嘴里塞了一块Clafoutis,显然还在惦记刚才的事:

  “什么打结……明明正常人都做不到……”

  司拿着那块甜品思索了一秒:“……”

  久我斜眼看过去。

  司:“……抱歉?”

  久我放弃思考地把樱桃糕点嚼吧嚼吧咽下去:

  “学长你没必要在这种地方也展示一下比我厉害吧?”

  “并没有……”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舌头不够灵活吗?不可能啊,我能吃出几百种不同的辣椒味道哎。”

  司在心里想,灵活不是指味觉方面的灵活吧……不过他还是应了一声“不是”。

  “司学长!”

  久我看上去没有被感动:

  “示范一下?”

  “欸、欸欸?”

  司被他突如其来的要求吓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本来应该在旁边的龙胆——已经跑到宁宁旁边向她推荐Clafoutis去了,甚至早有预感地转过半个身子对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久我递给他一颗樱桃,再一次地。

  “呃,好吧。”

  司左右想不到拒绝的理由,把樱桃咬进嘴里。过薄的唇形连颜色都很淡,衬得果实颜色愈发鲜亮欲滴,拍下来应该可以作为最合适的广告招牌。他飞快地用牙齿折了一下樱桃梗,眨眼间就把尾部推过小圈打成了结。

  “这样?”

  “……”

  久我伸手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司学长……你还是别动了,影响不好。”



-Fin.-


 @白虹贯绝十九都 

  93 3
评论(3)
热度(93)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