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雄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2)

掰手腕、身上带糖、上鸣的工作这几个梗来自F君。

(1)




26.

欧鲁迈特向相泽炫耀自己的徒弟。

“病理科的!”

他竖起拇指,标志性地牙齿闪光:

“我觉得他今年能有一篇以上的SCI!”

相泽不想理他。


27.

相泽是眼科医生。

有干眼症。


病人:“医生你是不是睡眠不足啊?”

“是,我现在打算去睡一下。”

助手:“……等一下?”


28.

相泽去年在眼科看到过一个努力的后辈,差点认为后继有人。

后来仔细调查发现对方是搞医疗器械的,只是近期在研究动态电视野检查系统。


29.

相泽在数年前转行教学,带了一个班级。

后来他转回临床医学了。

欧鲁迈特常常安慰相泽他再做几年就能去坐专家门诊了。


30.

相泽毕业的学生们深感老师不易,常常赠送他眼药水。


31.

雄英毕业的优秀医生们都有些无伤大雅的小习惯。

相泽随身带着眼药水。

临床心理的常暗有时会自言自语。

切岛医生不知为何热衷与同僚掰手腕。

爆豪身上则携带安抚主要患者群体用的糖。


32.

爆豪摸清了轰的餐饮习惯。

周一、三、五,食堂的和食窗口主打苦瓜定食与猪软骨定食。

周二、四,则主打荞麦面与天妇罗定食。


33.

同期毕业的其他医生非常担心轰遭遇不测。

上次没跟他们一起吃饭的峰田听说之后帮忙想好了杀人事件的名称。

——“流产血案”。


34.

绿谷告诉轰周二周四爆豪都在食堂,让他不要随便过来。

轰只好拜托八百万帮他点外卖。


35.

“你要小心。”
每一个看到轰的同期医生都这么说。


“我感觉很奇怪。”

轰在休息时间跟绿谷和芦户聊天:

“爆豪在我心里的形象快变成‘爱好是吃糖却很受小孩子喜欢但对成年男性手段残忍的杀人狂’了。”


36.

绿谷说:“为了你的人身安全就暂且这样防范吧,但小胜其实是个很好的医生……”

轰:“你这两句话前后有什么逻辑关系吗……不过算了,我知道了。”

芦户:“话说我上次偷吃了一颗他吃饭时放在桌上的糖,好像是葡萄味的。”

绿谷:“甜食有镇静情绪的作用,小孩子也喜欢吃。不过他口袋里糖的味道好像经常在变,我都没吃过。”

芦户:“你们不是发小吗?”

绿谷:“……”


37.

一个不幸的消息:周四的晚上,在和食窗口的轰被爆豪拦住了。

消息传播速度很快,不在班的同级医生们纷纷前来围观。


38.

整整经受了一周有余的“非安产”摧残,爆豪看上去想直接把面前的妇产科医生摁进送餐窗口里。

“冷静。”

轰说:

“你口袋里那个糖呢?先自己吃一块。”


39.

“轰先生!”

丽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鲜血飞溅的场景,然后轰被医院就地收留。

“已经没事了!”

天空一声巨响。


40.

“因为——我来买饭了!”

雄英最优秀的医生,欧鲁迈特,带着他标志性的笑容跨进了食堂。


41.

绿谷感动地说:“欧鲁迈特先生真是救人于水火之中。”

在吃饭的同事们小小地骚动起来,话题的主角立刻产生了改变。

欧鲁迈特走向旁边的西式餐饮窗口,路过和食窗口前时顺便拍了拍两位学生的肩膀以示鼓励。


42.

爆豪摸了摸肩:

“今天就……先……放你一马……”

轰顿悟了:

“你是欧鲁迈特的粉丝?”


43.

一番折腾之后轰坐在了平时的座位上,爆豪气势汹汹地坐到了他的对面。

绿谷发现饭田在自己旁边,感到了安心。


饭田天哉,男,25岁,急救科。


44.

轰用筷子挑起荞麦面,爆豪猛敲桌子。

“阴阳脸,你别以为这事儿过去了。”

他说:“我可是被叫了一周的‘非安产型’,之前的教授都知道我流产了!”

轰惊讶道:“你流产了?”

爆豪差点把桌子掀飞:“我宰了你啊!”


好在食堂用的是长桌。


45.

“虽然我国目前不具备成熟的男性怀孕技术手段,”

轰说:“但也不能说没有发生类似情况的可能性……”

他拿着面碗和筷子严肃地说:“作为一个妇产科,也便是产科医生,我肯定不会让孕者流产……”


46.

绿谷:“饭田!!!!!!”


47.

“当时情况非常紧急。”

丽日绘声绘色地……胡编那一个中午在食堂的场景:“饭田在帮我们拿橙汁,听到绿谷的大喊立刻以英格妮姆的速度飞奔了过来……”

“班长真靠谱啊。”

同一届的尾白赞赏道,他们私底下还是更乐意这么叫饭田。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濑吕说:

“你们不觉得爆豪的仇恨转移了吗?只要是说过‘非安产型’类似的话的人,他都要重点照顾……”

大家齐齐打了个寒颤,总觉得走廊外面有人撕心裂肺地大喊饭田。


48.

饭田说:“这是我就任以来最累的一周,但我也觉得自己得到了充分的锻炼。这一定对急救科以后的工作展开有益。”

第二天他在办公桌上发现了眼药水。


49.

“我总觉得我们回到了大学的时候。”

丽日十分怀念地说:“大家都避开爆豪走……”

绿谷说:“对哦,不过大学里一个班的同学也都很忙,挺少打照面的,轰跟八百万更是之后研修的时候推荐过来的……”

轰说:“想象得到。”


50.

“不要闲聊了,我们是在说有关于自己的生死大事。”

峰田打断了他们:

“谁都好快点想一个让爆豪不那么恐怖的办法出来!”


51.

“告诉他他其实没有流产?”

切岛说。

“告诉他他其实已经流产过了?”

上鸣说。

耳郎压下上鸣的脑袋:

“不好意思这家伙最近在CT室连轴转可能太累脑子坏掉了。”

轰说:“轻度流产后抑郁吧,等一段时间患者自我调节。”


满座寂静,鸦雀无声。


52.

“我开玩笑的。”

轰看着他们。

“哦……”

上鸣:“看你这么严肃,我们差点以为是真的……”

耳郎把头别过去假装不认识他。


53.

“我有一个想法,”

饭田在老同学里坐着的时候习惯性地担任班长身份发言:

“既然大家都饱受爆豪同学……先生的压迫,我们应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让他忘记这个问题……”


“电击?”

上鸣锲而不舍。

“重击头部?”

切岛顺着他的思路说。

“催眠?”

常暗想了一个较为温和的方式。


八百万:“你们……真的是医生吗……”


54.

绿谷小心地举手:

“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让他分散注意力?比如安排观摩几位前辈手术之类的……”

“儿科手术啊……”

丽日说:“现在没有常驻的专家吧?全能的欧鲁迈特现在也不主刀了……”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常暗说:“他不是带糖安抚小孩子的情绪吗,那我们就——”

“在糖里加扎来普隆?”

“那不还是镇静催眠吗?”

常暗:“对。”


“学临床心理的男人真恐怖。”

上鸣跟切岛耳语。


55.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一种对人体无害,能使人镇定的同时转移注意力——也就是十分美味的糖果。”

饭田总结道。

“有这样的糖存在吗?”

八百万表示疑惑。

“我们可以自己做啊。这里有多少本科是药学系的?”

“说漏嘴了呱。”

蛙吹指出。

“是。”

切岛承认。


56.

“那么我宣布——”

饭田严肃地咳嗽了一声:“糖果研究基金会,正式成立!”


下面有稀稀拉拉的掌声。


饭田:“本基金会主要目的是为了制作能让人情绪稳定的糖果,让我们避免受到名为爆豪胜己的自然现象危害……欢迎各位同学踊跃投资。”


下面的掌声热烈了起来。


57.

一周过去了。

由于没人再敢在爆豪面前提安产与否的话题,危险自然现象得到了暂时的控制。

但没人能阻止得了周二与周四食堂必定会发生的对峙。


“一山不容二虎。”

常暗说。

“……除非一公一母?”

状况外的切岛接了一句。

常暗:“……”


58.

轰觉得用餐时总是被盯着有点压力,他只能主动分散对面医生的注意力。

“你喜欢欧鲁迈特?”

他沿用上次的话题。

爆豪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碰翻了旁边峰田的餐盘。


59.

峰田艰难地伸手递给对面的绿谷500日元硬币。


60.

“喜欢欧鲁迈特很奇怪?”

爆豪不打算否认,只是表情比否认更吓人。

“噢。”

轰说:

“你为什么当儿科医生?崇拜欧鲁迈特的医学生大都会专攻神经内科。”

爆豪凶恶地说:

“关你什么事?那你为什么去妇产科?”

轰审慎地说:“有原因。”

丽日假意从他们身后路过去给自己倒茶。


61.

“立志当妇产科的医生?无非也就是希望天下的母亲都能顺利生下自己的孩子吧……”

丽日跟八百万聊天时后者这么猜想。

“这个理由听起来真是不错。”

“是啊,并不意外他是一个好医生……”

大家这么说着,轰医生的评价一路抬高。


62.

“凭什么关于那个阴阳脸的传言就这么正面!?”

爆豪休息期间跟切岛抱怨。

切岛:“可能因为这个社会需要正能量……?”


  299 13
评论(13)
热度(299)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