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雄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4)

外卖骑手的梗来自F君。

(1) (2) (3)



95.

“头部肉瘤。”

爆豪说:

“今天下午转移科室。”

轰听到旁边孩子母亲发出一声抽泣的声音。她伸手让孩子偎到自己怀里,然后边拍着他的后背边对医生胡乱点了点头。

门关了,爆豪转头看着绿谷。

目光无限类似放射科常见的伦琴射线。


96.

“你要是敢把这个称呼叫出去……”

绿谷:“小胜……”

绿谷:“小胜,医生?其实我感觉还挺合适的……”


97.

轰:“啊?……你问我?”

轰:“这样啊,还好吧。”


98.

爆豪:“你们都去死吧。”


99.

爆豪拽着差点被揉成一团的病历飞快地走了,绿谷不由得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他踮起脚往那个病人休息室里看了一眼,日光亮得教人视野模糊。

轰在他旁边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口袋。


好险,

轰想:差点就把零钱拿出来给绿谷了。


100.

安德瓦今日出席一次医学专家研讨会,地点在雄英。

此次会议据说十分重要,因此不少业界大能拔冗莅临,雄英的年轻医生护士们休息期间不免加以讨论。


安德瓦提早了一小时抵达,在医院主干科室附近转了一圈,略有耳闻到以下内容:

“听说欧鲁迈特这次会针对不少临床案例发表学术意见……”

“……我上一次见到欧鲁迈特还是……”

“……欧鲁迈特好像之前有出现在……”


安德瓦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101.

安德瓦在雄英的肿瘤科视察,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

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然后拦住了路上的一位护士询问轰医生今天是否当班。


刚刚帮忙转完科室的丽日:“唔……轰先生的话,今天应该是白班呀。不过您找他为什么到这边来?妇产科在主栋二楼呀。”

安德瓦:“……”


102.

轰结束了一个引产手术,换完衣服出来便看到在走廊上的安德瓦。

安德瓦抱臂站在窗前,面向着透光的方向,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看了儿子一眼。

“怎么回事?”


轰沉吟了一下:

“患者是怀有身孕后七个月的情况,虽然属于妊娠晚期引产,但是子宫收缩非常成功,对胎儿和母亲都没有留下伤害性的……”

安德瓦:“我是问你!”

轰条件反射:“我国真的没有引进男性受孕技术。”


103.

安德瓦当然不会认为对方是在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当然他也不知道这一个月内轰对多少人解释过这句话。

俗话说得好,祸从口出。

俗话又说,习惯成自然。


104.

安德瓦看着轰身后产房的标志与上面已经熄灭的灯,脸上的表情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称不上好看。

“我知道你一直因为你……母亲的事情——”


“十点了。”

轰忽然打断他:“研讨会要开始了,你现在不会选择缺席的。”


105.

丽日在结束了上午的工作之后跟饭田一道去大学里找绿谷用午餐,由于是大学附属医院,雄英也会安排一部分医生进行课堂教学。绿谷每周有几节课,主要讲临床医学案例,吸引了许多欧鲁迈特的粉丝。

丽日同他们聊起在肿瘤科遇到的事情,饭田感慨了一下现在小儿重病的情况实在棘手,绿谷却跟他们关注点都不一样。

“你说穿着白大褂,在肿瘤科视察,然后还问轰在哪个科室……”

绿谷把几个因素综合起来推敲了一下,得出结论:“——是安德瓦?”

丽日:“好像是哦!不过他问我话的时候表情好恐怖,我差点以为是手术失败的患者家属,还后怕了一阵……不过后来想到轰医生的口碑,觉得应该没什么事就放心了。”


106.

今天并不是周二也不是周四。

但因为遇到了不怎么让人愉快的事情,轰点了一份苹果汁荞麦冷面的外卖。用的是之前八百万推荐给他的APP。


D外卖,据说下单五分钟必达。

当轰点完外卖下楼的时候,就看到一只手直直伸到自己面前。

“先生你好,你的外卖。”


轰接过了外卖道谢,实际上心里有点奇怪这家外卖的骑手为什么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

然后他又听到那个外卖员说:

“这份麻婆豆腐盖饭也是这里的客人点的,如果认识的话麻烦您联系一下?”

轰看了一眼透明盒饭里红通通的一片,说:“好,给我吧。”


107.

爆豪胜己今天也心情很差。

在楼梯走到一半突然被人塞了一盒盒饭的时候怒火升到了极点。


“先生你好,你的外卖。”

轰保持着从楼梯的另一边递给他午餐的动作,语调平缓地说。


108.

爆豪接过麻婆豆腐盖饭,里面的麻辣气味已经遮掩不住地飘了出来。

“走廊里不允许用餐,也不能有食品的味道。”

他大力扣住了饭盒:“你就不能到食堂再给我?!”

轰点了下头,也不知道是确定了什么想法:“原来真的是你点的。”

“你不知道是我点的给我干什么!?”

爆豪又想把他的脸摁到辣椒里去了。


109.

“D外卖,真的五分钟就送到了。”

轰说:“很快。”

爆豪:“你找不到话说就不要硬说了,吃你的面!”

轰:“哦。”


110.

“五分钟,是不是快得有点不正常……”

轰又说:“这个平台,是否可能在雄英附近有一百个骑手……”

爆豪:“……你就非要找点话题聊吗?”

轰:吸溜。


111.

爆豪吃完了自己那份盖饭,切岛从远处丢给他一罐饮料。

切岛此人据说爱好是与同科室的铁哲医生休息期间掰手腕,因此最近迷上在不同场合不同角度给大家扔东西。


爆豪接过饮料冲他挥了挥拳头,切岛大喇喇地跑过来:

“你们俩怎么今天一起吃饭?之前流产血案的时候还以为有啥不共戴天之仇呢哈哈哈哈。”

轰观察了一会,发现切岛没有人为性死亡的前兆,安心地继续吃面了。


112.

轰一遍吸溜荞麦面一边想,果然就算是爆豪也是有那么几个朋友的啊。


113.

爆豪:“——不是说了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这件事了吗……”

他周身好像空气都瞬间扭曲了起来,切岛立刻弹射起跳坐到了轰那一边。

轰接到切岛的目光,想了想说:

“我也是没想到无心之言能被大家传这么久——”

爆豪眼角都吊高了五度:

“无心之言?”

轰:“那就,妇产科医生的经验之谈?”


切岛:“重点不在那里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114.

爆豪:“那按照我儿科医生的经验来看,你这家伙以后的孩子——不,我看你以后根本没有孩子。”


食堂顿时寂静了。


115.

轰:“……”

轰抬头看了一眼食堂的大门。

一点三十二分,研讨会看来已经结束了。安德瓦正站在那里,表情难以形容。

非常显然是听到刚才的那句话了。


116.

轰:“好。”


117.

爆豪:“好什么好,被说了这种话还好?你要去看脑科?”


  256 10
评论(10)
热度(256)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