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ManicStars

两周前的内容_(:з」现在看有点味道不太对感觉对不起原梗的画手太太

凌晨三点突然想起拿到授权了就发出来吧。



ManicStars

Summary:当Gambit成为天启四骑士的一员。(Via @九司,已授权,原梗

一定程度上的电影剧情修改与OOC。


原作 / X-men: Apocalypse

配对 / Gamquick

分级 / 全年龄(G)



  木桌上有坑坑洼洼的纹路,油腻得在灯光下晕出一片浑浊的颜色。玻璃杯被扔在桌上后里头灌入了可乐和冰块,气泡还没来得及暴露到空气里吱吱作响,饮料就被端出了酒吧。

  Quicksilver确定自己的方向没错,他抬头的时候望见巷尾只有一半亮着的霓虹灯,下一秒就到了那块残破牌子的底下。门口有个穿着餐厅制服模样的服务员正推开门走出来,手上拿着一根迫不及待点燃的烟。

  好极了。他想,在这个念头结束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这栋建筑物的里面——华埠的赌场自这块地方被划出之后就生生不息,从地上到地下——而面前这条餐厅后方的小道显然通往其中的一个,他通过那扇门的时候顺便伸手把“STAFF ONLY”的牌子翻了个面再挂上。


  没有窗户的室内亮着过于闪烁的灯,Quicksilver把杯子递到自己唇边喝了口可乐,目光飞快地在所及之处转了一圈,然后学着别人的样子把玻璃杯放到侍者的盘子上。

  地方不大,但行动目标是个难应付的家伙。根据资料上的内容,在成为四骑士前,这位“Death”就拥有一定程度上隔离追踪的能力。Quicksilver觉得也许这就是X教授将确认情报这一任务交给他的原因。

  他想到这里,伸手扶了一下自己的护目镜——介于每天都有无数来碰运气和尝鲜的普通人,这身打扮在赌场里也不算太过出挑。接着混入人群中,快速掠过每个人的身旁。

  比起其他三位有踪迹可循的骑士,Death的真实身份被隐匿得很好。除去Caliban向他们透露的消息:Psylocke在跟随一名奇特的变种人离去后,那位颇有名气的先生来询问了这件事。


  而此时,并没有过去多久,Quicksilver就看到了他。赌场靠里的牌桌围了一圈人,亚洲人面孔的荷官正用字正腔圆的英语解释着什么。他的任务目标……或者说接下来开战时要对付的棘手敌人,正在其中一个位置上把玩筹码,脸上挂着不怎么明显的笑意。

  眼睛,还有微妙的气场。

  Quicksilver在心里给对方啪地盖上了四骑士的章,他的任务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确认对方的身份并且回到学院继续制定作战计划,等待在上次交锋时身体情况不好的X教授醒来,而不是——

  盯着敌人手上的筹码——

  类似硬币的扁圆上面映出一层淡淡的光,Quicksilver很快意识到这是充能或者别的什么能力,他现在有点后悔没把那档案从头到尾每个字母都仔细看一遍了,但在为此忏悔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

  几乎只是一瞬间,Gambit感到手上一空。他很快向旁边的荷官比了个手势,围在赌桌旁边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散去。Quicksilver看着他,同时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那枚随时会成为炸弹的筹码。

  “500刀,嗯?”

  “不错。”

  Gambit看了他一眼,露出有点兴趣的表情。这也使得他红色的瞳孔在灯光下显得更加鲜艳了些。

  “我想你大概也知道你手上拿的东西很麻烦,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

  “哪种麻烦?”

  Quicksilver很快打断了他。

  “也许是会把这半个赌场炸飞的麻烦。”

  Quicksilver扬了一下眉毛,他甚至瞬间想到了把这玩意扔回对方身上逃走的可能性。

  “我可以随时引爆它。”

  对方看着他的表情补充了一句:“你确定还要这样拿着吗?”

  “我只是有信心在它爆炸之前把这里的所有人转移出去。”

  结果他收获了一声低笑,Gambit看上去并不意外地说:“我毫不怀疑。”

  这么说着,他开始整理桌上上一局游戏赢得的筹码。动作从容不迫,毫无X-men中正有一位成员坐在他面前的紧张感。

  对方没有正面冲突的意思,这很好(当然肯定不代表我怕他,Quicksilver在心里补充)。但他现在非常需要脱身,将Gambit就是四骑士之一的确切情报告诉学院。

  这份焦急却不能表现在脸上,这太难了。他的每一个动作——尽管快得看不清楚,但Quicksilver十分确定自己眨眼的次数和手指的律动都被捕捉到了不少,他的扑克脸对于对面的老手来说简直形同虚设,简直不如主动出击。

  “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去到Apocalypse的阵营?”

  Quicksliver舔了舔嘴唇:“其实我对这些——你们这些变种人的事情——并不是特别了解,但前一周Apocalypse通过连接的方式对全世界昭告的宣言听上去就是个十足的激进分子,即使是这样……”

  “即使是这样。”

  Gambit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尾,接着不紧不慢地再次开口:

  “……我也有我找上他的理由。”

  他把1000面值的筹码堆成了数叠,并且越过它们将视线落到牌桌对面的青年身上。说实在的他有点不确定对方的外貌用哪个单词比较准确,但显然这不是一个合适谈原则和种族问题的年龄。

  “你们都有,没人会莫名其妙就想毁灭世界的。”

  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了其它骑士资料的Quicksilver立刻说。

  “改变人类对于变种人问题的看法可不叫做毁灭世界。”

  Gambit说着抬了一下手,穿着性感的兔女郎便端着饮料和点心款款走到桌边。他让对方把软饮的那边递到Quicksilver面前,这成功给了后者一种诡异的松弛感。

  “别这样看着我。”

  Gambit给自己选了杯酒,慢悠悠地解释道:“先喝完,再开枪——我是说这样也不迟,如果你想今天就在这里送命的话。”

  这回对面年轻人的扑克脸摆得不错,至少情绪没有明显的变动。Quicksilver晃了一下手里的可乐,他并没有喝第二杯的打算,只是大脑在不断地思考着合理的方案。

  他在Gambit拿酒的时候就查看了这家伙身上携带的所有武器,介于他可以给触碰到的任意物体注入能量这一点,也许桌上这些数量夸张的筹码就是一个大型军火库。那位娇俏可人的兔女郎也许还会递给对方座位旁的那根棍棒,资料上写到他的近战能力亦十分优秀。

  “这样吧,”

  Gambit打了个响指,接着把手肘靠在了赌桌上:

  “我们来赌一盘。如果你赢了,就放你安稳回去——直到下一次见面……我想那大概是在战场上了?”

  “如果我输了呢?”

  Quicksilver眯起眼:“……是不是除了把自己输给你没有别的选择了?”

  “希望你在这盘赌局开始的时候不要这么聪明。”

  Gambit冲他笑了一下,然后把筹码推到旁边:

  “选个游戏方式,你会玩的都可以。”


  兔女郎为他们拿来了一盒崭新的扑克牌。

  “我坦诚自己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

  Quicksilver点着牌,就好像在确认有没有问题那样,然后把小王扔了出去。

  “普通的比大小如何?”

  “虽然我觉得答应你的提议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不过我也想不出别的玩法……除非我们比吃豆人。”

  他语速很快地回答,然后把切好的牌放到了赌桌中间。Gambit看上去完全不怀疑他会在牌上做个记号或者用别的方式出老千,面部神态与表情都跟他进赌场时看到的一模一样。

  “我想就让这位小姐为我随机抽五张牌吧。”

  在Quicksilver抽完五张手牌之后,Gambit半侧过头对兔女郎眨了眨眼:“亲爱的?”

  Quicksilver将牌握在手中,他抽出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扑克的分布和顺序,他的牌不算差,但也并没有很好。但比大小后面的环节完全看运气,靠速度换牌出老千显然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也许在他动手的时候能看到扑克近距离爆炸的场景。

  “双方都看过手牌了,需要换牌吗?”

  Quicksilver确认了一遍自己手上的五张牌,分别是黑桃A、方片3、方片9、梅花10和红桃Q。

  他挑了中间的两张换牌,兔女郎笑吟吟地照做,换回来的手牌却不尽人意。Quicksilver看了眼对面八风不动的Gambit,有那么一刻觉得说不准是他动了手脚。虽然没看到任何有问题的地方,但这家伙混过的赌场说不定比自己拿过的东西还多,谁知道呢?

  “先生确定不换牌吗?”

  “不用了。”

  Gambit很有风度地略微颔首,接着开了牌:

  “Flush.”

  他手指点的数字从9到K一字排开,甚至其中三张牌都是黑桃,如果再多一张就是同花顺。这要是说没有一定程度上的作弊,只能说运气好得堪称是变种能力。

  Quicksilver把手上换完的牌推到了桌上,不错的两对,但在那五张牌前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兔女郎向他们互相展示了组合,然后分别将牌还到他们手上。

  “手牌没有更换过,接下来组合较小的那方请随机抽取一张手牌,正面朝上放到牌桌中央。”

  忽略了随机那两个字,Quicksilver以没人能反应过来的速度把红桃Q放到了中间。

  过了几秒才回过神来的兔女郎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组合较大的那方,请在手牌中选择一张牌,背面朝上放到牌桌中央。”

  Gambit依言照做,还余裕地对她微微一笑。

  “好的……那么,这边的先生,请猜大小。”

  Quicksilver盯着桌上的两张扑克牌,他站了起来并且用手触碰到其中一张的背面——在这一刻他很明显地感受到这张牌上有异常的能量波动,就好像在警告他如果先查看了牌面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赌场的喧嚣变得异常明显,这里还有不少普通人,楼上甚至还是个餐馆……

  “我猜大。”

  他指了一下自己的红桃Q,然后看了眼兔女郎:“你来开牌吧。”

  Gambit应允地点了点头,女性便用自己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缓缓翻过扑克——

  黑桃3。


  “赌得不错。”

  Gambit几乎是赞赏地说,这时旁边的人已经知趣地退开了。他还是坐在那个容易看到整个赌场的位置上,Quicksilver保持刚才的姿势站在牌桌的另一边。

  “你的威胁方式倒是不怎么样。”

  年轻的速跑者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如果我不那样做你能保证不出千吗?”

  Gambit愉快地问。

  “——但我还是赢了。”

  停顿了一下,Quicksilver这样回答。对方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轻轻挥手将桌上的牌拢到了掌心。

  “下次见面的时候你的运气可就不会这么好了……”

  Gambit摩挲了一下牌面上的红桃图案,把它跟下面的黑桃K压在了一起。



-Fin.-

  42 3
评论(3)
热度(42)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