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MARVEL】锤基 Draught Tea

Draught Tea

Summary:After《Black Coke》

点文

 @宛若青空下 :打扰了。想看“互称姓名不比互称兄弟来得亲密”和“如无外敌便一天不得安宁”的锤基。


原作 / Thor 3: Ragnarok

配对 / Thor/Loki

分级 / 全年龄(G)



1.

  Thor走到餐厅前听到细微的响动伴随着香醇的咖啡香味,这实在跟门外那一堆被歪歪斜斜整理到一起的酒瓶和包装格格不入。他百分百确定昨天有人在这里喝了一宿的酒,而且——

  “早安。”

  他还没作出判断,进门的时候在咖啡机旁的女性就愉快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Natasha。”

  Thor对她友好地笑了笑,然后立刻发现那个“喝了一宿酒”的人中必定有她。Natasha似乎从他的表情里明白了些什么,用一只手端着咖啡吹气:

  “那位Valkyrie昨天来这里了。但你们刚好不在——我就跟她聊了聊。”

  “——噢。”

  Thor说:“好的。我是说,你们——”

  “关于Bruce……Hulk,你们说过——他在那个叫Sakaar的星球上的事。”

  Natasha抿了口热饮。也许是冒出的热气模糊了神态,她脸上好像没有什么显见的表情。Thor回想起在复仇者的飞行器上他打开的那个按钮,他当时非常庆幸同时感谢Stark考虑到了这一点,他总是在关键时刻挺靠谱的。

  “我很高兴Valkyrie跟他成为了朋友。”

  Natasha说:“她告诉我在Sakaar上,Bruce作为Hulk是百战百胜的超级角斗士,有一大票忠实粉丝和狂热支持者。他们那个星球上角斗是不是跟橄榄球一样?”

  “差不多。”

  Thor下意识地伸手去捋头发,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发型已经有了些改变。他无奈地放下手,有些尴尬地继续道:“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喜欢Hulk,当然啦……我在场上看到他的时候也很高兴。”

  “因为多了个同伴?”

  “因为他算是我的朋友。”

  Natasha挑了挑眉——用一种不置可否的神情。

  她好像还在想着些什么,Thor走到冰箱旁边,打开后替自己拿了点火腿和芝士片。周末的复仇者基地不提供炒蛋和玉米羹(——难以置信),他无比怀念原来那个早晨随时都能来一份全早餐的自助餐厅。

  复仇者分裂的时候他不在地球,没有亲身经历那场惨痛的内战。他所知道的部分全部来源于Natasha的口述和一些资料。Loki指出她有所保留,而后者毫不在意他的指控。



2.

  Thor为这件事感到难过。

  Loki夸张地摇头叹气:

  “他们之间的矛盾早就存在,我还以为你能够注意到这点。”

  他们此时正穿过Bergdorf Goodman百货里不同的商家走向内设咖啡店,他甚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Natasha竟然在Loki又一次出言讽刺他服装品味的时候赞同他打点一下自己,以方便出入任何一次“需要复仇者在场的会议或者宴会”。

  “那是当年纽约,在战舰上你用权杖的力量引发矛盾和争端。”

  Thor打开店门,以毫无必要的力气……玻璃门脆弱地抖了一下。

  “不要把什么错都推到我头上。如果不是观念不同,为什么会分裂?”

  苏打水和热巧克力被送到桌边时,Loki以一种非常恼人的态度慢条斯理地反问。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但也是有独立思想的个体。”

  Thor用拽酒瓶的手势拿过那瓶苏打水,Loki因为他的语法和措辞笑了两声。

  “起点相同,但做法不同,就会让接下来的一切都不一样——”

  还没说完这句话,一个阴冷的声音就从背后缠上了他的脖子。


  “我很高兴你意识到了这一点,我的弟弟。”

  Loki清楚地看到Thor在那瞬间直起身并且飞快地转过头去,他空着的那只手上已经萦绕上一圈炸响的雷电。Hela,他们的姐姐——Odin的第一个子嗣,正坐在他们身后的位置,以一种不可思议的优雅姿态注视着逼近的电光。

  Thor用低沉的语调逼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Loki注意到对方的双手分别戴着手铐,无所谓地移开目光为自己打开了一包砂糖。

  “告诉我你们不会愚蠢到觉得我——死亡女神——会死在Surtur手下。”

  她以平淡的语调说完,接着补充了一句:

  “我虽然被逼佩戴了这个,但你要杀死我还得费点功夫。值得提醒你的是……这里的普通人很多。”

  “复仇者总是在意这个。”

  Loki甚至慢悠悠地在他背后补了一刀。Hela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似乎对复仇者这个名字不怎么感冒,她表现得毫无兴趣,但Thor却更感烦躁。

  “你听到了我刚才的问题?”

  “买衣服,非常明显。”

  她说:“在名为‘百货商场’的地方也不能期待更多。”

  “真不错,”

  Loki附和了一句:“在烧了Asgrad之后跨过大半个宇宙,罪魁祸首要开始讨论关于服装的话题——”

  Thor立刻说:

  “我们不会开始任何关于衣服的话题。”

  “因为你根本对那一窍不通。”


  “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弟弟们。”

  Hela对他们扬起下巴:“而且烧掉Asgard的不是我。”

  “如果不是你想用那种错误的方法让Asgrad永远被笼罩在阴影之下,它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Thor试图压抑自己的愤怒,他这么做的时候雷电在皮肤表面细微地噼啪作响。

  “我用我的方式,你——继承Odin的意志——‘起点相同,但做法不同’,难道不就是这样吗?”

  “你的做法只会给Asgard带来毁灭!”

  “如果粉饰太平能让虚假的繁荣一直持续到宇宙消弭,那这样的和平不要也罢。”

  Hela平静地回答。

  她说每一个词语的时候都能感受到手腕上沉重的抑制作用。在毁灭之后,Valkyrie回到已经成为废墟的Asgrad,并且宣布她将把死亡女神押送至宇宙尽头的监狱,地球正是这其中的一站。Thor脑海中闪过早上Natasha对他说Valkyrie到了地球,现在想来目的显然不是来找人。



3.

  “我无法理解。”

  Thor说:

  “她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

  “当然是错的。”

  Loki接了一句:“她也许曾经想要统治的权利,但黄昏之前她的行为却是纯粹为了复仇。”

  Thor看着他,在咖啡店的卡座——Hela已经离开。雷神显得有点惊讶。Loki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说:

  “我也很吃惊,我竟然会附和你。”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就像在意有所指地暗示他们之间的关系。

  Thor顿了一下,意识到他们在考虑同一件事。他在这一刻同时感到愤怒和悲哀两种情绪的混合。

  其实他们谁都不记得最早的缺口出现在哪里,也许是Odin的一个眼神、一次嘉奖、伙伴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差别态度。这些微妙的细节堆叠在一起,在察觉的时候早就变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裂缝。

  他曾在过往的岁月里无数次地试图去填补那个裂口,并且盼望他们之间的关系回到从前——但Loki似乎非常明白他的想法,他开口道:

  “我从很早开始就知道我跟你不同,兄弟。”

  他撇了一下嘴角,露出不怎么真诚的笑容:“你的力量、你身上的光环、你被赋予的使命……Asgrad的雷神,战无不胜的Odin之子。而我?被你们领养,在年少的时候甚至真的觉得自己也是和美家庭中的一员……如果你想听这句坦白,我可以告诉你——我想成为王,因为我要证明自己可以做到你能做的事,甚至比你更好——”

  “但你现在在我身边。”

  Thor打断了他。

  “暂时的——别那样看着我,你应该料到我会这么说。”

  Loki十指交叉,从指尖后方看着Thor。

  Asgrad正在永无止尽的光阴里谱写新生的序曲,但一切都已经正走上正轨,他们留在地球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而在未来的某一日,成为神王的雷神也许会迎来一次蓄谋已久的反叛。他们为了不同的信念而斗争,谁都不会轻易放手。

  但这也同样意味着当黄昏再一次来临,他们中的一个还会站到另一个身旁。

  这像是一个直至生命尽头的承诺,而介于他们所能生存的时光,大致可以简写为永远。



4.

  Loki很早以前就知道Thor对人类这个群体怀有毫无必要的感情。严格来说那甚至不是感情,只是一种态度。他加入复仇者,保护普通人的安全——而且做得颇为成功,在现代人中拥有不少粉丝。

  比方说现在,他们在Bergdorf Goodman里——天知道为什么这里究竟有那么多女性导购,而且她们正一窝蜂地挤在衣架旁为雷神推荐款式不同的西服。Thor来者不拒,Loki认为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对于服装的审美观念。

  “你从我们走进百货之后就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我很高兴你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Loki板着脸说。他挑剔地扫了一眼导购推荐的款式,从中挑出一件蓝色的递给他。Thor费了点功夫把它套上,然后解开内衬的两颗扣子。他侧身看了一眼店内嵌进墙壁的全身镜:

  “这有什么差别?”

  “你没救了,我早就知道。”

  Loki恶狠狠地说。


  介于是Natasha的要求,他们刷了复仇者的卡(也就是Tony的)。在换下三件套之前,不断有假意路过的纽约市民来热情地同Thor合照。Loki已经习惯了这个,他连白眼都懒得翻,只是退到一边双手交叠,目光沉静地等待他们结束。

  “你倒是很乐意。”

  当Thor提着袋子走过来,邪神说。

  “人类并不坏。”

  Thor看出他源于高人一等的抵触和自矜,不赞同地说:“你应该学会欣赏他们,至少他们中的一部分。”

  “比如你的好战友?”

  他们走到店外,脚步声落在云石的纹理上,商场内刻意打出的光亮把周围店铺的橱窗照得斑斓夺目。Loki说话的时候身形有一半已经幻化成了那套标志性的红蓝国旗色装备。

  “停下这个。”

  Thor说:“我不是指他们,指包括他们在内的大多数人。”

  “大多数人。”

  Loki重复了一遍,发出一声嗤笑。他沿着大理石铺出的地面向外走:

  “你知道你有个毛病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吧?”

  “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Thor的声音跟在他身后。

  “你所守护的人类——在光亮没有照到的地方彼此厮杀,在战争中成为互相毁灭的凶手。在更强大的敌人来到地球的时候却懦弱地寻求帮助。”

  邪神在走廊的一端转过身:“既然他们懦弱、自私、贪婪,并且无法改变……统治才会是最好的保护。”

  “所以坐上王位的人不是你。”

  Thor以一种从前对他来说难以想象的平静回答。

  他说这话的时候那些人造的亮光从天花板的顶端落下,就像金宫辉煌璀璨的不灭灯,这让被剜去的眼伤明显得无以复加。

  “我曾经说过你的观念不是真正的统治。”

  “你说过。”

  Loki克制地略微点了一下头。

  “那你应该看看这些人。”

  Thor对他说。

  他走到弟弟的身边,从口袋里拿出——StarkPhone,这是住进基地后在床头发现的。人类对于这种小型智能产品的依赖超乎想象,他花了一点时间去学会那个被用来进行“合影”或者“自拍”的功能。

  Loki注视着他的动作,然后循着镜头的方向,穿过玻璃看向商场里不多的顾客。冬日初临,有人在进入开着暖气的里屋后习惯地将女伴的外套提在手中,关系密切的人们在柜台前对着精致的饰品低声交谈,做导购工作的服务人员在里面微笑着跟每个过路人打招呼。这种种不同的姿态将人类生活中最平常的一刻展现在相机的另一端,它们细密如水流,温和地淌入这座城市的文明之河。

  “这就是你欣赏的东西,和你对人类这个群体关爱有加的原因。”

  Loki望着商场中庭扶梯的流线。

  “在第一次被父神放逐的时候我来到这里,是他们向我伸出了给予帮助的手。”

  Thor放下手机,这时他意识到自己放松地跟弟弟站在这里——并且进行一场对他们来说太过于平和的交谈,关于人类。

  “教会我在人类社会生存的人,并非超级英雄却仍未他人所战斗的人,感谢我作为复仇者存在的人。他们给予我的感情虽然微小但坚韧,从未有一种力量像它们一样难以摧折。”

  他很慢地,一字一顿地说。

  “这个时候不适合反驳,不是吗。”

  Loki短促地笑了一下,他向哥哥摊开手,让那支手机被放到掌心。

  “如果你说那些感情值得成为你庇护地球的理由——”

  他动作熟练地调出相机功能,切换成前置摄像头,让他们两个的肩膀进入取景器。

  “我竟然要在现在提起这一点……好吧,从我有记忆开始的第一眼开始到现在,我们的生命轨迹如此交叠,甚至超过面前所有人类相伴相处的时间总和。”

  “即使我觉得它不值得欣赏,但值得一句……哥哥。”

  Thor转头看他,镜头捕捉到他的下颚,但没人按下拍照键。

  他们也同样没有提起——但那些一同经历的时间已然真实地横亘在彼此之间。

  在如此漫长的时光里他们都一起度过,而时光不会说谎。 



-Fin.-


附注:点文板

锤哥in blue suit来源于首映那一身BOSS,链接

  121 2
评论(2)
热度(121)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