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MARVEL】夜谈

夜谈

Summary:Old friends' talk.

没有营养的小短打,CP如下所示请注意避雷,为多CP占TAG致歉。


原作 / X-men(films), Spider-man: Homecoming

配对 / Logan Howlett/Scott Summers, Wade Wilson/Peter Parker, Remy LeBeau/Peter Maximoff

分级 / PG-13



  Remy LeBeau A.K.A. Gambit赢了一间酒吧。

  他确定自己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所以这就让现在发生的事情变得有点复杂了,他双手抱臂看着面前一瓶接一瓶没停过的Logan。这位知名度极高,辗转于数个一线超级英雄战队的Wolverine——完全无视他投来的目光,手指一碰撬开了第六瓶罗斯福十号。给自己狠狠灌了几口后,他让酒瓶瓶底跟一天前刚换的桃花心木亲密接触。两者相撞发出一声重响,这成功让最后一个同样坐在吧台旁边的客人握着酒杯躲到了其它位置上。

  “操。”

  Logan说,带着酒气。

  好了,现在要来这个了。

  Gambit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口猜测道:

  “噩梦?失忆?还是什么麻烦的任务?”

  Logan抬眼瞟了他一下,眼白里有明显的血丝。

  “拜托——朋友。”

  Remy边说边随手给自己拿了个杯子,他半侧着身体在后边的酒架上给自己找瓶珍酿。因为这个话题一旦开始,估计就要持续大半个晚上。

  “你不声不响跑到我这喝空了半打罗斯福,总得说个过得去的理由吧?”

  他思索片刻,让酒液在薄薄的杯壁上滚过:“你这样不给一个字,让我怀疑是情感问题。”

  Logan对他竖了个中指,用手指的那种。

  “那就是了。”

  Remy得出了结论,接着饶有兴致地追问:“Phoenix?Yashida?还是Cyclops?”

  Logan放下了酒瓶,他现在看上去想把中指戳到对方眼睛里去,最好换成爪子。

  Remy巧妙地避开了那些几乎化为实质的敌意,用那种“啊,我就知道”的语气轻巧地说:

  “你们真的该学学怎么避免因为互相为对方受伤这种事吵架了,不然亲爱的会用更多时间告诉我他需要把风镜换成墨镜。”

  “你说得倒是很容易。”

  Logan说,他手里那个脆弱的酒瓶看上去岌岌可危。

  “我必须得说——”

  一个声音强势插入了他们的对话之中:

  “实际上这不构成跑来酒吧灌酒的理由!当然啦,Wolverine先生其实心底对于这样的吵架并不那么抵触,因为这让他感到有人关心他,嗯,甚至大概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爱!直视你自己的内心没有那么难,勇敢点Wolverine!你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身穿红黑相间制服的雇佣兵正以类似艳星的动作躺在酒吧横梁上,此刻发现下面的两位老朋友都抬头以难得一致的目光望过来。他立刻翻身,来了个毫无必要的Superhero式落地(并且扫开了一整张桌子)。

  “当然因为我是你们最好的深夜情感电台主持人Deadpool!让我们走进Wolverine坚硬却仍存柔软的内心——”

  Logan话不多说直接给了他一爪子,正中肩膀,又快又狠。充分体现一名优秀X战警的过硬素质。

  “好久不见,老伙计。”

  Wade就着淌血的肩膀毫不在意地给了他一个单方面的拥抱。

  Logan看着自己被染上血迹的皮夹克和衣领又爆了个粗口,并且宣布他要把Wade的脑袋塞进啤酒瓶里。

  “我不怎么期待。”

  Gambit毫无感情地说,并且目送最后一名顾客飞快地跑出自己的酒吧。

  他想当初赢下这个酒吧并且心血来潮地重新修建了一番就是个错误。


  “你不能拒绝承认你对一个人的爱。”

  Remy耐心地说:“我们都知道阶段性的失忆困扰着你,你经历过一些不怎么好的失恋和太多无疾而终的感情。但是这不意味着你没有再去喜欢一个人的能力和权利——”

  “没错,天啊哥的Spidey也是对哥这么说的。”

  Wade惊讶地看了一眼Remy:“然后他就吻了上来!那时候咱们在布鲁克林大桥顶上!天杀的简直浪漫极了。”

  “我要提醒你我们中的某些人对于桥有些不美好的回忆。”

  Remy礼貌地说。

  “哥那天从旧金山回来,丢了大概半条手臂——全纽约的卷饼摊摊主大概都不喜欢暂时的残疾人,我正在激烈进行一些思想斗争想着要不要赶走他们再拿点饼的时候,Spidey就突然从天而降问我在这里干什么。”

  Wade陷入了某种美好的回忆里:“我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一五一十交代了。他本来可能是想把我拽离那里之类的,但后来他只是帮我付了钱,然后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俩已经坐在桥上吃卷饼了。”

  他想起那天的夜风和脚下不息的车流,他们穿过东河驶向不夜城,远远看去好像发光的星座被牵引在一起。

  他们坐在布鲁克林大桥上啃还没凉透的墨西哥卷饼,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抱歉,不过我得说——”

  Remy话说了一半,Logan就打断了他:

  “别想理由了,你就是那个有不美好回忆的家伙。”

  Wade发出大笑。

  Remy立即决定让他今天晚上都只能喝到葡萄和酒而不是葡萄酒。管它的,反正他现在是老板。

  “那就请在情感问题上颇有见解的Deadpool先生为我们解答一下困惑。”

  他说:“假设我有一个想要追求的人——”

  “你有。”

  Logan喝了口酒说。

  Remy从善如流:“好的,我有。”

  “还有一个干他妈我们都知道难搞得要死的未来丈人。”

  “……”

  “怎么了,”

  Logan放下酒瓶,用它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桌板:“你开始猜名字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个的。”

  Wade点点头:“说实话,听你被他以三百六十五种不同的方式赶出那个什么学院的事,难道不是我们夜谈的重要娱乐节目吗?”

  “好样的,”

  Remy竟然在如此情况下还能对他展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我收回之前的想法,你现在会得到一杯葡萄籽。”

  Logan的重点有所不同:“泽维尔。”

  他说,然后重复了一遍:“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

  接着他发现另外两人都毫不掩饰地用视线判断他到底醉没醉。

  “干什么。”

  Logan不耐烦地说:“我总不至于连自己教书的学校都记错。”

  “就是这个。”

  Wade对Remy说,他好像完全不在意自己要被递上一杯只有籽的葡萄酒这一事实:“哥每次听到他这么说都还会觉得——‘哇,老兄,我是说——你认真的?’这样的感觉。”

  “给他那杯东西。”

  Logan说。


  当然Wade最后还是得到了一些啤酒,Remy仍然拒绝使用他收藏的艾森西亚来招待他们。但他很快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让这两个家伙知道它的存在了。

  “虽然我知道你们都喜闻乐见那个。”

  Remy靠在吧台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转自己的杯子:“但我得说我的确很久没被那位——Magneto——扔出过西彻斯特了,真的。其实也只有过两次,我劝亲爱的去跟他表明身份那次,还有公开关系那次。”

  “很壮观。”

  Logan评价道。

  “谢谢。”

  Remy弯起嘴角,然后拿走了他手边最后两瓶罗斯福递给Wade:

  “好了,我们都说了这么多了,你总该说说你自己的。”

  “别他妈表现得好像在调和家庭矛盾。”

  Logan用拇指指腹抹了一下嘴角,他毫无醉意的眼瞳直直地瞪视着Remy:“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这跟你们那些——”他比了个有点粗俗的手势,顿了顿才接着说:“——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认识这么久了,且不说这家伙……你这家伙跟我一样,都不知道自己还会浑浑噩噩活多久。”

  Wade干了半瓶酒后转头看他:“哥也不是没想过以后的问题,活的时间太长不是好事,但至少现在发生的都是好的,所以——别把它搞砸了。”

  “没错。”

  Remy附和了一句:“想想你留在X学院的那些原因,还有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你的情感比你想得更多一些,麻木不仁的人生总会因为某个人结束的,如果你觉得是他,那就——”

  酒吧外传来重重的熄火声,Remy适时地停住了话头,对他比了个来自Gambit的“祝你好运,伙计”。


  Scott走进酒吧的时候左手臂弯里挂着深色外套,昏黄的灯给红石英墨镜和短发都打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他板着脸,把简单的修身衬衫和长裤穿出了X战警队服的味道。同Remy和Wade分别点头示意,然后他站到了Logan身后。

  “还好我没让Professor用上Cerebro。”

  Logan没回头,但他闷声说:

  “你能找到我的。”

  “我总能找到你。”

  Scott补了一句:“还有我的摩托。”

  Wade看上去又很想笑,但他忍住了。Scott带走Logan的时候很有警告意味地看了一眼Remy——好在X学院真的没有禁止早恋的校规。

  Wade在Remy真的给他弄一杯喝的(至于能不能喝另作讨论)之前同样先行告辞,他称自己需要“到曼哈顿最美味的早餐店去买两份煎饼,然后再在六点前赶到皇后区”。

  作为饮品的替代,Remy告诉他自己已经享受了一个多月不重样的猫头鹰推荐早餐。



-Fin.-



彩蛋:


1.

  Peter知道Remy跟他的朋友打了个赌,主要内容是Logan会用多久追到他们的Mr.Summers。他见过几次跟自家男朋友打赌的那家伙,竟然有一次是在买早餐的时候。然后他就了解到他们的赌注已经增加到了“输的那边要去复仇者大厦外头把那个A字摘掉”的程度,回去就用大量胶带加固了学院外面的牌子。

  “五个月了。”

  Remy说:“Wade说他猜六个半月,我有时候真的想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方法来帮助Logan。”

  Peter完全不觉得这是作弊,甚至显得跃跃欲试。



2.

  “只要Professor和Jean不告诉他们——”

  Scott说:“就是庄家通吃。你说让他们一个去摘标志,一个去瓦坎达淘金怎么样?”

  Logan刚从浴室里出来,手上还拿着牙刷,扬起了一边的眉毛,似乎没什么意见。

  “我开玩笑的。”

  Scott揉了揉额头:“他们不是你朋友吗?”

  “我以为至少有一半是真的。”

  Logan说。

  “X战警从不徇私。”

  Scott一本正经地说:“而我注意到我是队长。”


  140 5
评论(5)
热度(140)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