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ヒロアカ】轰爆 Starsoap

十年后背景,

一定程度的OOC。


谨以此文祝我的朋友F君生日快乐。

写得太差就不at了,意念进行一下远程祝福……




Starsoap



  轰再一次看到爆豪的时候是在一个晚会上。

  他其实有点弄不太懂对方为什么会来参加这种带着“慈善”和“公益”字眼的活动,爆杀王的英雄形象跟走在红毯上那些打扮过度的家伙显然不太一样。当然这些事他无从置喙——英雄饱和的当下,无论是学院派的正统毕业生还是半路出道的街头英雄都被事务所由内而外层层包装,他们就像主业是拯救世界的明星。

  宴会进行过半,觥筹交错灯火流丽。轰在角落里帮一个抱着小熊的女孩子挖冰淇淋,对方好像是某个政要的千金,刚过个性分化期,在轰递给她玻璃碗的时候那只泰迪熊甚至浮到了空中。

  爆豪就是在这个时候走过来的,与其说他穿着西装不如说搭着,内衬的白衬衫大方地敞开,没有系领带或者领结。但即使如此显然还是受到了媒体灯光相当的关注度。

  “晚上好。”

  轰对他略微点头致意。

  爆豪这回没上次反应那么大了,但还是露出算不上愉快的表情。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这里。”

  轰意有所指地比了个手势,指他们面前的整个会场。事实上如果他拿着酒杯,这个动作效果好得简直可以上明日头条,但他手上现在是把冰淇淋勺。上面还有点没刮完的粉红色冰淇淋,草莓味的。

  “有什么不能来?”

  爆豪说:“我是爆杀王——而且你这种家伙不也在这里。”

  他加重了前半句的语气。轰“哦”了一声,然后答道:

  “承办方与安德瓦事务所有长达数十年的合作关系,我出现在这里属于礼仪。”

  爆豪噎了一下,他的确在入场之后一个长而无营养的演讲里听到了类似的词语。但近年来这种有诸多著名英雄出席的活动,不管本身性质如何结果都变成了明里暗里气氛诡异的场合,他根本懒得去听那些陈词滥调。

  片刻的静默,场内被聘请的乐团开始演奏舒伯特。从刚才开始乖巧站在一旁不参与大人谈话的小女孩抬头看着他们,轰把勺子里剩下的冰淇淋重新冻了一遍放到她的碗里。做完这件事的时候,爆豪用一种像看跑了气的姜汁汽水那样的表情看着他。

  “就只是这样——”

  轰目送小女孩跟她的小熊一起走远,语气平缓地说:“甚至比我现在一个月里做的事加起来都有意义一些。”

  于是爆豪等待下文。然后他看到轰低头给自己弄了一碗抹茶冰淇淋,银色的小勺在甜品顶端闪闪发亮。

  爆豪想打他,要不是顾及这是公众场合而且有一百万个镜头对着所有人,他绝对要这么做。

  “什么意思?”

  他不耐烦地问。

  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还没动的冰淇淋递给了他,作势要再给自己挖一份。

  爆豪差点把他的头摁到那个很好看的冰柜里。

  “我不吃。”

  他把碗还回去:“我说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轰又不说话了,他把冰柜合上之后开始吃冰淇淋。抹茶味的甜品发出凉丝丝的甜腻气味,里面裹着小颗的红豆。爆豪以一种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耐心等待对方吃完了半碗,期间他只能干巴巴地注视会场里那些浸在灯光中的人影。

  他是真的觉得这种事情无聊透顶又浪费时间,好在爆杀王的英雄形象很早之前就已经奠定,他的粉丝看见他出现在任何需要西装礼服的社交场合才会觉得奇怪。

  但是轰不一样,他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接手了安德瓦的事务所。在毕业之前诸多深入雄英的记者都知道他同安德瓦父子关系微妙,大都猜测他会自立门户。但在正式继承之后轰甚至没有修改事务所的名字,他很顺利地接过了那些本来由烈焰英雄经手的事务。处理事件也好,对抗敌联盟也好,甚至出席各种不同的场合与不同的人物见面——他在同期生里是最早开始做这些的那个人,以致于安德瓦正式退役之后,全世界都觉得除了一起出现的少了他的父亲其它没有一点差别。

  但其实有的。轰正在慢慢把自己活成SHOTO的样子——或者说,他应该变成的那样,所有人希望的那样。

  爆豪想着,有点不自在地动了一下。他们之间隔的距离不近,几乎隔着一个冰柜。轰在那头吃他的冰淇淋,他吃得很慢,在用勺子挑里头的红豆。


  最后轰没能吃完那碗冰淇淋——说实话他也没在吃——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开始下一次交谈之前,就有熟人过来聊天。爆豪认出了几个雄英的同级毕业生,还有在之前敌联盟袭击中并肩作战过的一些职业英雄。他们当然也认出了爆豪,但不确定这位位列排行榜高位却盛传脾气不好的英雄今天心情如何,因此不敢贸然搭话。

  爆豪听到他们聊一些关于任务的话题,漂亮话说得周到又完美,间或提到以前雄英的老师……他又感到无聊了。轰在交谈中几乎没说几个字,但他确实地参与其中,听一些人说话然后给予颔首之类的回应。

  爆豪看到他放在冰柜旁的冰淇淋一点一点融化,变成一滩浅绿色的甜水跟奶油混合在一起。


  晚会在午夜之后结束,他们是最晚离开的那几个之一。自通道离开会场的时候灯光已经被完全关掉了,黑暗的空间里只剩下安全出口泛着幽幽的绿。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了无关紧要的话题。

  “今天绿谷没来吗?”

  “废久跟那个学长在操办欧鲁迈特纪念展的事情。”

  “——剪彩仪式是不是在下个月?”

  “你关心的事情真多。”

  爆豪语气不善地回答。

  他们这时候从出口出来,在金碧辉煌的酒店灯光与外头深夜黑暗的交界处。双方身边的影子都被拉到很长,直到落进夜色里。

  “是挺多的。”

  轰似乎完全没察觉他语气里的不善,只是平静地回答。

  “那些事值得那么操心?”

  爆豪不是很理解他的行为模式,他说话的时候抬手挠了挠被风吹乱的头发。

  “凡事都要亲力亲为。”

  轰说。

  “作为英雄亲自去做的事情应该是战斗,不是跟公文和外交事宜打交道。”

  爆豪这样反驳他。

  过了一会儿,轰应了一声。

  他仍然是那幅沉静又认真的样子,只是显露出了一点不太明显的疲惫。说不上具体是体现在哪里,但这份细微的变化蔓延到了他的指尖和眼角,还有目光汇聚的一点。

  “别这幅样子成吗?”

  爆豪看他一眼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是这样,每个人对你说话的时候你都听得很认真,其实死性不改永远按照自己那套行事作风来干——”

  “——我不知道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轰忽然说。

  他成功打断了刚才那句话,爆豪停顿了一下。

  “不知道做什么,所以你就做以前安德瓦的工作。”

  他说。

  “差不多,这让我觉得自己至少每天有事可干。”

  轰说着低头看自己的手:“就像事务所安排的一样作为最优秀的英雄进行活动,大家好像都是这么希望的。”

  “没错,自从几年前你真正打败安德瓦之后就是这幅样子。”

  爆豪又说。

  轰这回倒是有些惊讶了,他转头看着爆豪,对方这时已经把西装外套提溜到了肩上,反手把价值不菲的领口拽得一团乱糟。他注意到轰过于明显的视线,有些烦躁地去捋自己的头发。

  “毕业之后第一件大事,别看我,是个人都知道。而且你在二年级的时候不也说过?你的目标——”

  “——我曾经的目标。”

  轰更正了一遍:“我曾经,从小到大,觉得自己不得不做到的目标。”

  “这听上去蠢爆了。”

  爆豪说:“你应该立个更有奋斗意义并且永远不可能达成的,比如成为No.1英雄。”

  “为什么不能达成?”

  轰看上去是真正对于这个问题感到疑惑。

  爆豪愤怒地攥住了外套:“因为我绝对会在你前面,半边混蛋。”

  片刻的平静,然后轰笑了出来。没有多大声,只是因为这熟悉的,不知在以前发生过多少次的对话而发笑。

  他想起一些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在雄英,从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时光。那真是一段相当长的故事,也是他们人生中最为珍贵的记忆。直到现在被抽出来散播到这方苍穹之下,仍然闪耀得像是就在昨天天幕上的群星斑驳。


  “好的。”

  笑完的轰说,他又重复了一遍:“——好的。那就这个吧。”

  “什么?”

  爆豪问。

  “我是说目标,‘成为No.1英雄’这个。”

  轰说,并且他此时在爆豪眼里命不久矣地十分愉快。

  “我只是举个例子。”

  爆豪瞪着他:“而且那个是我的目标,你——”

  “不,其实我想起来在更早之前我就想过。”

  轰说:“比起现在制定,对我来说更像是捡起来。”

  他这么说着,看上去前所未有地放松。眼里有一点东西柔软下来,同时燃烧着,就像是当初每一次战斗时被反复确认的初心。

  爆豪见他又开始自说自话,摇摇头简直不想与之交流。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今天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但既然这家伙好像一副被开导了的样子,那就说明至少还是有一件好事发生的——

  “爆豪。”

  轰喊住他。

  他正往阿尔塔广场公园的方向走,那边有之前购置的住宅算是暂时的落脚处。爆豪边想着不会吧难道这么巧,就听到轰说——

  “我刚才忘记提醒你了,这个牌子的外套不能这样拿,会皱。”

  靠。

  爆豪在心里说,然后他对轰翻了今天第一个白眼:

  “我乐意。”



-Fin.-


  119 4
评论(4)
热度(119)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