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南瓜

南瓜



每年的10月31日是万圣节。在那天西方的孩子们会扮成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鬼怪去要糖,据说这是为了避免恶灵干扰或者祭祀亡魂。 

传说流传到现在有了很多版本,它们甚至有的自相矛盾。 

但是我们的重点不在这里,因为万圣节还有个很重要的起源原因是“以食物祭拜祖灵及善零以祈平安渡过严冬”。 

 

剃切绘里奈在网页上浏览到这条百科信息的时候眉毛稍微动了动。 

下一秒新户绯纱子就敲响了她房间的门。 

“请进。” 

稍微拂了一下自己并没有乱的发丝,她从手机上抬起眼眸看向绯纱子,神色自若地用眼神询问有什么事情。 

“那个,绘里奈大人。” 

绯纱子手上拿着一个夹板,上面固定了几张A4大小的文件。从绘里奈的角度看过去可以发现那些文件——无一例外右下角全部都有远月的盖章。 

一股不详的预感升起,然后在心头盘旋不去。 

“你说。” 

她摁掉了手机上的浏览器。 

“这是远月上面批下来的万圣节活动文件。” 

绯纱子把纸递过去,后者接过一目十行地扫了一下。和以前大大小小的节日之类活动差不多,大概就是各个年级的料理翘楚们被邀请去万圣节当晚进行一些料理表演。 

这都不是事儿。绘里奈撇撇嘴,果然刚刚是我的错觉。 

紧接着绯纱子递上第二张文件。 

 

“……为更好地契合主题,本次远月茶寮料理学院万圣节活动需要料理人身着能凸显主题的服装。……” 

啊。 

绯纱子看着那张脆弱的纸,已经被捏得抖了起来。 

“……其中一年级秋季选拔排名靠前的料理人们,远月十杰,以及部分已经毕业的学长学姐将会同台进行料理表演比赛。” 

不愧是远月,干什么都不离比赛这俩字。 

“普通学生手中将会有代表投票权的两枚糖果,活动开始后投糖果给自己喜欢的选手便可以获得料理的品尝权。得到糖果最多的料理人将获得万圣节比赛的最高奖励。” 

绘里奈的视线移向最下面的一行字—— 

“P.S.:本次万圣节料理大赛投票专用糖果设计者:剃切爱丽丝。” 

绯纱子伸出手从自家小姐那里接过了快被揉成一团的纸,犹疑地开口: 

“……绘里奈大人,我觉得……好像没什么问题?” 

“……” 

“对不起,您说什么?……” 

“……‘本次活动需要料理人身着能凸显主题的服装’……” 

绘里奈喃喃着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突然觉得挑战艰巨。 

距离万圣节当晚活动开始,还剩余二十六个小时。 

 

“‘同台进行料理表演比赛’……” 

在鼻子下面轻轻游移着的香料被暂且搁置到一边,叶山亮将双腿以一种缓慢的速度交叠起来,眼里亮出一点写着“我有兴趣”的光来。 

汐见教授非常少有地对除了香料之外其它东西感起了兴趣,她上上下下打量着得意门生起码一米八的身材,在心里琢磨着应该给他找套什么样的奇装异服……哦不对,用专业术语来说应该是“costume”。 

叶山突然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寒意。 

 

“……‘得到糖果最多的料理人将获得万圣节比赛的最高奖励’?听起来挺有意思的,我能不能去吃别人的糖?” 

幸平创真把手上的通知揉巴揉巴团在了一起,伸个懒腰舒舒服服地靠在极星寮的沙发上。四下环顾却突然发现刚刚还在这里发通知的田所惠不见了,惊讶过后抓住榊凉子询问。 

“——啊,她啊。” 

凉子将桌上的烧烤盘最后一个支架收起来,露出一个笑容: 

“刚刚被日向子前辈叫走哦。” 

 

10月31日十八点整,远月茶寮料理学院万圣节活动开幕。 

 

田所惠伸手小心地推了一下戴在自己头上的红色帽子,然后很快攥紧握着的篮子把手。 

她被日向子前辈全权委托代表已毕业组投票……哦不投糖果。剃切绘里奈做的投票糖果中,粉红色的草莓味糖果代表“喜欢此料理”,橙色的橘子味糖果代表“喜欢此服装”。而她篮子里装的蓝色蓝莓味糖果代表以上两种票的翻倍,可以投到两个料理和服装里,等于通用。 

而且本来拜托她这件事情的只有日向子,没想到在一边的水原前辈、堂岛前辈、甚至那个不是很喜欢她的四宫前辈……还有其他人,都干脆把自己的投票大权交给了她。 

——我也不是很懂你们啊…… 

小惠欲哭无泪。 

 

身着小红帽的连衣裙和兜帽,她提着篮子走向了活动的举办场地。远月太大了,大到为了一个一晚上的节日活动随便腾出个广场那是妥妥的。 

在最前面的摊位便是高一秋季选拔拔得头筹的学生们,剃切绘里奈的大型糖果雕塑看得路过的学生们纷纷仰头驻足。 

以融化的糖浆加上各色果汁和可食用染色剂,不知用什么先进的科技方法进行塑形,那个巨大的雕塑从侧面看上去似是一个球形。但当你仔细揣摩它的外形时,便会发现那些糖浆都变成了木乃伊外面的胶布一般卷成了那个“球”。 

更何况这个糖球还悬浮在空中。 

她的料理不仅是料理,已经超越了料理的界限成为最接近艺术品的艺术品。 

田所惠刚想感叹手艺的鬼斧神工和匠心独运,她就看到一个似乎熟悉的身影接近了糖球。 

“……呃,创真君?” 

还没来得及询问他想干什么——其实是对方的手和语速都比她快了一步——幸平创真就抢先开了口,当然他是在询问爱丽丝: 

“能吃一口吗?” 

“当然可以,喵。” 

打扮成猫女形象的爱丽丝挥了挥爪子,头上毛茸茸的耳饰好像也抖了几下。 

田所惠这才注意到创真在身上披了条类似床单一样的东西,他就像一只飘来飘去的鬼,现在正光明正大地伸出手去掰一块糖。 

随着“啪”的一声轻响,那整个糖球在半空中爆裂开来,又甜又腻,但却弥漫着一股果味清香的碎片糖天女散花般落下,击中了不少无辜的路人。 

田所惠伸出手接住了半个手掌大小的一块,放到嘴里舔了一下。 

然后她往爱丽丝的篮子里放了一块蓝色的糖果。 

 

再往前走,不知道为什么主色调就从五彩斑斓变成了一片没有边际的黑暗。 

田所惠看看四周,一股奇异的香味主导了她的嗅觉。在她意识到自己循着香味不由自主地走起来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明白将要走向的摊位会是谁的了。 

但可惜少女还是太过天真,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局。 

——照道理来说帅的人摊位前应该是会有很多人的。 

——照道理来说做东西做的好吃的人摊位前也应该有很多人的。 

——综上所述这个摊位前是应该,必须,肯定得有很多人的。 

但那建立在没人来砸场子的前提上。 

 

田所默默退后了一步,看着面前对视出一个活生生竞技场的狼人和猎人……哦不对不是说他们的扮相……黑木场凉和叶山亮。 

“其实这也不能都怪他们,学校搞出这样的活动,两个本来气场就不和,还正好挑了对立的角色。” 

创真·幽灵·幸平边说边摇摇头: 

“哎……天生八字不合。” 

“我也觉得呐,喵。” 

爱丽丝·走路无声无息的猫女·剃切表示赞同,并且笑容里根本没有想上去帮一把自家跟班的意思。 

……你俩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小惠表示我受到了惊吓。他们真的是玩得好乐在其中,完全发挥自己扮演的角色的特长之所在…… 

 

“你走着瞧。” 

叶山一手扶着桌子,一边在控制自己不要拔出腰间配饰用的手枪往黑木场头上开上一枪。 

“……” 

没有回应,只是对方回看他的眼神极其凶恶,配上嘴里戴着的獠牙刚好露出一截,看上去随时想把跟他对峙的人撕碎。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种气场让人斗胆上去拿一碗他们做的菜吃的勇气都没有。 

田所惠咽了口口水——不用怀疑,是被吓的。被前辈拜托了这样的事情明明是要全场都吃一遍然后做出投糖果决定的……但是只走到第二个就被吓得腿软是个什么情况…… 

但她忽略了自己身边有个完完全全的不确定因素存在。 

不知道什么时候,假扮成幽灵的创真飘了回来,手上还拿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三人份的南瓜海鲜沙拉和沙茶酱咸味姜饼。 

爱丽丝给了他一个大拇指——虽然这个动作在猫爪的包裹下比较难做,然后她灵敏地叼起了一块叶山做的饼干,并且用爪子蘸了点颜色稍嫌浅些的沙茶酱。而创真则选择了那个海鲜沙拉,比起普通沙拉来说,这盘险些料更足一些。蟹肉和金枪鱼都不要钱似地填在里面,那霸道的味觉冲击感让人吃过之后被完满地震撼到。 

两人互相比了个大拇指,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红色的草莓味糖果。 

一边一个。但事实上篮子里还是空荡荡的,显然是因为都被吓走了所以没人给糖。 

于是这下,黑木场和叶山的目光齐齐投向了还在犹豫之中的田所。 

“呜哇?!” 

受到二度惊吓的小惠险些飙泪。不过还好,她此时还有两个队友。创真笑嘻嘻地负责安慰,而爱丽丝则走到黑木场的边上,然后—— 

一把扯下了他头上的火焰纹案头巾。 

玩家剃切爱丽丝,瞬间卸装,完成单杀。 

 

在猎人和狼人的篮子里一人放了一个蓝色的糖果,三人继续走向下一个摊位。 

这次才走到半路,创真突然被什么东西打到。他伸手往脸上一抹,红色的粘稠液体滴滴答答顺着手掌的纹路滑落下来。 

在光线并不好的广场上(——为了衬托万圣节气氛),这效果分外逼真。搞得好像这只幽灵真的被人飞来一下砍到飙血,但事实上…… 

“是番茄酱嘛!” 

创真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到自己嘴唇边的红色液体,点点头确定地说:“还是酸度为4的。” 

“哟,真是不错的味觉。” 

一阵电锯的吱吱呀呀声从边上传来,幸平创真转过头去,伊萨米·阿尔迪尼正看着他。他的脸上覆盖着一个纹路诡异的半面具,手上则提着一个电锯,看上去扮演的角色应该是德州电锯杀人狂魔之类的角色。 

跟着他走到阿尔迪尼兄弟的摊位前,不出意外地看到塔克米正在专心致志地料理着:他将染好色的糖浆从苹果糖的上方均匀淋下,那些比澄黄更深几分,有点像是琥珀色的浆在摊位的灯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因为如此专一的动作,他白皙的鼻尖上甚至沁出一点点汗水。 

伊萨米从自己的那半个摊上拿了个什么东西,然后递到他眼前。 

“嗯?……呜啊!?” 

完全没有防备心理的塔克米一转移目光就看到了自己弟弟手上拿着的眼球。 

一个绿色的眼球,保存完好得就像是刚从福尔马林里捞出来,甚至边缘的一圈眼白还有血丝残留。而伊萨米的手上还淌着方才用来惊吓幸平创真的“血”…… 

塔克米,还是图样图森破了啊…… 

在明白真相之后气得把头转过去,其实是在偷偷擦掉眼角泪花的情节我们就当没看见好了。 

虽然做眼球果冻这种主意既恶劣又无聊,但田所还是给了他一颗蓝色的糖果。然后三人一人一个太妃苹果糖继续往前走,背后是伊萨米安慰塔克米和保证下次不吓他的絮絮叨叨。 

 

“再下一站好像就是远月十杰的摊位了吧。” 

幸平看了看前面一路被点着的南瓜灯,再抬头,望向一方似乎被橙色光芒照亮的天际,愣了一下。 

耀眼的金色长发随着夜风被吹起一部分,剃切绘里奈静静坐在道具南瓜上看着他们。比起其他人来说更精致了几分的南瓜女王装扮在她身上十分合适,紫罗兰色的眼瞳在黑夜里静静闪耀着。 

……简直就是最终守关的大BOSS嘛。 

创真在心里小声说,然后看着爱丽丝挥舞着自己的猫爪子去招惹妆扮成小女巫的秘书子。冷不丁被一个迎面扔来的东西差点砸到,还好他反应敏捷,一把接住了盘子和上面固若金汤的南瓜盅。 

南瓜盅里溢出诱人的香味,创真抬起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绘里奈,对方回以一声冷哼外加撇过去的头,留了一个漂亮的侧影弧度给他看。 

绘里奈的视角里,可以看到一整个正在欢庆这个西方节日的学院。那些南瓜灯将整个大广场照亮,如同一个彻夜不眠的狂欢派对。 

 

向前走,便是远月十杰的料理表演;若是再走几步,那大概就是曾经的玉之世代。 

这条路这么长,却因为万圣节的橙色灯光平添了几分温暖。 

 

“喂,你的糖!” 

绘里奈一下子回过神来,随着啪地一声,蓝色的糖果被扔到了她的手心里。 


 

-Fin.-


  14
评论
热度(14)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