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远月茶寮料理学园运动会

远月茶寮料理学园运动会



“……在这秋风送爽的季节,远月茶寮料理学园董事会暨远月十杰决定重新召开本校运动会……”

剃切仙左卫门威严的声音无需话筒也掷地有声地传遍整个体育馆——理所当然是租的。场内却一反料理比赛时开幕辞的鸦雀无声,而是不断泛起一片一片的窃窃私语。


“话说回来啊……为什么我们这届重新召开运动会了?”

榊凉子整理着手中的运动员号码牌,疑问不禁脱口而出。

“嘛,谁知道呢。”

吉野悠姬的关注点似乎完全不在这上面,她有些兴奋地拿着手中的宣传单左顾右盼着:

“等讲话讲完了就开始A组男子50米预赛,然后A组男子100米、B组女子50米同时进行……啊!也就是说我要开始准备了——”

她读着读着突然惊叫一声,凉子趁机微笑着把一张号码牌贴在了她的背后和前襟:

“我估计接下来还有十杰代表发话,而且你看……幸平他们不是还没到吗?”

在她们讨论着这一切的时候,剃切绘里奈接过了主持人川岛丽递给她的话筒。清了清嗓子,按照原定的台词开口:

“……远月茶寮料理学园,近三十年未召开的运动会在部分学生的提案,经过十杰审查后提交予理事会……”

又是长篇大论的东西,悠姬听了几秒便继续低头同自己身前的号码进行斗争。


而一个身影却从观众席通道走廊里闪了出来。

幸平创真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因为赶末班车急出来的汗,开始快速寻找极星寮的同伴坐在哪儿。但很快他的目光便移到了主席台上。

“——赛出风度,赛出水平。我的讲话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绘里奈将话筒放回桌上,而仙左卫门则深吸了一口气,以洪亮的声音宣布:

“第一届新远月茶寮料理学园运动会,现在开始——”


“幸平那家伙在搞什么啊,小惠的比赛都快开始了……算了,不管他了。”

悠姬手上拿着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应援扇,自己明明马上也要准备比赛了却还是赖在场地边缘的观众席不肯走。

“小惠台球打得那么好,体育应该还算不错吧。啊,加油啊!——”

身着运动服的田所惠似乎感应到了极星寮众人的视线,转头朝他们挥了挥手,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创真此时在场馆的另外一边观众席上——没错,他迷路了。但还好整个体育馆呈现小巨蛋一般的阶梯型,只要在观众席即可看到场上发生的一切。

理所当然地,在A组男子50米结束后,B组女子100米便开始了。

400米的长跑道,一边为男子100,另一边则是女子。而创真现在所看到的便是在进行中的B组女子100米。


“唔——”

田所惠感到透明的汗水从额角淌下来,但她没有那个功夫去抹掉。

距离面前一个没见过的女生还差大约三米,这是最后二十多米的冲刺阶段——看起来是赶不上了。

——所以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创真君在的话……

田所惠咬了咬下唇,似乎心有不甘。


“喂,田所——”

创真神呼吸了一下,然后不顾身边高年级同学奇怪的目光,大声喊了出来。

他的声音没有被风吹乱,似乎安安稳稳,无比清晰地抵达了赛场上少女的耳畔。


“哔——”

哨声响起。

田所一下子扑进了正跑进场地的悠姬怀里,而凉子则将一条运动毛巾和电解质饮料递给她。

“小惠,辛苦了……最后的冲刺真是太厉害啦!”

悠姬用毛巾使劲擦了擦她的额角,然后大步朝女子200米的项目起点走去。突然回过头对她们挥了挥拳头:

“祝福我吧!”


“B组男子1000米比赛即将开始,请选手尽快到位。重复一遍,B组男子……”

“B组男子1000米……呃……”

创真举起一张单子研究了一下——没错,他还是没找到自己的座位。但好在今天并没有他报名的比赛。

“哦,参赛人里面好像有……嗯。”

他折好单子拿在手上,朝跑道上看去。一色惠拢了一下自己垂到眼前的头发,有心灵感应(“——真是令人不寒而栗”)似地回头冲他笑了一下。

创真回以笑容,笑完才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肩膀。

“……塔、塔克米?”

他一转头看到双手撑在膝盖上,还在不停流汗的塔克米……理所当然地还有后面一群争风吃醋要送毛巾送水的女生。

“幸平……你、你给我听好——我跟你一样明天都报了借物赛跑和两人三足!我们到时候一决胜负!”

他一边擦着流下的汗珠一边恶狠狠地撂下这句话,看上去明显刚跑过个几百米。

“哦,好啊。”

创真没什么压力地耸了耸肩,不过塔克米这句话的确提醒了他什么。

他继续往前走,然后打开了那张单子的最前面一页。


远月茶寮料理学园新运动会第一届分为两个部分,传统项目与趣味游戏。

其中传统项目为各类田径、球类、体操等等。而趣味项目则例如借物赛跑、两人三足、流水作业。

传统项目分男子组与女子组。还有A组B组之分,年级打乱,先决出组内胜负,然后晋级决赛,根据成绩评判冠军与否。

每个学生必须报名两个项目,可多不可少。


“原来如此吗……”

创真边读这些早该知道的注意事项边频频点头,然后他再一抬头就看到了矗在他面前的,少说有一米八的身影。

“咦,叶山?”

“……啊。”

对方用一只手手指骨撑着下巴,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场内某处。被创真这么一叫倒是吓了一跳。

“在看什么呢?”

反正没事做的创真·闲人·幸平干脆也和叶山一样凭栏远望了一下。

“没什么。”

叶山说着准备转身离开,正弯腰去拎东西——他脚边放着装有运动物品的挎包。

“唔……”

创真远目了一下,然后听到了一片惊叹声。

“哇——58.62米。”

场馆内的LED大屏幕上打出了最高分,这似乎同时也突破了校内某个三十多年没人动过的掷铁饼记录。

黑木场站起来,扯掉头巾打了个哈欠。

能做到这种事的身体素质……真的是国中生吗?

幸平怀疑地瞅着黑木场手臂上的肌肉。但很快他又作死回过头去撩叶山:

“你俩会在啥比赛里碰到不?”

“明天!”

叶山从嘴角挤出两个字。

“那你现在去干什么?”

创真表示好奇。

“……跳远!还有3000米……”


事实证明黑人在运动方面就是有与生具来的优势。

看着叶山在赛场上轻松甩开同组的家伙几十米甚至几百米——最慢的那个快一圈了——的时候,创真正在嚼爱丽丝便当盒里的巧克力曲奇皮泡芙。

“这个很好吃啊。”

“嗯,我也觉得哦。”

爱丽丝心情不错地又把盒子往他那推了推,然后转头问自家跟班:

“你要来一个吗?”

“……不用。”

黑木场凝望着赛场上的比赛情况,慢慢地说。


所有人几乎都在第一天的比赛中取得了不错的名次。

但对一部份人来说,战斗才刚刚开始。


借物赛跑。

全程400米,也就是整个场地外的一圈。其中50米处抽纸条,纸条上会标注你需要借的东西。而最后的350米必须拿着你所借到的东西进行跑步。

很多时候这项项目是要看运气的。比如……


“‘最重要的东西’?”

创真又认认真真把自己抽到的纸条读了一遍,无论怎么看都是白菜两个字。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叶山……

“‘最顺手的工具’。”

好吧,两者其实差不多。

他正思考着要去哪里拿白菜的时候,叶山已经朝观众席的一个位置跑了过去。

这样肯定不行啊……会被抢先的。

创真眯着眼看到叶山正在跟汐见教授说着什么,心下想着这可不妙。

——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东西……菜刀?不,工具箱现在在几公里远的学校里。那么有什么借得到又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呢……

他这么想着,突然灵光一闪,然后迈开步子朝终点跑去。


“哎?”

循着汐见教授的目光望去,叶山看到创真以最快速度奔向终点的身影。但他什么都没有拿——这样就算跑再快也不会有成绩的……

他这么想着,握住了手中的香料瓶。一手撑住观众席栏杆直接翻跃而下,回到400米中50米的起点处。

然而在这时,裁判吹响了第一声哨子。

“2分12秒!借物赛跑A组男子第一名!”

叶山正在跑向终点的脚步一个踉跄。

搞什么?!他不是什么都没拿吗?

瞪着终点处咧开嘴笑得一脸灿烂的幸平创真,他突然发现……

对方手中攥着已经解下的白色的头巾。


头巾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物品。

看着同样抽到“最重要的东西”,直接用头巾开启狂战士模式的黑木场以1分52秒稳拿B组男子第一之后,叶山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必要去买条围巾或者新发绳啥的。


在A组B组进行完比赛后便是借物赛跑决赛。

创真心情很好地站在最内道,向外依次是叶山、黑木场以及一位不认识的学长。

“哟,2分57秒。”

创真拍了一下叶山的肩膀。

“……”

叶山一瞬间有点不想理他。


几秒后,嘭地一声发令枪响,开始的50米几乎是齐头并进,然后四人同时在抽纸条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创真看着手中的纸条:

“……‘白菜’?”

然后他毫无敌我意识地探头去看叶山的,还喃喃念了出来:

“‘圆珠笔’……哦这个很简单啊——”

创真探头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赫然就是跟踪采访过他与美作那一战的小学弟早津田充,他正不断张望着有什么能用来写新闻的料,手中握着一支蓝色的圆珠笔。

“喂,圆珠笔——”

创真干脆双手放在嘴边大喊起来。学弟也非常上道地直接把手中的笔杆子扔了过来,正好被叶山在空中捞到。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过还是多谢了。”

叶山边说边准备拿回自己的纸条,创真却躲过他侧身去看黑木场手上的纸。

“‘你最讨厌的东西’,这个和我上回抽到的有点像啊。”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戴上头巾的黑木场看上去陷入了思考。

“喂,幸平,把我的纸条还给我。”

叶山利用身高优势直接从上至下准备拿走纸条,创真下意识想闪开,一只手却啪地一记扣住了叶山的手腕。

“——?!”

叶山大惊,抬头望向另一手正在向外掏头巾的黑木场。

“你,多重?”

黑木场看着他,慢慢地问。

“……七十公斤左右……吧……”

叶山被他吓了一跳,他感到自己手腕处传来大得可怕的力道。

下一秒黑木场单手戴上了头巾,直接托起叶山的身体把他扛到肩上。创真居然看好戏般地默默推了一把算作煽风点火。

“……我——!你放开!”

叶山感觉自己身子一轻直接被抬起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黑木场的力气有多大从他手臂上的肌肉就可以看出来,被这样扛着简直毫无反抗之力。


忘记说了,比赛平局则没有冠军。这是睿山提出的。


在终点处,叶山沉默地对黑木场比了个中指。


创真最后从悠姬处获得了一颗白菜,然后以正数第三倒数第二的成绩完成了比赛。这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那个学长抽到的纸条上写着“头巾”。

但下午还有最后一个项目,两人三足。

在所有参赛选手上位之后,观众席上爆发出了几乎压抑整个运动会就是为了此刻的尖叫。

不为什么,只是因为这个两人三足非报名式,而是指定十杰的一部分成员和秋季选拔赛优秀选手参加的。这其中不乏许多具有极高人气的学生,比如塔克米、绘里奈、凉子等等。可以说这是运动会最后的保留节目了。


“那么……抽签。”

绯沙子一边将竹签放到一个笔筒里一边暗自庆幸还好我只是个管杂事的。看看这选手阵容。A组,从左边开始,幸平创真、一色惠、榊凉子、叶山亮、伊萨米·阿尔迪尼、北条美代子。

啧啧,光是幸平和叶山就足够血雨腥风了。

B组,剃切爱丽丝、塔克米·阿尔迪尼、剃切绘里奈、黑木场凉、田所惠、伊武崎骏。

我能说还好决赛那三人组没凑到一起吗?不然别说两人三足了,三人三足,缺的那三只脚是打瘸了。

绯沙子一边将抽签的笔筒放到桌上,一边在心里默不作声地吐槽。


五分钟后,A组站在了赛道上。绯沙子任劳任怨地给他们绑好脚。

枪响,比赛开始。

“我们小心一点吧?”

凉子苦笑着说,美代子抬起的腿犹豫了一下又放回原位。

而她们的右边创真抬腿就走,叶山差点直接来个平地摔。

“啊噢噢,对不起我忘记了……”

创真说得无比真诚。

叶山单手捂着脸不想跟他交流。

而令人惊讶的是另一边,伊萨米和一色状态出乎意料地好,两人几乎是以略逊于跑步的速度但毫不迟缓地朝100米终点走去。

创真动了动腿,看向叶山:

“我右脚,你左脚。”

“这不用你说我也——让你现在就走了吗!?”


A组最终成绩,一色塔克米组,1分21秒;幸平叶山组,2分02秒;榊北条组,4分30秒。

在终点解开绳子的凉子擦了擦额上急出来的汗:

“我想下次不用那么谨慎了……”


B组还未开始比赛就是一阵血雨腥风。

先不论分组的问题,观众席上绘里奈和塔克米的粉丝因为一些特别谜的原因正闹得不可开交。然后是分组的情况,爱丽丝本人倒是对与田所一组没有任何意见,但却有观众强烈要求重新分配并且打出“黑白大法好”的旗号。

“……”

秘书子瞅瞅分组,表示心好累。


虽说粉丝反应都很激烈,但当事人都非常安于现状的表现让比赛没有擦出什么激烈的火花。


B组最终成绩,黑木场伊武崎组,58秒;爱丽丝小惠组,1分31秒;绘里奈塔克米组,2分20秒。


“58秒啊……”

创真远目望着大屏幕上的最高分,“我们待会是要跟这样的怪物比赛吗?”

叶山咳嗽一声:

“第二轮会打乱重新分组。”

“原来如此吗。”

“……不要摆出一副你刚刚才知道的样子。”

“我就是刚刚才知道呀,啊……分组结果有了。”


“——我保守估计,我们有前三。”

伊萨米摸着下巴点点头,对自家兄长道。

没错,非常幸运地,这次他们分到了一组。

“但还有剃切姐妹和幸平……还有伊武崎骏和田所惠。”

塔克米看了看其它的参赛选手,爱丽丝好像特别悠闲,幸平也是。

“但至少有前三了——”

伊萨米看了一眼在起点处伫着的,从分组结果出来之后就一直互瞪的,黑木场和叶山——他才堪堪补上后半句:

“以我们的默契的话。”


“你说怎么办?”

互瞪了快好几分钟,叶山终于绷不住先丢了一句话出来。

“……就这么,办。”

黑木场兴致缺缺地把头转向一边。

“……你没看到别的组都在商量对策么?”

叶山真想把他头拧下来摆正了再放回去。

“那,”

黑木场似乎很认真地在思考,“我再扛一次?”

“……”


“一色学长,我们一会怎么跑?”

幸平把决定权完全放给看上去不靠谱其实也不太靠谱的一色惠。

一色笑而不语。


发令枪响。

似乎事先便商量好了对策,伊武崎和田所速度快得令人有些匪夷所思。阿尔迪尼兄弟紧随其后,和幸平一色不相上下。而剃切姐妹则令人大失所望地跟在最后,好像已经和别人拉开了不小的差距。

但这些都比不上现在的第一名让人感到瞠目结舌。

黑木场和叶山已经冲过了终点,足足领先后面的伊武崎田所近十秒。

“你再敢扛我,就死定了。”

叶山斜睨了一眼黑木场。对方正在摘头巾,对他耸了耸肩。然后再蹲下身去解绑在腿上的绳子。

“好了没?”

三十秒过后,叶山低头问还没起来的黑木场。

“……死结……”

黑木场的声音闷闷地从下面传来。

——“我靠?!!”


“在这秋高气爽的日子里,第一届新远月茶寮料理学园运动会完美结束。各位同学,请期待下一次的运动会开幕。我们,再会!”



-Fin.-


彩蛋:


远月的运动会精髓在于哪里?

也许在趣味比赛,也许在粉丝团可怕的应援力……但绝对不会不在赛后学生自行组织的庆功宴上。

这才是把料理发挥到极致的时候,没有任何限制与顾忌地大展身手。


“哟,一起吃吗?”

拿着自助餐盘路过的创真随口招呼叶山。

叶山看着他递过来的盘子里装的满满一堆海鲜黑了脸。



  42 2
评论(2)
热度(42)
  1. We.W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凉叶凉主页_狗与香辛料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