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Flower Bug

无人物花吐症描写



Flower Bug



俗话说得好,夫人视频有三宝,求真务实BUG少。


陆夫人有点头疼。

他的以撒出了个BUG,这个BUG说大不大,不会影响到游戏,但是很奇怪。

他的角色嘴里会吐花。

没错,吐花。

随着流泪发射子弹的同时,以撒的嘴还在一动一动吐出许多花朵。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夫人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使劲眨眨眼再看,还是这样。

他摁着方向键,子弹噗噜噗噜往外射,不知名小花的花朵也从以撒的嘴里被吐出来。这花朵既没有攻击力又挺好看的,从红色到粉色和其它暖色系应有尽有。

夫人吓得赶紧关掉了游戏换成该隐再开一局。

一只眼睛覆盖着眼罩的幸运者也在边发子弹边吐花,就算后来进恶魔房人品爆发roll掉九命猫拿到了硫磺火也一样。

陆夫人陷入了沉思。关掉游戏打开百度搜索了类似“以撒的结合”、“花”、“吐花”之类的字眼。结果百度提示您是否要搜索“以撒的结合”,已为您显示搜索此关键词的结果。

夫人感到很心塞,去YY频道把这件事告诉了其它人,为了使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还贴上了截图。

“毫无Ps痕迹。”

“毫无+1。”

“毫无+2。”

公屏里齐刷刷排起了队形、夫人无奈极了。

虽然这样不影响游戏,看着还挺好看的。但……算了,忽略掉那点别扭吧。


两天后夫人和Pi玩起了以撒竞技,直播房间里刷满了惊讶的颜文字和问号感叹号。

“为什么夫人的以撒……在吐花?!”

“吐的还是粉红色的哈哈哈哈跟大Pi的头发颜色一样啊哈哈哈哈哈!”

“那个是什么花啊!”

诸如此类。

夫人清理完一个房间,没忍住对着麦脱口而出:

“怎么在你这我的花全是粉色的?!”

“……什么花?”

那边专心打怪的Pi被他搞得一愣。

“哎,就是……算了,你切直播画面看看。”

“我们现在不是在竞技吗?比谁先打到妈心啊,你这个转移注意力方式也太……”

Pi慢悠悠地打完了最后一只苍蝇,那边夫人有点急了:

“骗你干什么?我已经暂停了。”

Pi只好切出去看了一眼,夫人回到游戏画面让以撒射子弹。肉色的小人嘴巴一张一合,里面冒出了粉色的火鹤花,扑簌簌地尽数掉落在地,很快被刷新掉。

“……”

Pi沉默,接着牙齿磕嘣了一声:

“吓得我咬碎了水果糖。”

夫人无奈极了:

“……算了,继续竞技比赛吧。还好这玩意不影响游戏。”


有人跑去查了火鹤花的花语贴在公屏,“热情、热血、幸运”。不少录播的弹幕纷纷称赞“这个BUG是懂的”和“不愧是战神Pi”。

此后陆夫人面临了了一个困扰,各位闲得蛋疼吃饱了没事做的up主们来找他一起以撒竞技,为了看看自己适配的是什么花。

自从见识了跟小绝竞技的以撒嘴里在吐稗子草,夫人觉得这个BUG真是太神奇了。就连不是特别热衷于以撒的铃铛都来看了一眼自己的花是圣诞花,夫人真想把自己的以撒存档复制上传一下,你们自己慢慢玩。


这天陆夫人刚打开直播,准备自己随便玩一局以撒,耳机的频道里突然听到散人的声音。

他顿了一下,手指轻贴在键盘上。散人的电脑每次联机总是卡,导致他还没来跟别人一样凑热闹搞以撒竞技。

“我明天换电脑要先玩大型游戏爽爽,我要先来玩高清的以撒!”

声音干净又清朗,像是穿过晴空的流利鸽哨。

隐约听见店长吐槽了一句“好大的以撒”,夫人却停下了动作,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他的以撒,嘴里吐出了色彩鲜艳而斑斓的玫瑰花瓣。



  178 14
评论(14)
热度(178)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