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Electro-Voice(1-3)

Electro-Voice

  

  

1.

  

  指挥中心尖端的光芒一闪而过,前方雷神终极重型突击机甲将重锤直击向地面,少年猛地向后一转,女妖战机随着他手所指的方向疾驰而去,机体腹部的集束导弹火力碾压过一片战场扬起砂砾纷飞。

  “……感染深渊和虫xué,给我一波带走!”

  自动炮台的炮口,幽圌灵战机腹部的脉冲光炮,wū鸦的追猎飞弹迅速滑圌出弹膛在规律的内纹加压下直冲他所指的方向。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

  少年轻轻点着头,脑虫被高压激光炮碾成一片齑粉,紧接着虫群开始溃散,异龙的刃虫在炮火燃圌烧中未来得及溃裂成块先被切断。虫xué瘫倒成一个又一个坑坑洼洼的陨滩,里面除了堆起的虫shī别无他物。

  面前的异虫完全溃败如山倒,指挥者在惊恐的表情中强圌硬撑出笑容举起手,指尖还未触到虚拟投影键盘的G键,幽圌灵行动者C-10狙击步圌qiāng推出的子弹射穿了他的手,一蓬xuèhuā在空中绽开,然后尽数洒落至战场原上。

  他额角滴下的汗水连成一片,如瀑布般令人啼笑皆非。以意志力强撑着抬头一望,对面的少年正坐在指挥中心顶端,手搁在屈起的膝盖上,另一条tuǐ伸直了在空中晃荡,一派悠然闲适的作风,全无方才紧张指挥的味道。

  “……你——”

  “啊对不起对不起,这些家伙一不在战斗中就不太听我话。”

  少年冲他眨眨眼笑了起来,睁开的眸子sè泽宛如黄昏时分边境的火烧云。

  “不过既然输了,你怎样都不要紧啦。”

  他没什么所谓地耸着肩跳下指挥中心,周遭的景sè骤然变换,急速后退之间成了一片模糊的缩影。再定睛瞩目之时,少年站在了一艘宇宙舰船的主板上。反物质推进器驱动器发出磁性的莹蓝sè光芒与火huā,正是所谓的海伯利昂号。

  于是四周震耳欲聋的欢呼喊叫圌声统统排山倒海般向他冲来,“Raaawr!”的嚎叫、“Gonna get me some——”、“It's about to get heАVy!”之类音量之高已经快掀翻天际直上云霄,主持人在无数纷飞的礼huā中拉起了少年的手宣誓他的胜利,对面的虫族使用者已经掉落进某个宇宙夹缝,也许被黑圌洞碾成了废墟。

  “现在是凌晨零点三十一分十五秒,胜利者已经诞生,让我们恭喜这位人族的指挥guān,他的名字将留给虚空的丰圌碑,成为永久的史诗——”

  “……谢谢,谢谢,我超开心的。”

  棒读一样的语气,少年笑嘻嘻地摊开手:“他们说如果打到第二天凌晨会管早饭,这事儿是真的吗?”

  “已经有六十万美金存入你的个人账户了,这些钱还不够你吃一顿早饭吗?”

  主持人同样满脸堆笑,将话筒凑到了他的嘴边。

  “可我现在是个黑户,还是无业游民,呃,自圌由职业者。”

  他笑着推开了话筒。

  

  韩囯,釜山,Bexco会展中心。

  复合式的场馆被紧紧压圌制在夜幕之下,站在大片玻璃前的男子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扬起眉máo向前看去。

  照道理来说,今天没有任何会展或者是赛事,Bexco处于难得的空窗。因此附近也没有jǐng卫安保之类的家伙存在,接近深夜二十三圌点,他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与四周格格不入。

  就在这时,本来黑圌暗的会展中心内部突然出现了喧哗的人声。就好像一次比赛方才散场,人们三三两两地离开场馆,高谈阔论着方才的战斗有多么精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男人顿了一下,看着自己身边的玻璃门被推开,里面走出的观众嘴里喋喋不休地念叨着。

  “……那小子才多大?那cāo作时的手速快得我都看不清楚!”

  “他居然说自己是个什么无业游民,开玩笑,这么厉害的人现在还没被一个团队挖走?”

  “啧啧,六十万美金……”

  话题越走越偏,男人却仔细在心里回味了一遍,接着嘴角扬起一个弧度,将手擦在口袋里信步走进会展中心的大门,哪知道刚踏出几步就被人拦住了身圌体。

  “嘿兄弟,比赛已经结束了,这不能进去。”

  “噢……这样啊,抱歉。”

  男人点点头,转身向背后走去。协管人员见他回转,便继续维持秩序不再关注。然而向反方向迈出一步后,他的身影在穿过门的瞬间消失。

  

  “哈……卧——槽!”

  空荡荡的走廊中传来奔逃的脚步声,少年迅速奔过一个弯朝着印象中隐秘的出口蹿过去。脑海里绘制的地图有一块模糊不清,他冲进一个双向的路口,在向左还是向右犯起了难,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在比赛中被蒙了眼,然而现在既没有苟也没有提示音。

  长期的游戏玩家身份让他的听力变得无比敏锐,大致可以判断出在自己身后三百米有一群人马正追赶过来,也许是要他手上的大笔奖金,但更大可能是直接就地正圌fǎ把他脑袋拧下来。

  果然太嚣张就是不行。

  少年用双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深呼xī调整完心绪,转过身的瞬间向前方直接踢出一脚!

  这一下命中偷xí者的下巴,清脆的骨裂声伴随下一秒他夺走对方手圌qiāng敲在脖颈上的响动和开圌qiāng连续点射的声音,不过两秒多,PSS微声手圌qiāng的六发子弹被尽数射完,整个走廊已被染上不少鲜xuè的痕迹。

  少年靠后退了一步,踩着其中一位的腰带将两个弹匣扯下来并且压圌入一个到PSS中,屏息等待下一波敌人的到来。

  但出乎他的意料,这次似乎只有一个人。

  步履行进速度不缓不急,却稳妥。也许是个高手……

  他举起手圌qiāng,对准了走廊一端的阴影。

  “呯!”

  子弹高速旋转着拖离qiāng膛,却在后一刻嵌入墙壁掀起一片龟裂。

  没打中?

  少年没有愣神,这会儿功夫另两颗子弹一左一右分别对准了来人的太阳xué甩过去。

  结果却是白sè的墙壁上再被打出两个孔窍。

  他感到不妙,握着PSS的手少许颤了起来,不过很快便稳定住了qiāng身。

  对面的人缓缓走进,顺便还举起了手。

  “……哎?”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姿圌势表示投降和认输?

  少年这次是真的愣住了,甚至手圌qiāng也有些松动。对方边举着手给他看没有带任何危险物品,边开口做起了自我介绍:

  “你可以放下qiāng,我没有è意。”

  “这话我在美囯大片里听了几百遍了。”

  少年并没有放下PSS,只是略微侧过头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OkayOkay,我明白。”

  对方显然有些无奈,却好脾气地解释了起来:

  “如果我说我帮你解决了其它不识好dǎi的家伙呢?”

  他说着动了动瞳仁,眼镜上投射圌出全息多媒体屏幕到了半空中。高像素的图片昭示着在少年方才奔跑过的走廊里,还有一队人马被全部撂倒早了地上。

  “我凭什么相信你?这程度谁都能随便做出来。”

  “……熊孩子真难搞。”

  男人叹了口气。

  “……我不是小孩子。”

  少年扬起了眉máo,略有不满道。

  “对,我说你熊。”

  对方重复了一遍,把举起的手松了松,指向他背后的某一条路:

  “从那可以出去,我猜你是不记得路了。”

  “万一那里通到某个其它的房间,而那里有埋伏呢?”

  仿佛为了印证自己不是小孩,少年刻意加重了语气。

  “那我可以选择把这里全部zhà开来,看看我们谁说得对。”

  男人边说,投影屏幕上的图像边换成了一个zhà圌弹。让少年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则是那zhà圌弹上画着一个颇为猥琐的笑脸,简直让人è感顿生。

  “你会这个?”

  他思考了一下对方的话,全部zhà开这个能力,算是哪个游戏的衍生物?《MineCraft》?还是《战地4》之类……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太想会的。”

  男人苦笑了几声,又不带什么希望地提出:

  “我说,我把手放下你能收起qiāng吗?”

  “……随便吧。”

  出乎他意料地,少年吁了口气,脸上露圌出一点笑容。

  “哈?”

  “我觉着我跟你拼起来,我赢的概率大一点。”

  少年露圌出了与在颁奖台上如出一辙的笑容,赤sè的眼瞳里光芒夺目地一闪而逝:

  “因为我想起你是谁了,以撒的zhà圌弹zhà不到我,LadyLu,嗯……神奇陆夫人?”

  

  

2.

  

  “你可以直接喊我陆夫人或者夫人,我不介意。”

  “——陆麻麻!”

  少年不假思索便拖口说出,他对面的男人一脸哭笑不得。

  他们现在坐在釜山札嘎其海鲜市场五楼的Oase餐厅,面前堆着一方拿的各种生鲜料理,光是刺身与生鱼片就足够令人眼huā缭乱应接不暇,还有各种沙拉薯条和浓汤佐出的西餐,看着就食指大动。

  两人坐在窗户边的位置,午后阳光很好,映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海洋,蔚蓝得像是揉进了所有值得称赞的美好。

  “绝啊……”

  在少年掰圌开一只帝王蟹把蟹脚往嘴里塞的时候,陆夫人开口道:

  “你不考虑一下?”

  “咕噗,嗯——”

  被称为绝的少年咬着嘴里的蟹tuǐ,把它嘎吧噶吧啃了几口后又灌了口可乐:

  “不考虑,我就现在这样,打打比赛挺好的。”

  “……”

  陆夫人动动眉máo,倒也没为自己白白huā掉的自助餐费心疼,只是随口提醒了一句:

  “别吃太多,海鲜吃多了容易胃疼。”

  “知道啦知道啦陆麻麻。”

  小绝把帝王蟹脚一个个chāi下来啃得一本满足,坐他对面的陆夫人面前却只有一杯可乐。

  被扔进柠檬片和冰块之后气泡咕噜噜地往外冒,陆夫人用勺子把柠檬chuō破往下压了压,对面的小绝努力地在不停吃。

  陆夫人忍不住又想叹气,绝说自己对加入任何团体都没有兴趣……自己这个安利看起来mǎi得很失败啊。

  想bà,他看着面前的小绝大快朵颐的样子撑起了脑袋,道:

  “我认识一个家伙,吃的数量跟你差不多,不过速度的话……用某个人的话来说,大概可以秒shā吧?”

  “……!”

  出乎陆夫人的意料,小绝抬起了头并且表现出很有兴趣的表情。夫人一边想着不是吧这都行,一边磨磨蹭蹭地开口:

  “那个人呢……是Team的四当家,被称之为‘战神’。”

  小绝“嗯嗯”了两声,把一盘水果拽到自己面前,擦了块没蘸到酱的薄荷叶扔到夫人的可乐里。

  陆夫人握住杯子往嘴里灌了口冰可乐,由于被加入的薄荷叶和柠檬汁水发生了某种巧妙的碰撞,口感很是新奇。他咂了咂嘴,挑圌起一块鱿鱼须嚼着:

  “你又不加入,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

  小绝憋屈地猛tūn了口芝士培根马铃薯,“我就听听也不行?”

  “呃,也不是不行。”

  陆夫人摊开双手:

  “战神Pi,啊我一般叫他皮或者大皮,反正都一样。当初在《MineCraft》中单挑了一只火焰è圌魔——你对《MineCraft》了解吗?”

  “还好吧,火焰è圌魔……就是那个大概要二十人一起干才能搞下去的Boss?”

  小绝想了想那场面,眼里突然浮起一片跃跃欲试的光来。

  陆夫人将玻璃杯边缘凑到嘴边,借着这样的掩饰遮住嘴角的笑意。

  ——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对,这是他的成名战。”

  夫人嘴上这么说着,慢悠悠地剥圌开一只扇贝,拿起椒盐往鲜圌nèn的贝肉上稍许洒了一层:

  “还有例如半xuè挑以撒之类的经典战役,你多问问行内人就知道了。”

  “噫。”

  小绝赶紧喝了口牛肉汤压惊,“我可没什么好的消息来源啊。”

  “这不难,我不信你没听说过关于Team的一点风声。”

  可乐里的冰块互相撞击着发出悦耳的轻响,陆夫人转着手上的杯子,水滴从表面冒出染湿圌了虎口。

  “……听过。”

  小绝放下了手上的碗,指尖还有一点余wēn。

  

  自所谓的游戏全息拟真化,以及具象化科技在意外中被公圌诸于世后,一种崭新的革圌命性圌运圌动兴起。以各种网络游戏作为背景的大型极限挑战在世界各囯展开,而这项运圌动的参与者,被统称为“GamePlayer”。

  由于具象化电子游戏所产生的武圌器机械、异种怪物以及种种难以用常识解释的事物会使得世界平衡趋于溃散,联合囯在数年圌前命令jìn止了任何全息具象研究。

  然而这一实验项目所带来的bào利不容忽视,无数地圌下组圌织开展起了大大小小的比赛,所谓的jìn止fǎ圌令就像是二圌十圌年代左右时美囯的jìn酒令一般治标不治本。除了给Games带来更多刺圌激的sè彩,并没有其它的什么作用。

  小绝是这群GamePlayer中的一名,也许已经凌圌驾于许多人之上。对行内的一些事情也略有耳闻,由于GP在游戏中获得的能力能熟练运用至现实,每年因此出现的大小事端也不少。

  所谓电影与小说中经常出现的异能者,其实也可以认为是他们的一种存在形式。只是并没有那么光圌明正大,也没有时常去闲着没事行什么人间正道,毕竟人还是要吃饭的。

  Games的存在近年来愈发显眼,其中有不少GP组成团队形式行动。至于做什么事情,那大概就比较不可考据了。

  其中以非盈利所以公开于世人观看的《MineCraft》系列实况算是比较有名的系列,发布组圌织为12Team。正是陆夫人邀请了小绝加入的团体,事实上已经是都市传说般的存在。

  

  不知不觉夕阳已经大片大片地润泽了云彩,层层叠叠的暮sè将天穹斑驳晕染成瑰丽的画卷,倒映着海岸线使得整个札嘎其渔市像是浮沉在海洋表面的蜃景,那真是人类文明与大自然的完美结合。

  年轻的星际选手有着一双和这样的天际同sè的眼眸,不过也许是更深些的赤。此时这双眼睛正转动了小半圈,里面的光肆意而生动,像是有一簇不息的火在燃圌烧。

  陆夫人放下玻璃杯,里面只剩下小半杯冰块斜靠在杯壁上。他不再掩去笑容,反倒是望着面前的小绝。

  “《MineCraft》创世十一周目制坝的团队,就是他们咯?”

  夫人动动眉máo,然后点了点头。

  他明白小绝在犹豫什么,加入某一个GP团队之后所接手的将是无数难以推拖的任务委托与团体游戏,还有其它种种挑战性满载却十分棘手的工作。

  面前的少年一半身形沉在黄昏四合里,耀眼的光线给他镀上了锐利而优美的弧,让他看上去像是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剑,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光芒。此时他眼里沉火浮动闪烁,像是在掂量思考着什么,最后斟酌着开了口道——

  “我想试试。”

  小绝说。

  “就等你这句话。”

  心底石头落地。

  陆夫人表面似乎是预料到答圌案般自然地扬起了手示意服圌务员过来结账,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指间已经夹了一张黑sè的卡片。

  

  海边的风总是夹带着腥咸的味道,无论任何圌文学作品名家名篇中再以huá丽的辞藻对此加以粉圌饰,最终闻到的时候总不免会略微皱起眉。

  但xí惯之余,迎着海风观望落曰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我给你定机票。”

  陆夫人略显不耐烦地捋了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蹬掉了鞋子在海边乱跑的小绝好像一下子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回过头来大喊:

  “夫——人——你说——什么——?”

  陆夫人看着周围人异样的眼神,无语地用手抵住额头向他解释:

  “釜山航空,明早六点半的航班。直达中圌囯山东青岛,然后转到四川成都。”

  “哦哦,这样。”

  小绝似懂非懂地点头。陆夫人不由得有些本能地担心起来,这家伙虽然打星际很厉害,但是好像在生活上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白圌chī啊……但他至少自己一个人好好活到了成年,应该没多大问题?

  惴惴不安的夫人给自己也定好机票,手圌机提示他电子票到账请查收的同时,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电圌话打了进来。

  陆夫人扬起眉máo,没带什么迟疑地接通了通话:

  “喂,洒弹?”

  小绝Biu地竖圌起了耳朵。

  “……嗯。嗯嗯,啊,哦。这样……”

  没想到陆夫人的话没透漏出多少信息,小绝多少有点失望地蹲在地上玩起了沙子,用手挖了个小坑,把寄居蟹的壳填到里面埋起来。

  “我今圌晚的飞机,到你们那边差不多也大半夜吧,不过要过一天呢。嗯。”

  对面似乎又说了几句什么,陆夫人随口附和着,最后不忘嘱咐几句才挂了电圌话。一转头就看到小绝一双闪得不行的眼睛正盯着他,被吓得差点没面子到倒退一步。

  “原来我有个爹吗麻麻?”

  “好好说话,什么东西……”

  陆夫人抖了抖基皮疙瘩:

  “朋友而已,让我去趟洛杉矶。”

  “哎——那陆麻麻不跟我去中圌囯啊,让我一个人找到那个什么Team吗?”

  小绝从海滩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远处的潮水拍打着沙石,阵阵海浪在岸边回旋,把两人的对话搅得有些模糊。

  “看你的了。”

  陆夫人给他比了个拇指,顺手拉出悬浮窗送到他面前:

  “来,你的机票。”

  小绝把机票复制下来粘贴到自己的手圌机里,然后看到陆夫人拍打着外套,动作的意思很明白地表示他要离开了。

  “加入那里之后——我就能挑战很多其它的玩家,玩更多游戏?”

  小绝露圌出有些期待的表情,陆夫人思考着默许了他的答圌案,又出言纠正:

  “还有其它的,慢慢你就会知道了。”

  “嗯!”

  陆夫人转过身,想起什么般回过头叮嘱了一句:

  “一路小心。”

  “知道啦,我是谁!你放心吧。”

  小绝露圌出一个笑容,目送夫人走了几步之后消失在海滩尽头,没人注意到他的身影蒸发般地离去。

  ——以撒真是个挺有圌意思的游戏,以后没事可以玩玩看。

  小绝这么想着,蹲下圌身来用手掌抚平了沙坑。细沙握在手中的触感并不很好,甚至部分因为沾染到了海水而黏在了手指上,但只要握紧手,那些随时都会滑圌下的liú沙却在此时此刻被揣在手中,不会轻易洒翻掉落。

  一如不真圌实却时刻要紧攥的梦想。

  

  

3.

  

  美囯,洛杉矶,迪士尼乐园。

  有人说夜晚的迪士尼乐园比白天更适合成圌人游玩,那时候大概幼小的孩童早就进入了梦乡,于是整个童话般的乐园将所有彩绿霓虹拉开,点亮一方天幕开始夜间的游园。

  当然,这是仅仅对于普通游客来说再好不过的梦幻之旅。所谓更适合夜晚的活动,才刚刚拉开序幕。

  在游乐园上空,苍穹之下联袂成危险度极高的尖刺车轨,以陡峭的坡度形成一个常人绝对无fǎ通圌过的过山车跑道。以只有Games中才会出现的广阔银河作为背景,在尽头以九十度的下落趋势直冲至下一个区域,道路上可窥见的崎岖荆棘顶端散发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寒意。

  “好吧,还有一点路——”

  路的另一端站着一个人,身影逆着光,只能看出身材挺拔而修圌长。他迈开步伐以不可思议的精准度绕过突起的道刺,前方猛然跳出的黑影还未来得及完全现身,已经被拔qiāng点射shāsǐ。在几十米乃至几百米高空做出这样的高难度行为令不少观众口圌中尖圌叫呼喊出声,他手中甩出的钩爪在一根柱管上堪堪绕过几圈,蹬tuǐ借力。

  “我要跳啦,三、二、一——我去?!”

  空中突然跃出的怪物横挡在了他的面前,跳出的瞬间底下湖水中一阵稀里哗啦的波浪翻滚声,青年好像是被吓了一跳,很快恢复过状态,手圌qiāng在指尖转了一圈,对准了鱼跃而起的水产生物脑袋就是一qiāng。

  秽圌物险些飞圌溅他一身,好在青年迅速闪开了身形落向湖面的一艘小船。他身后被撇开的是万千浩荡星辰,似乎游戏已经与迪士尼乐园的本身设计意愿完全融合了起来。但青年自己显然欣赏不到如此美妙的景致,所以当他在船上喘口气的时候,旁人为方才那一抹惊鸿都喊哑了嗓子,他都没反应过来。

  船自动向岸边靠去,青年刚准备踏上岸离开游戏,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面前。他抬头看了一眼,不怎么迟疑地将自己的手覆上去,被拉了一把回到陆地上。

  “来得还挺快的。”

  青年整了一下因为极速奔跑而略显凌圌乱的衣衫,随意问候道。

  “难得没延误,下飞机就来了,估mō圌着你在这玩Iwanna呢。”

  对方的语气熟络,在褪去拟真游戏的面纱之后迪士尼乐园的灯光都亮了起来,浅橙的光芒映亮了一小片两人的面颊,陆夫人的模样变得清晰起来。

  “随便玩几把。”

  青年伸了个懒腰,劲瘦的腰圌肢少许露圌出了几分。夫人别开目光望了望别处,对方却重新挑圌起了话题:

  “你去韩囯干什么,拉皮条?”

  “……说话咋这么不中听呢,不过差不多吧。”

  陆夫人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大当家说有个不错的星际选手,想试试能不能挖过来。”

  “然后你就去了?”

  “嗯,我还叨叨着这不太可能吧,这年头——”

  “我饿了,找个地方吃东西,边走边说。”

  青年见他要长篇大论起来,赶紧打断提议了一个方案。

  “成吧,吃什么?”

  “去尽头那家露天咖啡座,我想喝巧克力。”

  青年tiǎn圌了tiǎn嘴唇,陆夫人已经在mō口袋里的钱包了:

  “我觉得我好像在机场换过钱了……哦,好吧。散人,你说这边的迪士尼可以付韩币吗?”

  

  “我刚刚说到哪了?”

  “你觉得那事情不太可能。”

  散人提醒了他一句,陆夫人立刻顿有所悟地点点头:

  “对,虽然我对星际不是很了解,但是这个刚成年就在WCG上斩获战果的家伙,就是那个小绝……还是有所听闻的。所以一开始大当家让我去,其实我是——”

  “我是拒绝的。”

  散人随口接上,还即兴哼唱了几句。夫人也没急着让他停下,听他哼完后咬了口huá夫饼继续讲:

  “结果没想到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他居然同意了,真是……”

  夫人作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散人却眯起湛蓝的瞳孔上下端详了他一番:

  “这大概就是他们常说的,Flag?”

  “……”

  陆夫人动了动眉máo,有那么半晌找不出语句反驳也不想回答什么,只好生生岔开了话题:

  “反正这件事也算是帮大当家一个忙,送个顺水人情没什么不好。”

  “这可算是大忙了。”

  “嗯——但我只告诉了那家伙去成都,其它还没有说。”

  陆夫人的话说得意味深长,“所以接下来,基本看他自己的了。”

  散人听到这里就有些兴致缺缺地拿起杯子喝巧克力,深褐sè饮品上均匀悬浮着一层滴加了焦糖的nǎi油,泛出诱人的sè泽。他停顿了数秒,才开口不经意般地问起:

  “话说回来,你去韩囯干什么?”

  “……找个东西。”

  陆夫人出了口气,语气里有显见的不得已。

  “还有什么你们那个公圌司找不到的东西要你qīn自去啊?”

  散人语气里带了些揶揄的味道。

  “……是阿布斯泰戈工业公圌司。”

  陆夫人出言纠正他,散人把那个词在嘴里滚了一遍,再说出口就成了一股子天津腔,没说完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而大洋彼岸的另一边。四川,成都。

  戴着压舌帽的少年在大厦门口徘徊了两圈,手里的香cǎo星冰乐在紫外线的照射下化开了小半部分,把手掌沁湿圌了一片。

  就在他犹豫着要迈开步伐之时,身后忽然被人推了一下差点直接一头栽倒,还好稳住了重心站稳没有摔下去,他扶了下帽子略带恼怒地转头看过去。

  “噫,抱歉抱歉,我是不是用圌力了点?

  少年一看,面前的家伙面生得很,好像比他年纪还小点。水红sè的瞳眸在阳光下被涤荡得干干净净,当然他看到的第一反应不是“眼睛挺好看”,而是——

  “GP?”

  他开门见山地提问,确认对方不是随意游荡到这里来的学圌生之类。

  “算是吧!有人推荐我到这里来。”

  对方shuǎng圌快地回答,扬起下巴看起来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赫然就是被陆夫人推荐到12Team的小绝。

  “哦……”

  戴着压舌帽的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真巧了,不知道我们会是同伴还是敌人?”

  “哈?”

  小绝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们面前大厦的旋转门突然向他们旋开,似乎宣告着让他们进入。

  “我叫nǎi茶,嗯,其它的……一会儿再说吧。”

  nǎi茶简短地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走进旋转门中转头看了一眼小绝:

  “来吧?”

  小绝tūn了口唾沫,如果预感没错,这扇门是一个进入Game的登陆器。但看了看nǎi茶这么坦然的动作,他还是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

  在小绝进入之后,整个旋转门四周骤然黑圌暗下来。熟悉的Loading提示音响起,两人对视了一眼,分别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无奈和跃跃欲试。

  “Cs_office地图载入85%……地图载入完毕。”

  “武圌器随机分配完毕,请确认装备。”

  “挑战方两人,被挑战方一人。在十五分钟内shāsǐ对方所有成员则获胜,若规定时间内双方都没有达成目标,则挑战方获胜。”

  

  平淡至极的机械音提示,小绝睁眼后的第一个动作是向自己手上无fǎ忽视的重量看过去。

  好极了……AWP,附带一把P2000。

  他用手mō了mō自己的后腰——身上装备在进入游戏后已经被自动置换成了战术背心——果然运气没那么好直接拿到一把匕圌首之类。

  按照装备和方才的提示音推测,游戏肯定是CSGO没跑了。此时弹片目镜上悬浮着数个窗口,上面密布着地图装备栏以及种种数值。

  以及幸圌运的是,刚刚遇到的那个家伙——好像是叫nǎi茶来着,是他的队友。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只需要shā掉对方一个人即可获得胜利,这听上去还挺轻圌松。

  小绝活动了一下四肢,四下观察地形,然后蹿到一个散落着纸片的办公桌边以后背抵住,大脑高速运转起来。

  按捺不动观察jú势,还是主动出击?

  

  不同于星际的广阔视角,CSGO作为一个第一视角射击游戏只有一张小地图能查看,所以小绝并不清楚此时自己的队友遭遇了什么样的情况。

  一个弹坑赫然出现在手持AK-47的nǎi茶身旁,险些擦过他的手背,气liú已经在那里滑圌出了一道生动的红痕。

  “啊哟,你手上那杯星冰乐刚刚被刷新掉了?”

  射圌出这一发子弹的人显然便是敌方,nǎi茶低头看了一眼地上7.62mm口径的子弹残骸,抿起唇锁定了斜前方的位置。

  优秀的狙击手,并且方才那一下只是小小的示圌威,关注点还很奇怪。

  他这么论定。

  进大门前拿着的星冰乐冰凉触感犹留在手,子弹擦过皮肤表面泛起的火圌热让整只手差点颤圌抖起来。nǎi茶沉下了眼神,琢磨着怪不得是一场2V1。

  “嗨对面的,我说星冰乐还是有咖啡豆的那种好吃。或者摩卡的话里面有巧克力浆,口感好一些。”

  nǎi茶差点没稳住AK直接吐出口xuè,哦,也许是nǎi。在心里怒而腹诽这家伙能不能行啊?

  “别说这个,严肃点儿。”

  nǎi茶最后还是没忍住,在把话说出口的瞬间第二枚子弹直接冲着他的面门射圌了过来。他猛地向后仰身躲避时,对方的声音在公共频道里响起,听上去轻圌松得就像是在狙一个近在咫尺的标靶:

  “行,严肃点。你让我把这颗糖吃完。”

  

  

-TBC.-


  86 8
评论(8)
热度(86)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