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Electro-Voice(13-14)

2015/6/10 21:49 状态不佳,非常抱歉。

编程方面有问题请私信我指出,不是非常了解硬要写的下场就是这样……大家不要学我。

2015/6/10 21:51 修改了章节号。

2015/6/10 21:52 全体回复:2333真不是笑的意思,它真的是个线索,捂脸。有信心的朋友可以猜一猜,答案将由绝宗为大家揭晓。

2015/6/11 10:10 关于线索并不是编程相关,只是一个人物而已。


13.

Pi将耳机扶稳,虽然完全固定在耳旁的无线通讯设备并不会因为他的动作而摔落:

“加藤,墨璃?”

“我在。”

“在这里。”

频道内的通话非常流畅没有一点阻隔,好像刚才突如其来的断线只是错觉。

“——刚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成员列表里显示你们——”

“这不是重点。”

Pi有些粗暴地打断了加藤的话:“快点做那个什么鉴定,有两个家伙说这芯片是假的。”

地下电影院中,加藤花了大约三十秒重启所有的监控摄像头以及投影画面,此时顶层展厅的情况不容乐观到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程度。道长稍微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使得镜头对准了两位不速之客。

只不过也许对他们来说,突然潜入的Team一行人才是早有预料的不速之客。

“汇报回去,遭遇战。”

显然同样收取到了信息的同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Joker停止了摆弄车里手办的动作。菠萝包抹开面前空气屏幕上的游戏界面,目光紧盯着摄像头所摄制的画面:

“人看上去没想打起来,不要乱说话。”

“加藤?加藤?”

道长重新喊了一遍,那头除了加藤便空无一人的影院为地下建筑,理应稍寒冷些,加藤正迅速开始分析画面上黑桐谷歌与敖厂长的表情,另一手则向Team内部频道紧急发送着消息,手上动作有条不紊,鼻尖却在惨白投影灯光下沁出一片腻汗。

“把摄像调整成红外扫描模式,靠近芯片。”

墨璃及时接上话头,他的目光粘着在了这片极小的黑色物事上。Pi闻言看了一眼道长,旋即又将目光在厂长与谷歌身上扫过,前者发出了一声嗤笑,谷歌仍是刚才的表情,冷静得看不出一丝变化。

道长卸下自己领夹上的摄像头,以手指扣着末尾放到了柜台前,弹出的窗口上模式选项左右移动了几下选择到扫描。在墨璃的电脑屏幕上,红外线摄像机接收到光波,立刻看到光线由上而下射穿了极厚的玻璃板。


“假的。”

也许过去了仅仅几秒,也或许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墨璃开口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整个展厅好像蓦然刮起极寒的冰风暴。

“怎么说?”

停顿了一下,道长紧跟着问了一句。

“里面没有阿克隆系统的踪影,只有一个2K的文件。”

频道里可以清晰听见墨璃与加藤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击的声音。

“估计是垃圾数据包,看一眼里面有什么,等一下。”


“防火墙准备,过滤垃圾数据包进行读取。”

“需求回应,重复一遍,需求A级以上权限回应。”

墨璃将屏幕摆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屏幕中央的解压内容。他的表情与内心焦急程度几乎和百米开外的加藤没有什么区别,芯片内容扫描后无危险警报与病毒,直接进入想使用防火墙过滤掉垃圾数据,却发现其中一个只有2K大小的压缩文件从开始解压到现在已经四十多秒,却丝毫没有进展,进度条在开头一点点的地方完全不能移动。

“墨璃?怎么了?”

道长将摄像头举在半空,听闻墨璃反复要求回应的话觉得事情愈发不对劲起来。

“读取出了一点小问题……我解决不了。”

墨璃说完前半句话顿了一秒,泄气地说。魔王和Pi互相看了一眼,粗口梗在喉咙里没吐出来,只能自我安慰阿克隆系统如果有那么好拿到手,那也枉费陆夫人和对面这两位大神的苦心。

“知道是假的了——不过看起来你们检验不出来?”

黑桐谷歌似笑非笑地望着面前三人,敖厂长在他身旁脸上写满了戏谑。

“你一早知道里面有什么?”

Pi将目光在半空与他对上,手摸到自己腰间别着的装备,有那么一刹那觉得不如直接战个痛快更方便些。

他的语气不善,黑桐谷歌却从善如流地颔首表示就是如此。

“但关键是我们说了你信吗——”

敖厂长拖长了话尾又扬起眉毛,Pi抬手便将FN57的枪口对准了他,杀意凛冽。

“你说的,那肯定不信。”

“哎我去,朋友你什么意思,打一架?”

敖厂长用手指抹了一下嘴角,谷歌一把把他的手臂挡下还叹了口气:“别闹,好好谈。”

目睹全过程的魔王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这个相处模式怎么这么像妈妈带熊孩子。


“正在同步进行解析,稍等。”

墨璃看着屏幕的右下角弹出消息提示,Mike的声音及时出现在耳边,一行人皆或明显或隐晦地在心里舒了口气。

“告诉你们也没关系。”

谷歌将手插进口袋里,转而看向展柜中的芯片:

“那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掉包,只留下了一堆垃圾数据。”

FN57还没有放下,Pi思考着他话里的真假,墨璃却在频道中承认了的确就是这样。

“如果把那些数据阻塞全部清理掉会将线索一起抹除,既然你们不信任我们,或者说不想与我们交涉,那么好自为之。”

黑桐谷歌凝视着展台灯光下小小的黑色芯片,声音平缓却听得出几丝愠意。敖厂长心不在焉地朝四周漫无目的乱瞧,听了他这话才堪堪回过神:

“不理他们了,咱们走吧?”

“走吧。”

黑桐谷歌淡淡扫过他们每个人,朝入口处走去准备按照原路返回,那银灰色的卷门自动向上抬起。敖厂长跟在他身旁,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扭过身冲着Pi手上的FN57伸出手指做了一个数字“8”的手势,然后向上一抬,好像在虚空中开了一枪。

这种小孩子都不屑于玩的幼稚把戏,片刻后5.7mm的子弹却倏然落了一地。Pi的反射神经再如何敏锐也不可能瞬间捡起二十枚掉落的子弹,而这座展厅的地面安装了附带重力感应系统的报警装置。

“57不是CT的专用手枪吗,你们今天是来抢东西的用什么——哦差点忘了,你们也没抢到呀。”

末尾是一串略显嚣张的笑声,谷歌这次干脆没有理他。伴随着这声响动,警报铃声响彻了整个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一群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傻逼。”

在谷歌引导下绕过巡警进入电梯。敖厂长靠上墙壁依然一副气在头上的样子。

“……”

黑桐谷歌听他毫不在意地开始爆粗就皱起眉,沉默片刻最终摇了摇头:

“这样不太好吧。”

“谷歌你——哎呀反正又没什么关系!刚刚你走的时候还留下了声音禁制,不然我们一走他们再扯着嗓子说话就立刻触发警报,死得更快,非常6。”

“他们如果连这都逃不了,也可以不用继续下去了。”

话说得隐晦,敖厂长又哼了几声表达不满,然后率先走出了电梯。

这两人并没有直接乘电梯到一楼大厅光明正大地从出口出去,用谷歌的话来说那是某人才会干的傻事,他们在二楼展厅的窗户边直接借助绳索与其它战术辅助装备跳出去,然后来到预定地点。

无声地单膝落地,谷歌起身后回头拉了一把顺势收起绳子的厂长,在建筑物后方的好处就是庞大的阴影可以遮住几乎一切动作不易令人察觉。

“这么麻烦,早知道让白妈还有碎那个谁来接。”

“算了吧。”

黑桐谷歌摁下车钥匙,然后摸索着打开了门:

“省得你又在任务名单上只写我俩的名字。”



14.

警报声拉响的时候红色的刺目光芒同步照射进了展厅,Pi抄起地上的子弹填回FN57,道长停下通讯开口就喊:

“迅速撤离!”

这时候没人吐槽任何一句这话你不说我也知道云云,Pi起身便直接甩手冲着展厅玻璃连开数枪将其打破,纷纷扬扬的碎片在红光照耀下一派妖娆眩目煞是好看。

“直接冲出去。”

“这——信仰之跃?!”

魔王肯定爆了一句粗口,只不过正好被坠落时迎面吹来的风糊了一脸。无数动作电影里主角们都仿佛能有不死金身开着豪车穿破一个又一个建筑物,但事实上那么给力的引擎实在是太难弄到手,他们也不可能把布加迪威龙开到博物馆顶层来。

Pi屏住呼吸,摊开的手中出现了一团正在晃动着的水。落地前的一秒钟将水扔到了地上,旋即踩上去后水花爆裂开来形成了小片的水帘幕布,除了身上被略微打湿以外并没有什么大碍。他转头确认道长与魔王的情况,却见站在隐形藤蔓上的两人用不可思议的——或者说“你是不是傻”的目光望着他。

“看个——”

Pi有点恼羞成怒。

“就是看个Pi啊。”

两人理所当然。

“……”

Pi有点不想跟他们说话。


“墨璃,结束任务进程然后把芯片里读取的内容打包给我。”

大洋彼端的中国,Mike已然回到了北京。正是正午左右日光大好的时间,他坐在自家电脑前确认了这份文件传输,大小仅仅只有2K,在绝对不俗的网速下竟然过了一分钟只传输了百分之十左右?

这个数据包绝对有问题。

Mike切换了屏幕转向频道内的视讯共享,Joker已经离开菠萝包的车进入另一辆车的驾驶座。道长魔王已经坐进了菠萝包车后的位置,Pi则在一楼外侧接应加藤。

“可以的,大概还有四十秒左右那帮愚蠢的条子才会过来。这边!”

Joker拉下车窗对两人挥了挥手,隐约听见菠萝包说了一句什么黑话。

“任务失败了?”

还没等Joker追问刚刚那句吐槽算是怎么回事,菠萝包便问起了道长。

“……失败了。”

道长的表情不怎么好看,异色的双瞳有些闪烁不定。菠萝包没做出什么其它的表示,只是驱车疾驰,顺着本来预定的绕弯路线朝酒店进发。


数据包被鼠标拖进了一个解离分析软件,Mike拿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水,表情肃穆。

“重看黑桐谷歌说的这段话……‘如果把那些数据阻塞全部清理掉会将线索一起抹除’,算不算是说漏嘴了?”

在车的后座,加藤将笔记本屏幕上的录像翻找出来给Pi看。

“这就是数据包里面有线索的意思吧。”

正打弯开过一个红绿灯,Joker闻言随口说道。

“这是提醒。”

Pi看了一眼屏幕侧边Mike打出的“稍等”,心想暂时退出了语音显然是网速和CPU占用率都太高了,这个垃圾数据包不知道是谁扔进芯片里的,不过一定是来制造麻烦的就对了。

“谷三光能做出这种事情那可真是奇怪了,肯定是提醒。”

频道里跳出一个声音,顿时被Pi揪住一顿数落。

“夫人你这时候知道上来了?!你知道你让我们拿的东西对面龙巢也要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冷静点。”

陆夫人一冒头就被战神揪住猛打,语气很是无奈:“你们遇上谁了?谷歌还有?”

“还有敖厂长。”

道长补上一句。

“……”

陆夫人沉默了一会:“没打起来吧……”

“不幸中的万幸,没有。只不过我现在很想跟他干一架。”

“我把车给你,你去干。”

Joker出于看好戏的心态笑嘻嘻道,Pi示威性质地把自己手机锁屏在后视镜里一晃——一把来自地狱的钻石剑。

“你闭嘴,看热闹不嫌事大。”

菠萝包惯性先吐槽他。


频道里一阵唧唧歪歪,Mike听着他们的声音等待芯片内容解析,大量无意义的代码数据生成为文本格式,阅读的速度甚至没有解析速度快。而可以拖动的进度条已经变成了极细的一小个,然而将这个数据包完全拆开之后除了垃圾数据没有别的东西。他叹了口气,连接上了频道轻咳一声。

“拆开了,目前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正常,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试试看把重复率计算一下然后删除无效代码。”

Mike说完又不做声了,大概是再次关闭了麦投入解析之中。两辆车在深夜的纽约街头行驶着,本来速度都非常平均绝对没有超速违章的现象。直到Joker在车内侧过头搁着数层玻璃对菠萝包做了个鬼脸,然后又腾出一只手比中指。

菠萝包:“……”

“你冷静点……”

看着车的前置摄像头拍摄到的情景,魔王已经忍不住笑起来,纵然方才任务失败,但道长也很快被笑声感染,整个频道里一片哈哈哈已经不能好了。陆夫人刚提醒一句“你别跟他飙”,尾音也颤了一下很快跟众人一起笑作一团。

Mike默默关闭了语音,重新将注意力击中在面前的芯片内容上。

按照方才频道里实时转播的遭遇来看,这个展览开展仅仅一天,Drangleic的人想必也是今天才获得了这枚芯片。然而黑桐谷歌的言语之间流露出他已经明白这里面的线索是什么,也许有比起死算更快的方法只不过他还没有想到……

他仔细看着屏幕上出现的代码,编写格式非常眼熟,类似于C++,但乍看之下又有点像是Java,虽然两者的确有接近之处,但乍看之下似乎又不是。这些字符串都给人以我不认识你你却认识我的感觉,就好像拿着四六级词汇在读SAT一般。

如果两者都不是的话……

Mike沉吟了一下,拉回进度条到黑桐谷歌解除视觉禁制的瞬间,暂停并且放大,展台上黑色芯片出现的一瞬间四周有细小的代码串溢出!

看到这一幕时候,他几乎立刻明白了这枚芯片里的数据是由什么编写出来的。

——X语言。

制作这枚芯片的人是一个WF的话,那就丝毫不奇怪里面的东西是由X语言编写出来的。不仅拥有极高的保密性而且十分灵活,使用X语言编写的程序除了特定的解码工具和同样了解此语言的人拆解,否则是无法读取任何内容的。World Founder使用X语言对游戏进行拟真化制作以及修改,可以说他们是用来堆砌新时代的工具与基石。

尝试着打开了另一个解码器,将文件数据包扔进去之后果然开始了解码。Mike刚松了口气去碰自己手边的杯子,发现里面的水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喝光了,他拿了杯子起身去倒水,刚离开房间片刻,屏幕上便出现了解码完毕的提示,以及过滤了大部分数据之后留下的,唯一的,所谓的线索——

“2333”。


-Fin.-

  52 17
评论(17)
热度(52)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