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王允 Feel Me(3)

不好意思本来说要双章更新的结果……由于一些原因我还是发了单章。
因为一直担心一些事情,比如太冷的cp打扰到大家首页或者其它类似的原因,EV和FM我一般都是双章一发,EV有时候是三章一发。
嗯……总之大家端午节快乐吧!
下面是《Feel Me》于2015.6.24 22:08的更新。

3.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暑假。
从某个软件站上下载了Vegas,还没升级的宽带网速并不是特别给力。允星河一边磨磨蹭蹭地做着模拟卷一边用比做题更高的频率去关注下载进度,好像他每看一眼会快一点似的。
网络上对于类似视频制作软件的教程数不胜数,从百度文库到不知名的博客,各大视频网站上的几分钟教你学会制作字幕啊特效云云,鼠标滚轮往下一拉看得直教人眼花缭乱。允星河最后选定了一篇基础教程,边让Vegas安装边迅速浏览了一遍。
那些陌生的名词与术语就这样在视网膜上短暂地停留几秒钟,有部分被大脑吸收,而另一半很快便遗忘。电脑里还保存着的一些电影和视频之类都被拖出来做成了素材,从简单的拼接加入转场特效,到增加歌词字幕,再到自己试着开麦克风录了一小段音合成进去——然后糟糕地发现不知是什么原因录出来的话充斥着各种杂音。
他重新点了一下鼠标让音频播放,噪点在耳旁无限放大,听得全身心都难受起来。很快把这短暂自己录的音删掉,换上一首音乐作为视频的BGM,将第一部练习作品的进度从头到尾拉了一遍粗略预览,然后确认过过程,开始了渲染生成。
允星河放下鼠标的时候松了口气。

尽管有很多部分不尽人意,但也许是第一次做自己如此想做的事情,再也许是离某些不可言说的目标或者偶像又近了一步,亦可能是纯粹地感到快乐。无论哪种理由,看着屏幕上一点一点前进的进度条,他都能高兴到笑出声来的程度。
再转头晃晃手边空荡荡的水杯,早就在不经意间把倒好的饮料全部喝光。允星河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个软件上消磨掉了从中午到下午的所有时间,也就是说,他这么这一琢磨就是琢磨到晚上。
起身伸了个懒腰,想起父母都不在家。想象冰箱里还剩下的食材无非也就是鸡蛋青菜之流,他既做不好更不会做,于是干脆打开KFC的订餐界面给自己订上一份外卖。
“这个套餐,好嘞。”
把订餐信息上传完毕,屏幕上的网页显示已确认订单。允星河打了个哈欠,放松地摘下了耳机挂在脖子上,哼着歌打开微博刷新。
首页上有许多up主今天也在发布着视频或者进行直播。
实话实说,他向往成为自己关注列表里up主们一样的人。认真玩着游戏,了解剧情,发布攻略;但歪曲游戏原本的剧情成为搞笑向的视频流派也非常有意思,未尝不可一试。
他晃动着腿,随便点开了一个视频等待缓冲,眼神却滞留在屏幕下方视频渲染的进度条上。
一开始进B站游戏区看的是老番茄的视频,后来慢慢搜索或者无意间发现了其它游戏视频作者,但数周之前他无意间看了这个叫王老菊的UP主一期Cube World视频,第一感觉就是声音好听,然后玩梗也玩得很溜,有一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感觉特别有意思。于是干脆把他以前的视频也翻出来看了看,乐了半天之后对这个UP主产生了一些印象。
而之所以突然起兴学起了视频制作,翻找各种软件网站和百度贴吧寻找Vegas的下载破解汉化之类,也是因为这位UP主出了一期用Vegas做视频的教程。

但允星河目前还不知道的是,距离他几十或者几百公里之外,“这位UP主”——也就是王老菊,正在舆论中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境地。
“……”
王老菊看着屏幕上不断叠加的微博消息提醒,突然觉得无比烦躁。他不怎么吸烟,甚至有时候还会被烟呛那么几口,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想点上一根然后狠狠吸一口。
电脑屏幕上有一条微博在数十分钟前被刷新出来,随后的一分钟内,@他的人数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巅峰状态。他已经关闭了转发微博的@提醒,却没有勾选同样关闭原创@微博,然而就连原创@此时也开始层层叠加攀升,王老菊却丝毫不想去点开看任何一条的内容。
这段时间熟悉王老菊的人都知道,这个做游戏视频的UP主非常喜欢Saber酱。几乎是明恋的程度,总是喜欢在视频里提起她,默默关注着微博或者关心她的生活状态。这直接导致了不少王老菊的粉丝喜欢转发微博或者写一些原创微博提到他们两个,王老菊对这些微博采取放任的状态,然而另一位当事人显然已经忍无可忍。
在首页上明晃晃挂着的,发布者为Saber酱的微博,字字直戳中心,针针见血。读下来无非只有一个意思,她认为王老菊的所作所为是在借她炒作,每天诸多粉丝看到王老菊就@她的内容已经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希望这些粉丝以及主子都安分一点不要再来打扰。
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大概是电脑屏幕盯久了游移开来无法聚焦。王老菊伸手去揉自己的太阳穴,被现今喜欢的对象公然拒绝并且表示非常厌恶。Saber酱已经指明以后看到任何关于他的东西会直接拉黑,显然是讨厌到了一个极点。
他也不是青春校园剧里十几岁的愣头青现在还会想着去挽回,事态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想的应该是如何彻底放弃不再念想。
王老菊刷新了一下首页,并没有什么UP主公开对这件事情发表评论。让他觉得有些可笑的是Saber酱的新微博竟然圈了许多她的亲友……或者说她自以为是她亲友的人,而那些朋友正好与两边的关系都不错,自然都不会表态或者明确站队。
王老菊盯着那条微博,最后笑着摇了摇头。
那就罢了。

他从电脑前起身的时候觉得身体都有些僵硬,大概是在不知不觉中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原因。脑海里各种不同的想法混混沌沌搅合在了一起,看到许多Saber酱粉丝的谩骂,自己粉丝的支持与劝解,甚至还有不明真相路人评价的贵圈真乱……
王老菊叹了口气,拉开房间玻璃门旁的窗帘,入目是上海宏大瑰丽的夜色。摩天大楼斑斓的色彩联袂成黑幕底下的胜景,真当无愧于口口相传的十里洋场,万里霓虹。
这么大的上海,也许每天都在发生这些不尽人意的事情。今天他是因为一片心意被践踏之后觉得沮丧,甚至方才一瞬间脑海里还有了既然她不想看到我,那我就离开游戏区的想法。
也许因为看这灯火沉浮,很容易使人觉得自己愈发渺小。
王老菊靠在窗边抄起了双手,从未有过的强烈疲惫袭上心头。
可以说开始做游戏视频有一半的原因是她,那么如今……
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掏出来瞟了一眼发现是黑桐谷歌的短信。再往上看了看发现有好几条未读信息,同样是几个熟悉的朋友发来的安慰。
王老菊想了想,分别回复几条“谢谢,我会考虑的”短信过去,然后准备干脆关机睡一觉。没想到谷歌手速极快地扔了一条“别随便放弃说不做就不做了啊”回来,正好掐中了他纠结的问题。
他刚打了一排省略号,一条微博私信提示就冒了出来。

而另一边,允星河抱着手机在家里的床上翻滚了好几下差点掉下去。
“我居然就这么发出去了——”
他一蹬脚坐起来,瞪着手机屏幕上没头没尾的语句,也怪不得人家不回复啊,欲哭无泪,简直丢脸死了好吗?
“啊……”
把头埋进枕头哀声长叹,再抬头看看自己房间的窗外。
夏天夜晚干净的风好像洗涤了星辰,最近总能在晚上看到几颗明星。
“话说这个UP主也在上海吧……”
允星河盯着手机锁屏上的萝莉咕哝了一句:
“看到这样的天气……希望他心情能好一点。”

大概得托游戏玩家动态视力都不错的福,王老菊捕捉到了这条私信的内容。
“微博 允星河Yoseya 私信你:那个啥,虽然新粉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不过千万不要停更啊[泪]!!很喜欢你的视频[爱你]加油!!”
能读到全文的原因是他点进了私信,这个小新粉的头像是一个表情淡定的萝莉。不知道为什么瞅了几眼这两句莽撞的安慰,心里和眼底就有了点笑意。
“……知道了啊。”
他看着手机低声说,嘴角上扬。

-Fin.-

  38 9
评论(9)
热度(38)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