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你爸当初是怎么追到你妈的

梗来自:




你爸当初是怎么追到你妈的


“各位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由妖族商人开水蛙投资摄制的系列访谈节目《灵异圈娱乐秘闻》现场,我是主持人茗茗。”

一身粉红色时尚衣裙站在录播间中央的少女露出了无比动人的微笑:

“这是本期节目开拍以来的第一期,说实话连我这个主持人都有些小紧张。大家可以看我脚下这个长距离传送法阵,将会把我传送到某一神秘人物现在身处的地点。这个人物呢,就是我们今天要采访的对象。”

她说着轻轻抬脚,传送法阵发出白色的眩目光辉。

“事先说明,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被传送到哪里。所以接下来的采访内容可以说是绝对新鲜并且充满神秘感的一手资料哦。”

茗茗对镜头眨了眨眼,旋即有一位助理帮忙启动了法阵,她的身形连同摄制组一起消失在了录播间内。再出现的时候,却是在上海的某处——


极富有现代艺术气息的办公楼,从镜头摄影方向的角度看去,楼层内里一片窗明几净。而视角转动,这地方两边的走廊甚是宽阔,此时正有一人匆匆朝茗茗走来:

“摄制组的一行人是吗?请这里走,家主正在书房等候。”

“啊是的,你好。”

茗茗对此人微微一笑,再示意镜头拉近:

“看来我们此行的地点已经明确,这里便是轩辕家族企业集团的办公楼。那么要采访的人也呼之欲出了——”


“端木森家主。”

在指引摄制组进入办公室后,带路人鞠躬告退。茗茗一进门便看见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坐在办公桌前闲闲翻阅着一本图书,只是上面的字一片黑乎乎的,看不清晰。

“啊,是你们啊。”

端木森放下书卷友好地打了个招呼,语气虽不热情倒也不淡漠:

“开水蛙之前跟我说过了,要做个采访是吧?”

茗茗点了点头,显然面对这位年纪轻轻便只手遮天的灵异界大能还是有些紧张。不过好歹也主持过斗魂大会,此时微微一笑稳定了情绪,将一个盒子放到了桌上。

这盒子六面都是纯黑,方方正正,看不出什么端倪。

“是的,我们《灵异圈娱乐秘闻》今天第一期拍摄没想到对象就是端木家主,真是令人感到惊喜相信不少观众已经迫不及待了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介绍一下它。”

茗茗说着将这个盒子拿起晃了晃:

“这是我们的赞助商开水蛙先生提供的黑盒,如你们所见,由凤语木打造而成。取黑蛟灵气精华染为墨色,四周更是被施加了数十个微型法阵隔绝一切外力。这个黑盒的主要用途是——抽签。”

端木森“哎”了一声,显然有些惊讶。

“是这样的,在节目宣传发布之后,我们广纳建议,数万观众想要知道的问题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投递给了我们,最终节目制作组决定以这种方式,抽取一些问题来提问。”

端木森闻言笑了起来:

“这些小把戏,若真的有人想作弊你们也拦不住吧?”

茗茗颔首:“虽然有抽取的趣味性在里面,但主要还是考虑到诸位可能没有时间回答如此之多的问题,只能出此下策。”

“没有关系,也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作弊。”

端木森挥了挥手:“你来抽还是我来?”

“端木家主,请。”

茗茗将手中的黑盒晃动了几下,然后打开上方的圆形盖子,递到了端木森面前。

端木森将自己的手伸了进去,片刻之后便摸索出了一张折好的白色纸条。他打开之后看了一眼,顿时嘴角有些抽搐。

“这个问题是?”

茗茗觉得让他露出这个表情,那八成是些奇葩的话了。凑过去一看,果不其然,一行字被打印在了这张纸条的正中央——

“你爸当初是怎么追到你妈的?”


“噗嗤……”

这小妮子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端木森把纸条翻来覆去看了看:

“谁提的问题?”

“咳咳,端木家主,我们这些随机提问的问题都是匿名投稿,所以并不会保留提问人姓名的。”

茗茗清了清嗓子:“如果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涉及隐私或者重要信息不便回答,可以不答再抽一个。”

“哦?那这么一说答的话也许会有什么奖励?”

端木森可不笨,立刻想到了这一点。

“是的,在之后的环节你可以任意指定一个你身边的人来回答这个问题或者再抽取一个问题。”

茗茗尴尬地笑了笑,显然她也觉得这个奖励有点奇葩。但这些接受采访提问的人哪一个不是灵异界大擘,一般的秘宝法器几乎看不上眼。

“有点意思……”

端木森却给出一个暧昧的回答,嘴边似乎隐隐有一点点坏笑浮现出来。

“好了,我回答这个问题。”

端木森把纸条铺平展开放在了桌上,然后陷入了思索:

“……我十岁那年在孤儿院看到了阴差收魂,然后遇到了我的师傅蒋天心。没错,直到十岁之前我都是一个孤儿。”

“啊……不好意思……”

茗茗唏嘘了一下,端木森却对她安抚性地摆了摆手。

“后来在方诸山上,老子告诉了我我的身世之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应该有很多父母。所以你问这个我爸当年是怎么追到我妈的……嗯……”

就在端木森犹豫如何开口的时候,办公室门突然被打开了。

“小森,那家做熏鱼的今天没开张,我去隔壁买了——什么情况?”

镜头立刻机敏地转向来者,焦距调整之后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来人有些惊讶地瞟了一眼摄制组,很快便恢复成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漠的模样。

“开水蛙搞的一个节目,正在找我采访。”

端木森随口解释了一句,对方则应了一声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长腿一伸:

“你加油,快点说完了吃东西。”

他说完顺便拿起自己那份食物先啃了起来,顿时香喷喷的鸡排气味弥散到了整个办公室。端木森咳嗽了两声,把纸条往桌子另一边推了推:

“黑蛋,你说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

“啊?”

化形为人的圣兽还在吃着肉的狼妖瞟了一眼纸条,咽下嘴里的食物之后果断地扔了一句话出来:

“不知道,反正我早不记得了。”

“……也是。”

端木森无语了一下,不得不承认他无法反驳。

“但照你的身世来说,岂不是有很多父母?”

黑蛋边吃边含糊不清地说,“不怕,随便说。反正他们现在打不过你。”

茗茗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在心里直喊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也是。”

端木森脸上还挂着笑容,此时却怎么看怎么有些……谜之阴险?

“我爸当年怎么追的我妈,嗯。说起来当初从一纸造化玉蝶化出来的时候还是他去索要诸多强者的血为我塑造的血脉,虽然喊妈有点别扭,不过既然是题目要求的,那我就这么说了吧。”

黑蛋有点庆幸自己现在没在喝水,不然肯定一口全喷出来。

“我妈第一次遇到我爸就是孤身一人了,我爸看他长得好看灵觉也强,心情很好就开口跟他搭话,然后就成了呗。”

“这么简单?”

茗茗追问了一句。

“呃……也不算是成了,他们好像都没有正式表白过什么的,只不过在那之后我妈就再也没谈过恋爱,我爸更是。”

总觉得这答案有些别扭的茗茗皱起了秀气的鼻子,还没再一次开口,端木森自顾自地又说了一段:

“比起他们来说我另一对爹娘就辛苦多了,我爹不小心看见我娘到底长什么样子,称赞了句好看之后被我娘追杀了七天七夜,但是干不掉我爹。”

“……”

茗茗半张着嘴,觉得这世界好玄幻,半天才憋出来一句:

“……相爱相杀?”

“女孩子没事少看点网络言情。”

黑蛋瞥了她一眼,不屑道。

“对,几千年了。”

端木森认真地加了一句。

“为什么被看到脸就……又不是古代的女子嫁人前不能见人。”

茗茗忍不住嘀咕起来。

“你去查查三清道教的发源地,再看看那里的习俗。”

端木森笑眯眯地误导人。

“噢……这样,那最后怎么会在一起了呢?”

茗茗好奇道。

“那当然是因为……我师——我爹说我娘脾气不好,他不要就没人要了,我娘说他是为民除害。”

茗茗抿嘴巧笑:“嘴硬心软的相处方式,好可爱啊。”

端木森闻言揉了揉额角,有些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半晌才问了一句自己这样算不算答完了。

“好了好了,谢谢端木家主配合我们采访。现在请您指定一名您的朋友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让他再选一个问题。”

“不用我的朋友了,就我徒弟吧。”

端木森指了指楼下:

“你们很快就能找到他的,就让他回答我这个问题好了。”

“好的,再次感谢您的配合与支持。”

茗茗已经走到门边,伸手对他摇了摇表示再见。这位轩辕家家主,传说中的逆天者似乎有些愉快,立刻与自己的兄弟抢起了肉吃。


摄制组找到万家林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看书,门都没有关,这个小骗子似乎有感应一般抬头冲着茗茗笑了一下。

“你好,万同学。”

茗茗显然也是做了功课。万家林点头之后将手上的一本书塞回了书柜里,开口道:

“下午好,来采访的?”

“啊……是的。”

茗茗也没有非常惊讶,毕竟面前这位清秀的少年是端木森的徒弟,灵觉一探大概就能估摸到附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请吧。”

万林嘴角的弧度往上再扬了几分,靠在书架上对她点头。

“嗯,这个被随机抽选出来的问题是,‘你爸当初是怎么追到你妈的’?”

万林的面色可以用瞬息万变来形容,但在一秒之后他重新扬起头,脸上是一派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比方才还灿烂一些:

“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清楚?”

“呃……”

茗茗默默吞咽了一口口水,抱着必死的决心清晰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你爸当初是怎么追到你妈的’……”

她每说一个字,声音就小一点,到最后几个字几乎都轻得跟蚊子叫一般。茗茗在心里尖叫着打滚,她见过这一脉的罗焱——那是她丈夫的好兄弟,刚刚也见了端木森,为什么这个看起来皮相这么嫩的小孩子在这一刻给了她十成十的恐怖压力?!

“那个……问题是你师傅让我问你的。”

茗茗小小声补了一句。万林闻言以探究的目光望过来,空气中使人窒息的压迫感瞬间消失。

“是这样?”

茗茗使劲点头。

“噢……”

万林思考了半秒,皱眉又歪脑袋的模样目测谋杀了不少此时正在看直播的怀春少女。

“我干爹当年是怎么追我干娘的啊……这大概不少人都知道吧?”

“弑君子和毒龙真人?”

茗茗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见万林点头首肯,便道:

“他们的事情在修炼界流传甚广,连我也听过一些。”

“当年我干爹喜欢干娘,从很早很早之前就开始喜欢了。干爹追过了两个世界想要见她,第二个世界中的干娘却被封闭于废弃天庭的闭月宫中,直到我师傅帮助干爹抵挡住仙气打开了闭月宫大门才相见。”

万林简洁地讲述了一遍当年的故事,然后伸手挠了挠头发:“其实那时候我还没遇到我师傅,这都是听玉罕阿姨和纯子阿姨讲的……”

“追过了两个世界……”

茗茗讷讷地重复了一遍,不由得露出有些神往的表情。万林看着她的模样有些想笑,心道这大概对于女孩子来说十分浪漫吧。他咳嗽了几声唤回这位主持人的注意力,然后挥了挥手:

“俗话说得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既然这个问题又正巧是我师傅要求我回答的,我也顺口说说他的故事吧?”

送上门来的八卦岂有不听的道理!茗茗使劲点头,只差没把话筒直接塞到他嘴里。

“他们当年是怎么认识的……根据师傅的朋友们说他们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好像只有十岁。在之后的十五年里一直生活在一起,无论是封鬼捉妖还是探险,直到第二个世界的逆天之战,他们都是一起打的。”

万林说着将目光投向了图书馆窗外的天空,似乎在回忆什么:

“第二世界的逆天之战最后,师傅以一己之力接受了大道的馈赠借以对抗鸿元与盘古,但付出的代价却是抹除自身的存在,成就大道。”

茗茗略带诧异的表情背对着摄像镜头并没有被录上,但却被万林尽收眼底。虽然不少人都知道他们现在所生活的第四个世界是由端木森和万林共同创造的,却极少有人了解这一段秘辛。

“所谓抹除自身的存在,便是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没有任何人会记得你的存在,甚至亲朋好友。”

万林说着,脸上露出深切的悲伤。

“当年师傅面对无比强大的鸿元与夺取了他一切的盘古,不得已只能同大道交易以获得抵御他们的力量。存在即将被完全抹除的时候,却还有一个人记得他。”

万林说到这里,勾勒出的微笑比方才真诚得多: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他作为端木森的徒弟,以魔成道帮助师傅共同对抗大道。最终重新创造了第四个能使所有人安居乐业的世界。

茗茗听着有些发愣,半晌才回过神来:

“……被全世界遗忘,只有一个人还记得他……”

她说着说着眼眶居然红了!万林顿时有些无语,从口袋里找出纸巾递给她。他完全没想到自己回答一个问题还能说出这种效果,不过第二世界的人,或多或少都对这件事有愧疚感吧。

“在我消灭大道之后,修改了规则与因果让所有人回想起师傅的存在。那之后我着手创造这个世界,师傅却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

万林有些见不得她哭,只好挑了一个轻松一些的话题聊起来,说到这里忍不住捂了眼睛:

“就那个啥……你们懂的。”

他表示我都没眼看了。

“就在一起了,我们懂我们懂。”

茗茗顿时与他达成了共识。

“其实当年在第二世界逆天之战之前他们就有在一起。”

万林继续爆猛料,似乎一定要把坑了自己的师傅坑回来:

“黑蛋叔叔当年成了圣兽之后不顾女娲阻拦一定要帮师傅逆天,还有说过很多次比表白更深情的话……我都觉得师傅要是有这个技能点点在把妹上现在能开一堆后宫,他们以前还收养过一个人造行尸做孩子……”

他看着茗茗的表情有点呆滞,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觉得好甜。”

茗茗伸手去擦自己嘴边并不存在的口水,刚想多说些什么,却陡然发现自己身后传来强大的气场,瞬时席卷了整个空间。

“师傅。”

万林面色不变,来者正是方才接受了采访的端木森,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茗茗吓得面色煞白,八卦被发现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被八卦的正主还很强是更恐怖的事情!

她几乎是用逃的带着摄制组奔出这层楼的,录制结束语的时候表情惊魂未定,连连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挤出笑容:

“……探秘圈内八卦,挖掘圈内秘辛,这里是由妖族商人开水蛙投资摄制的系列访谈节目《灵异圈娱乐秘闻》,我们下期再见。”


-Fin.-


  23
评论
热度(23)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