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Mother?!

Mother?!



“Mother?”

“……”

司马天震惊得甚至忘了抽出该隐的灵魂,他用见了鬼(“……的确。”)的眼神看着面前面容尚幼的吸血鬼。

旁边正翻着奢侈品杂志的莉莉安娜手一停,在诱拐正太该隐“那我就是爸爸”和“我带你去找老大他是你爸爸”两个选项中犹豫了起来。

“……”

司马天僵硬地扭头看向旁边在看书的万林:

“……你教的吧?!”

万林:“关我什么事!?”

罗切特叹了口气,过去摸摸小该隐的头:

“那这么一说,你的父亲和母亲都是中国人,按照民俗传统,应该叫爹娘。”

司马天:“……”

司马天:“罗切特,你也闭嘴。”


万林:“师傅,该隐失忆还没恢复?”

端木森玩着手机游戏,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怎么?”

“他似乎叫司马天妈妈。”

“……”

端木森瞪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Game Over”:“你再说一遍?”

“……没什么……”

万林没看到过自己师傅这副调色盘一样的表情,感觉有点怕怕的。

“那他爸是谁?不,也许应该先去告诉许佛前辈……”

端木森思考了半秒之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朝着图书室走去。

万林目瞪口呆。

万林:“……不愧是师傅。”


许佛当时正在喝茶看书,端木森破门而入的时候他随意地抬了一下头:

“罗焱没教你进门前要先敲门吗?”

“前辈听说你喜当爹了这事儿是真的吗?”

“……”

站在门外的万林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

许佛面色瞬息万变。

他突然想起曾经女娲对他说过的那句——“难不成你以为你现在修为比我高,就可以恃强凌弱?”

端木森特真诚地看着他,露出Shift+6下划线Shift+6的笑容。

“小子……你再说一遍?”

“哦,大家似乎普遍认为司马天前辈是重生之后该隐的母亲,所以——”

“嗯?”

许佛面色稍霁。

在门外偷看的万林:“……”

万林:“……不愧是师傅……等等,我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许佛跟着端木森下楼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边的万林。

老流氓瞪了灭天者一眼。

万林感到委屈,这件事从头到尾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端木森咳嗽一声,用眼神示意他跟上。

——你们去干什么?

万林回了一个不解的表情。

——去找司马天大长老,反正有戏看,走着。

端木森朝自家徒弟扬了扬眉毛。

万林摸摸下巴,跟了上去。


端木森万林许佛下楼的时候看到米洛克正站在大厅外。

“哟老米,怎么了?”

端木森率先抬手招呼了一句,米洛克愣了半晌旋即转过头来,挠着后脑勺道:

“……老大,小森,哦还有你。”

万林在心里怒翻一个白眼,什么叫还有我,老子好歹救过你一命不然你现在在哪个世界里入魔发疯都不知道好不好,附带得好勉强啊!

“我做好午饭准备来叫他们,就是刚走过来差点被强大的气场震出去。正琢磨着是什么让司马天那家伙这么大火气呢……”

米洛克摩挲着下巴说。许佛跟端木森交换着眼神,逆天者耸了耸肩,于是前者冷静地推开门。


“你走,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卧槽!

万林怔在门口,内心仿佛有一万只猫仔本体奔腾而过。

你们已经上升到家庭伦理方面了吗?!那个声音,那个声音就是司马天吧喂,为什么说得好像他已经是你儿子了一样啊!

万林想着抬起头来看了一圈此时在场的人——

莉莉安娜,正在看着许佛和司马天;女娲,把慈爱目光投到了万林身上;罗切特,突然对桌上花瓶里插着的玫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黑蛋前辈,刚刚在炉石现在站起身走到了自家师傅旁边;当然还有司马天和该隐……

万林觉得这是他看到过司马天所露出过最丰富的表情,嘴角抽搐目光中还带点难以置信,似乎下一秒就想干点什么让这整座庄园一瞬间消失殆尽外加毁灭证据的事情,然而在场少说有他师傅许佛和端木森镇着场子,显然这个选项是不可能的。

“要我说的话,司马天前辈这个模样比起母亲来说更像是兄长?”

端木森笑着开口,言语之间洋溢着反正现在我最屌我说什么你们都得憋着的味道。

“不,成何体统。”

司马天眉头一皱立刻拒绝。

“……”

万林:“这时候不应该先反驳为什么是母亲吗?”

“你闭嘴。”

司马天似乎这才发现他有存在感,转头极为凌厉地扔了一个眼刀过去,毕竟这孩子他从小吓到大还不信镇不住。

然而这时候许佛走过去拍了拍小该隐的肩膀,该隐侧身去看他,许佛伸出手比了一下两人的身高。

少年——或者说趋近于青年的该隐身高非常显然比在场诸位男性都矮了些许,许佛理所当然地颔首道:

“那这么说,我应该是你兄长。”

然后他一指自家徒儿:

“喊嫂子。”


举座皆惊。


该隐“哼”了一声:

“不要。”

“那你刚刚还拉着司马天叫妈妈!”

“……可我不想叫这家伙爸爸。”

该隐看了看许佛,总觉得这人实质上没自己高——或者说将来的自己。与此同时罗切特悲伤地捂住了眼睛。

看着看着,许佛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前辈,冷静,冷静,稍安勿躁。”

端木森好言相劝,然而许佛根本不是会听他话的人。

房间里的气氛一瞬间竟然比任何一次大战都要严肃凝重,至少有四个圣人一个超越圣人的存在,视线交错之间火光噼里啪啦乱响战斗就要一触即发——

怎么可能呢。

莉莉安娜从背后用双手捏了捏小该隐的脸:

“乖,叫他Daddy或者Father。”

“……Daddy……”

小该隐审时度势了好几秒钟,最后小声吐出一个单词。

许佛一脸朕心甚慰的表情摸了摸他的头:

“哎,乖儿子。”


-Fin.-


(小剧场:

黑蛋:“卧槽,什么,那个被他们又揉又捏的小粉团子是该隐?!”

端木森:“嗯,是啊。”

黑蛋:“……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25 6
评论(6)
热度(25)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