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404 Not Found

架空背景,人物使用二次人设

请勿上升真人

#实况84小时#



  “人们都说这世间所有的错过都会有下一次的久别重逢,所以他们相信轮回转世、相信有因有果、相信命中注定。

  但有些人注定不会再有后来的起承转合,有些事情是注定辜负的明月清风。

  他扛着枪朝来处远去,谁都知道此刻这不短的相遇就要结束,并且在未来的任何一天,他们都没有可能再次重逢。”


404NotFound


  黑狐跨过分不清是什么类型商店的门,小心地绕开地上破碎的玻璃。他手上拿着自己的PDA,背后墨水屏上闪过一条新讯息,正面却被打开用来作为手电筒照亮前方的区域。

  地上是倒塌的橱柜与货架,不少还没有被拆封的游戏机堆叠在一起,还有不少卡带盒已经碎成了一块块的塑料,他小心地朝商店内部挪动,在黑暗中摸索着门把或者点灯开关。

  很快沾了灰尘的手套就摸到了一个门把,他想也许那是储物间或者商店的后门。黑狐用手罩住整个把手,然后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一点声响地,打开了门。

  “啊——”


  一声凄嚎,紧接着是从门后扑过来的粘稠物体,他迅猛地抬起腿直击对方的身体,旋即分不清是什么的液体飞溅到了他的裤脚上。黑狐拔出腰间的柯尔特,单手上膛扣动扳机。

  伴随着子弹嵌入肉体的噗嗤声,他拿起PDA靠着手电筒的光定睛一看——那是一只内脏已经被自己挖出来的僵尸,半个身体已经鲜血淋漓,因为新型微生物孢子的感染已经变异的舌头半灰半红,也正是刚才朝自己喷吐过来的武器。

  黑狐耸了耸肩露出无奈却习以为常的表情,用枪顶开了那扇门。

  运气不错,马上摸到了灯的开关。门后面是这家店的内部储藏室,同样因为僵尸的入侵里面已经变得十分杂乱,从散落在地上的各种电脑配件和实体游戏盘来看,在生化病毒泄露之前应该是一家游戏数码专营店没错。

  他随手从架子的最上方拿下一个游戏盘,看上去像是《拳皇》之类的格斗游戏,而储藏室的墙壁上贴着一排暴雪只出了预告片的预告片的某部作品,当然很快因为这场异变而夭折了。

  好吧——

  黑狐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一脚踢开了门口肚子上还有蛆虫在蠕动的僵尸身体。


  然后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响动,比常人更加敏感的听力使他全身的神经都立刻紧绷起来。黑狐握紧了手上的枪,警觉地隐蔽到门与旁边橱柜的阴影中。

  但很快,他好像觉得那声音有点不对劲。

  不是僵尸爬行时发出的模糊嘶吼,亦不是这个区域前来的特殊部队队员的说话嗓音。但他却十分熟悉,等等,那好像是——

  “ちょっとだけ……ちょっと……确かめるだけだから。”

  听清楚那音源在说什么的时候,面对数十上百僵尸依然能面不改色的黑狐,面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

  他拿着手枪,PDA已经被放进了作战制服的口袋里,没有声音地朝着商店外面一些的地方挪动。

  “……あたしが、何もかも失ったことを。”


  黑狐绕过一个货架,确定了发出声音的罪魁祸首。

  那是商店门口的一个试玩用电脑,此时屏幕闪烁着淡淡的光,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明显。而那些他听得十分清晰的声音——当然是游戏里的台词。

  还他妈是Galgame。


  黑狐在心里爆了个粗口,拿着枪的手仍未放下。

  “你是谁?”

  他深呼吸了一下,如此提问。

  诚然,电脑不可能没人碰自行运作起galgame,而那个坐在电脑前面的人——绝对不是8区任何一个特殊部队成员,但更不像是难民。他衣着光鲜,并且看不出任何受饿挨冻的迹象,甚至就在被他拿着柯尔特顶上脑门的此时此刻,还在悠闲地点着鼠标继续自己游戏的剧情。

  “我在问你话。”

  黑狐在手下施了点力,让他没想到的是,下一秒那些力就被搭上来的手给巧妙地卸去。那人转过头来闲闲地打量着黑狐——黑狐同样也注意到他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瞳,那颜色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我听到了好吧,你智障吗,问了两遍?”

  黑狐被哽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对方却还一本正经地点着鼠标,边点边啧啧了两声:

  “这机子上居然只有《白色相簿》……算了,好歹是2。你是冬马还是雪菜?”

  黑狐很想回答“我都不是”,却条件反射地说:

  “雪菜啊……”

  对方意味不明地“嘁”了一声,道:

  “我都不是。”

  “……”

  黑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并不知道他的用意何在。他却还在一本正经地推进游戏,屏幕上女主角一本正经地说着非常符合galgame设定的台词,在这气氛下怎么听怎么诡异。

  “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方突然关闭了游戏站起身来,动作实在太过突然,把黑狐吓了一跳。

  “噢?你还在这里?”

  他看了一眼黑狐,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8区现在的特殊部队纪律都这么松散吗?”

  “……”

  黑狐不想理他。

  “你身上的制服不是全套,但却拿着武器,并且没有明显的伤痕,证明并非编外人员……那也就是——”

  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贴着秋叶原文化贴纸的PDA,将正面翻转过来给他看。

  那屏幕上只有两行字,所属部队名称和下面的姓名。

  “‘mr_dessert’?”

  黑狐喃喃着念了一遍,露出有些恍然大悟的表情:

  “当家的说的那个人就是你?”

  “是的啦,就是我,我叫甜食。你想叫我其它名字也没关系,反正你也不知道。”

  甜食边说边整理着自己的领带,黑狐注意到那领带的花纹很奇怪,大概由九种不同颜色的色块拼接组成。

  “你说我的制服不是全套,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黑狐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黑色的作战服装,左胸有亮银的徽记,大多数苟活于这次僵尸异变之下的人都明白这是旨在歼灭僵尸与保护人类的组织。

  “还不明白吗?”

  甜食将领带束起,摆弄了一下外套左肩的肩章:

  “你被3区遗弃了,所以才会派遣到8区来。仔细想想,你是否接过任何一个低于A级以下安全程度的任务?你是否跟8区其它同伴一起执行过歼灭任务?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没有,真是一场好戏。”

  黑狐怔忪了一秒,很快拉下脸来:

  “我在一年前从3区的逆熵总部接受了一个S级任务,只身来到8区调查这里的孢子感染事件……为了方便行动,8区的分部才会给我一个编外人员的假身份,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是个傻逼。”

  甜食白了他一眼,关掉电脑走出了商店大门。黑狐愣了一下,快步跟上了他,动着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甜食却一路走到马路的对面,转过身望着那个游戏商店,黑狐循着他的目光看去,一缕青烟却从房屋上冒出,伴随着浓重的火药味。

  下一刻,肆虐的火焰与烟尘吞没了整栋不高的建筑物,已经半成废墟的商店彻底在爆炸之中倒塌,硝烟弥散至整个街道,呛得人无法呼吸。


  “你现在怎么想?”

  甜食抄起双手,老神在在地望着面前不复存在的商店。

  “……”

  黑狐陷入了沉默,最终叹了口气:

  “我在想为什么我刚才没死在爆炸里。”

  甜食有些难以置信地望了他一眼,眼底还没浮现出任何显而易见的情绪,黑狐已经从腰间拔出了第二把枪:

  “我方才在商店里面杀死了一只携带新型微生物孢子的僵尸,这种孢子的感染速度超过目前36个区域中所有已知僵尸感染途径,并且在8区恶劣的条件下无法扼杀,而刚刚的爆炸已经将孢子通过空气再一次散布了出去。当然如果没有感染对象,它就会自动死亡。”

  甜食打量着他手上的枪,无动于衷。

  “如果要我相信你刚才的说法,8区出于某种原因想要抹杀我……刚才电玩店的爆炸是第一次,那么他们肯定在四周布置了其它以防万一的陷阱。”

  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的推理,因为夜幕即将降临而灰暗下来的街道,四周出现了黑影。它们吞咽着口腔里的碾压,吮卷着拖到地上的舌头和还没有咽下的人肉残渣——

  “呯!”

  子弹出膛,划破已经不再寂静的夜色。黑狐连续向数个不同的方向射出柯尔特里的子弹,他在脑海里计算了一遍敌人的大致数量与自己身上带的武器,额角冒出了一滴滴冷汗。

  胜率渺茫。


  甜食却突然捅了捅他的手臂。

  “从旁边走,军用GPS显示有一条道路可以逃到附近的大楼上。”

  黑狐扔出左手沙鹰的空弹匣击中了一个正在靠近他们的僵尸,在下一个敌人靠近之前,已经将新弹匣在混凝土掩体上解脱扣。甜食的话没有打断他的动作,他迅速将新弹夹严丝合缝地卡到枪体上,补了一枪让那只僵尸死透。

  “走。”

  黑狐向后再开了两枪,最终选择了相信这位陌生的“同伴”。


  “你叫黑狐,逆熵内注册用户名为‘Sirius’。两年前曾参与过多次3区S级僵尸围剿任务并且取得出色战绩,在一年零两个月前由于失误杀死一名博士,那名博士正在研究的微生物原体也至此下落不明,因此你被降级并且派遣至8区。”

  二十分钟后,他们站在一座写字楼的第三十层内部。甜食把玩着自己的PDA,将这段话慢慢地念了出来。

  “逆熵总部已经怀疑你一年甚至更久了,却挑这个时间下手。”

  甜食注视着面前黑发的枪手,艾特塔海色的眼瞳里满是讽刺:

  “要不是12让我来找你,你现在就躺在8区的大街上等着别人给你收尸。哦不,逆熵不会好心到给你收尸,他们只会搜走你身上所有和team相关的东西,然后来追查我们的下落。”

  黑狐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再一次地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那么现在告诉我,12交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甜食将PDA平置在桌上,好整以暇地望着他。

  这栋办公楼是附近最高的建筑物——也许曾经不是,但在某次8区对僵尸的火力镇压之后,它就是了。

  办公楼从前稳固的防弹玻璃已经碎裂得七七八八,夜风透过碎裂的孔洞吹拂进来,让空气变得更冷。


  “将微生物原体交给team派来的人。”

  黑狐低声说。

  甜食朝他摊开了手。

  黑狐苦笑了一声:

  “逆熵8区的分部对我警惕性已经高得要突破天际,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有这样的东西?”

  理所当然的,给他的答案是一声嗤笑。

  “你傻吗?没有就去抢,抢不到就硬抢,弱鸡。”

  甜食点了一下PDA的屏幕,它很快在空气中投射出了一张地图。黑狐无声地点了点头:

  “有两个人的话成功率就翻了一倍,你的意思是我们越快越好?”

  “越快越好,比如现在。”

  甜食冷漠地望了一眼脚下: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此时就站在目标物体的上面,你准备怎么办?”

  他踩了踩脚下的地板,黑狐倒吸一口冷气,却很快镇定下来:

  “你在耍我?”

  “没有。”

  甜食真诚地望着他:“PDA上的感应显示正是如此。”

  “——好吧。”

  黑狐花费了全身的忍耐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的大脑正在飞快地转动:

  “听好,我从这里下去,我知道逆熵分部在这栋楼底下的土地里。我进过那里十几次,对路线肯定比你熟。你待在他们基地的外面,我们通过team内部通讯频道联系。”

  甜食表示可以,并且拍了拍他的肩膀。黑狐整理了自己身上的制服,计划在他脑海里渐渐成型。


  “祝你好运。”

  “祝我好运。”

  黑狐对他比了个手势,将柯尔特重新别回后腰。


  逆熵,前身乃是世界最大制药公司,其触手延伸至各个行业。在僵尸异变爆发之后,他们声称自己拥有研制出解药与疫苗的能力,以此为条件从而获得联合国军队的协助。

  但一年零两个月前的事件却让黑狐发现,他们的确在研制如何杀死僵尸,同时也是让僵尸出现的凶手。

  他回忆着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在逆熵基地的第一道门刷了自己的ID卡,然后镇定地步入内部。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个微生物原体存放在哪里,因为那是他亲手放进储藏舱内部的。

  “在目标位置有两个守卫,迅速解决掉。他们换班的时间在十七分钟之后,你要在那之前拿到……黑狐?你听得到吗?”

  黑狐拿下枪上的消音器,缓步走入储藏室。

  “编号N2349。”

  “编号N2349。”

  他重复了一遍,将储藏舱打开。

  “三十秒钟内立刻从那里携带N2349出来,超过时间之后内部冰冻设备会自动打开,那里的病毒和其它东西无法在零下生存。”

  黑狐停顿了一下,他手上攥着一管透明无色的液体,很少,大约只有十五毫升。

  储藏室四周已经开始闪烁警告的红光,很快警铃将会响彻整个基地。

  他缓缓抬起了手……


  甜食掐灭了第二根点燃但是并没有吸一口的烟,他纯粹是因为站在这里没有其它事情做。在看到黑狐跌跌撞撞从小路上奔过来的时候,他松了口气:

  “我以为你死在里边了,那就搞大发了。”

  “怎么会呢。”

  黑狐面色有点不自然地惨白,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把一管红色的液体交到了甜食手上。

  他当然也看到了甜食PDA屏幕上来自team的通讯信息,Joker明确地表示按照计划时间,十分钟之后他和菠萝包会驾驶直升机来这里接走他们。

  “我还有点事留在这里。”

  黑狐摸了摸自己的脸,对甜食抱歉地笑笑。

  “哦?”

  甜食有些犹疑地看着他,最后却无所谓地耸耸肩:

  “算了,反正你的死活跟我没关系。”

  “嗯,跟你没什么关系。”

  黑狐动了动嘴角,牵扯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

  “下次还能见到的话,我们比远距离射击啊,我看你枪法不错。”

  甜食打量着手上的玻璃罐,半开玩笑道。黑狐却已经扛着枪,朝街道的另一个方向远去,留了个背影对他挥手示意再见。



  -Fin.-


  尾声


  半个月后,2区,team总部。

  “这就是那个微生物原体?”

  黑发绿眸的男人拿起那个盒子上下打量着,透过光线眯起了眼。

  “不相信的话可以现在打开试着用一下。”

  甜食面色如常地回答。

  “噢……那还是算了吧。”

  对方这么回答,然后状似不经意地提起:

  “黑狐呢?任务完成了还留在8区干什么?”

  甜食轻咳了一声:

  “谁知道呢。”

  


  21
评论
热度(21)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