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王允 Feel Me(6-8)

·随便发两章上来除个草。

·过渡章节,狗血(?有。


6.

感谢视频的播放量和弹幕数,还有评论区大神的出现概率,这一切都让允星河感到不可思议。他点开B站首页右上角不再是关注UP主的更新提醒,多了许多新评论与私信。

允星河其实不太记得那一天的具体日期,大约是2014年上半年的某一天。天气有点潮湿,他坐在电脑前面,显示屏上旋转着《孢子》的游戏界面,手旁放着盖子没拧紧的百岁山矿泉水。从冰箱里拿出来约莫五到十分钟,圆润的水珠沿着瓶身滑落到劣质纸复印的真题试卷上。

他收到一条新的回复,内容大约可以总结为“你的视频有什么技术含量?这么多弹幕刷得乱七八糟,还留在首页,你是想靠这个火?”

一字一句烙进眼底。

允星河敲了一行“你想多了”回去,却又觉得这回复太软是不是有点心虚,但说些不好听的难免对方又是个键盘侠,吵来吵去也没什么意义。干脆直接把网页关掉,假装没有看到过这条私信。

 

电脑运行着Word文档和游戏,剧本卡壳在某一个并不好笑的笑点。平日里刷微博的时候总会看到别人转发的营销号微博内容,随便刷过去在心里嘲笑一下一点都不好笑的140字,结果到了自己憋剧本的时候才发现制造笑点是多么难的事情。

允星河有点烦躁地旋开瓶盖给自己灌了一口半冰的矿泉水,在游戏界面上乱划拉一气,长得奇形怪状的细胞生物发出意味不明的细细尖叫。

他还没有想好接下来的剧情该如何推进,自己的高三剧情却在这时候被推进了一大步。

 

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允星河扒拉掉了自己的耳机拿着水瓶去开门,门外站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他的父亲。

“你出来吧。”

略有些沙哑的声音这么说:

“我们谈一谈。”

并不好看的表情显然已经看到了他在房间里以“复习”名义玩了数个小时的游戏。

 

客厅中平日时常开着的电视屏幕是一片灰黑,自己的父亲坐在沙发上。这一反常态的行为让他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在心里先反思了一遍在学校有没有做些什么事情,然后小心翼翼地挪进客厅。

“……爸?”

他试探地叫了一声。

“坐。”

父亲看了他一眼,神情罕见地有些严肃。允星河放下书包,攥着手里的百岁山,坐下之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攒了钱买电脑的事情,我是不反对的。”

这句话被拎出来作为谈话的开场白,允星河一时间差点没有反应过来。之后的话语中心却正切中了他心里最虚的那个部分——

高考。

父亲一向对他的所作所为报以理解和宽容的态度,甚至知道他在攒钱搞配置也没有多加以阻止,他认为孩子花自己的钱做些想做的也没什么不好。但现今高考近在眼前,寒窗苦读十来年,功亏一篑在一朝的事例比比皆是。

父亲很少用这么正经肃穆的语气同他长谈,一字一句恳切得让他无法反驳。

“想要搞一些业余的兴趣爱好,我们做家长的理解,但是——”

“……不是业余。”

允星河捏着自己手里的矿泉水瓶,外面凝的一片水珠濡湿了他的手心:

“高考有多重要我明白,但那件事请——对我来说跟高考一样重要,只是时间顺序不同。”

他清楚地看见父亲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两鬓的白发与思考时出现的深深眉纹,心里突然就有某一块地方塌陷了。

“那是什么事情?”

父亲突然开口质询。

允星河深吸了一口气:

——“我想做游戏实况。”

 

无论平时自己的理想在梦境里有多斑斓璀璨,但突然拿到现实中暴露到阳光下,肥皂泡上绮丽的光斑便以极快的速度泯灭成一片苍白的碎沫。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第一次把这个愿望脱口而出的时候,面对的会是“现实”与“梦想”之间如此冷漠的抉择。

 

“我有想过高考之后上哪所大学,上大学之后的出路又是什么,而成为游戏解说,去做游戏实况和游戏视频——这些事情是我计划和梦想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它不是那种高中生说说而已的话,我也知道走这条路的难度,但我有把握能做好。

“我不是没有分寸的人,我知道现在应该以高考为重。所以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爸,对不起。”

 

他摸了摸自己有些颤抖的嘴唇,其实对刚才自己的一番豪言壮语具体说了什么,脱口而出之后就变得一片空白了。父亲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疲惫,最后却变成了宽容的微笑和一句“没关系,你知道就好”。

话语之间满是对自己孩子的信任。

允星河不太记得最后自己有没有多说些什么,但回到房间后他关上了门,后背抵着木制的门板。

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被父母的善意所赦免,在这个光线有些逼仄的房间里,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实践自己说出口的话。

 

——“对嘛,我是说最近都没什么好的新人UP。”

青年叼着一根汉堡王的薯条,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打字:

——“游戏区现在投稿质量蛮差的,到处都是没剪辑也没后期过的视频,铺垫盖地那叫一个卧槽。”

——“那最近也没啥值得一做的游戏啊,是吧?哎我还在想要不要做去年试玩过那个黑魂,全程受苦会有人看的不。”

青年咬断了嘴里的薯条,嚼吧嚼吧着正准备打回复,下面顶着阿狸头像的谷歌先打了两个字出来:

“你猜。”

 

 

P2 今日もリスタ一ト

 

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

光の矢胸を射す

全部わかりたいんだよ

 

7.

又是一年毕业季。

影影绰绰的绿荫总是在毕业季的校园里担当大片大片的背景,高三生们在《友谊地久天长》的旋律里感慨自己的高中生涯和电影里演的大相径庭和高中三年有幸遇你,没有人写同学录,没有人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告白,偶尔有人讨论起分数线的问题却被更大的欢呼声压了下去。

允星河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收拾着高中三年来头一次那么轻的书包,倏尔卸下重担似地松了口气。

高考发挥不错,在正常水平上,没有忘记知识点,也没有被哪道题搞得措手不及。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想去的学校是可以考上的。

他摸了摸自己口袋里可怜的小米3,合计着什么时候能买部新手机装个逼,顺手打开了自己几周前琢磨的新游戏视频剧本。

 

——《孢子》。

一款他深思熟虑之后决定采纳的游戏,PC可运行,游戏自由度高,对新人也比较亲和,而且很方便编出各种故事。

在开始写剧本之后允星河才明白,写喜剧剧本有多难,并且对于那些常年拿不到好票房的喜剧片编剧导演表示了同情。毕竟平时生活中幽默风趣,并不代表能一次性把所有搞笑的梗塞到一个地方。

 

“嘿!”

在他看着剧本发愣的时候,身后被人猛地拍了一下。转头一看发现是自己几个朋友中的某位,正把手机屏幕对着他晃悠。

“怎么着,暑假出去玩不?”

允星河正满心期待着暑假大干一场在游戏区扬名立万啥的,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先“呃——”了一声。

“哎哟不是去外边,就是在上海,比如下个月的漫展啊游戏展什么的……”

“那再说吧,有空的话QQ或者微信联系呗。”

那哥们看他的样子,顿时面色凝重了起来:

“你不是考差要落榜了,所以得报补习班读高四吧?”

“我靠!”

允星河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很想拿手机砸他:

“你走,什么鬼!成绩还没下来就咒我?”

“那没事啊使劲嗨,离成绩出来还有一段时间呢,不想出门玩的话哥几个一起LOL开黑?”

“……也成……”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句题外话,在之后的好几年里,允星河无比感谢曾经愿意陪自己LOL的哥们儿。

当然,现在的他——允星河Yoseya——才刚刚要向实现自己的梦想迈出第一步之后的数步。

 

高考过后的一周,他再次推出了新的视频,“《节操同好会》”,视频内置大量的福利,也因此而收获了上千快要破万的播放量,不过并不是放在游戏区,而是再一次放在了娱乐生活区。

的确在视频内置一些福利图片是吸引观众的好办法,但在发布这个视频之后,他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

这到底算是在做视频,还是在放福利?第一期《节操同好会》中,超过一半的时间屏幕上充斥着各色收藏夹中的图片,就算这的确是一期绅士向的节目,就像是山下智博的系列视频,但语言功力和配音还远远不到位。

从B站的弹幕刷了一片片的“什么鬼哦”、“我就是来看图的”、“白丝大法好”不难看出,虽然有了播放量,也有了粉丝,但所取得的进步却不足以称道。

 

于是允星河决定重新着手于《孢子》的视频制作,这是第三次。第一次因为疏于讲解而无人问津的视频已经被删除,算是一次比较失败的尝试。第二次虽然稍有进步,但仍然火候不够,不少粉丝群里的观众要求再做搞笑带感的续集。

他需要更多的笑点和更有趣的配音,要想先让别人笑出声来,得先给自己更有说服力的剧本。

抱着这样的想法,允星河开始熬夜码剧本的文档,将很多旁白删了又改,改了又删。并且反复录制游戏中的镜头,时常为了等待某一个场景出现重新游戏数遍。

 

2014年6月23日晚,允星河结束了自己的第三次《孢子》视频制作。

——“看丧心病狂的孢子解说感觉自己有!点!屌!!”

在打完这行字之后,他握着鼠标点击提交的手,掌心都出了一层汗。在因为《节操同好会》和小黄人视频而积攒出来的粉丝群里发了一句“新视频已经在审核了你们记得去砸硬币啊么么哒”之后,重新打开了自己B站的关注。

王老菊最近在9号晚上更新的视频玩了《看门狗》,这个游戏他有一些印象,曾经纯黑的实况霸占游戏区榜首长达数周,解说的就是这个。

“你们说我要不要去做一期这个?”

他截图了看门狗的百度搜索词条,扔到群里,心知肚明自己是在缓解焦躁所以故意找点话说。

下面一个群昵称眼熟的小伙伴立刻跟着吐槽了一句:

“不是刚发新视频吗,又要开坑啊?”

允星河这次没有给出明确回复,发了个小萝莉捂脸的表情,关掉电脑屏幕抱着手机蹭到了自己床上。

他拿着床头的耳机线接上手机,点开客户端里缓存好的老菊新视频开始二周目。

其实他很难分辨此刻的心情到底是什么,焦躁、期待、紧张——或恒有之。

古人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已经是第三次尝试,如果依然没有成功,那自己还要继续做下去吗?

允星河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四座归于寂静的时候,他如此扪心自问。

 

“Hello大家好我是王老菊,那么这就是那个‘看门汪’的游戏实况解说。之前做功课的时候呢,也是玩了一下这个游戏,怎么说——”

那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就像是世界安静下来之后,缝隙里起了风。

“发现玩玩呢还是挺有意思的,但是不适合做一集集的攻略,因为没有什么可攻略的东西啊。”

 

允星河直起身体垫着枕头靠到了房间的墙上,心里急躁的情绪被那阵带着温度的风平息下来。

从第一次开始制作到第二次小有所成,再到第三次精心准备的剧本和游戏录制素材,这些画面在他脑海里闪电般回放过一遍,他的心情突然变得从容而泰然。

他沉默地走下床去关掉了房间里的灯,于是黑暗笼罩着四周,只有电脑的屏幕按钮在半明半昧地泛着光——还有他手上的手机屏幕。

 

——这一次……一定能行。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

 

 

8.

 

乌鸦karasu,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兢兢业业好员工一名——大概。每天上班的工作经常被误认为是审视频审视频以及审视频。

——其实并不是。

B站今天的游戏区排名情况又发生了变动,正常,三日排行更新那一栏整天腥风血雨的。

他扫了一眼排行,纯黑谷歌陆夫人,这都是排行榜常客,不过尾巴那里倒是多了一个新视频,昨天还没有来着?

乌鸦把鼠标移到视频上面,仔细读了一遍标题。

“看丧心病狂的孢子解说感觉自己有!点!屌!!”

乌鸦瞪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他并不记得游戏区有哪个UP主命名方式这么丧心病狂的来着,再确认一遍下面的上传者名称,果然是个新人。

出于随便看看的心态,他点进视频并且戴上了耳机。

三分钟后,他暂停了视频外加很辛苦地忍住了笑意。

 

这游戏视频果然跟标题上写的一样丧心病狂,自带吐槽的制作和把恶搞精神发挥到极限的配音。

视频一开始是一段没有配音的文字,旨意在于让观众代入视角。就在所有人以为会进入正题的时候,下一秒却突然切换成了日和动画的吐槽?!在这让人哭笑不得的反差里进入了UP主剪辑的《孢子》片头。

在之后的数分钟里,观众才领略到什么叫丧心病狂的解说。极快的语速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最后插入及时的BGM配合弹幕刷起来的哈哈哈哈哈瞬间戳爆笑点。

 

乌鸦看完视频之后拿起水杯往嘴里灌了一口冷静一下——他觉得自己有点笑肌酸痛,最后点了右下角给这个新上榜的UP主投了个硬币以兹鼓励。

不仅是视频本身的笑点很多,音乐与游戏画面的结合完全不突兀,甚至能很好地配合人声。可以看出UP主对于游戏的熟悉程度与素材的精细挑选,不得不说这样细致的用心程度在新人中属于罕见。

末了他把视频随手贴到群里,加了个金馆长的表情:

“这新人的视频不错啊。”

“好好上班,摸什么鱼。”

老E看到他发言,在后面瞬间刷了一句标准问候用语,群里立刻沸腾起来排了一片队形。

乌鸦:“……”

“哎等下,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应该不是新人?”

C菌在长长的队形后面发言。

“我也有。”

道长顶着Kaito的头像发了个脸上有两朵红晕的小狗表情:

“你看他空间,就是那个以前做感谢视频的~”

“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

老番茄话尾跟着QQ自带的抠鼻小黄豆:

“那时候我差点以为我被某种黑科技爆@了。”

这句发言后面跟了一串“+1”和“快去看书不然高四[doge]”。

“高四个头,你们又黑他。”

某失踪人口蹦跶出来转悠一圈,收获无数“Yoooooooooo”。

 

25日的早晨,允星河难得地没睡懒觉打开电脑思考着先去B站刷更新还是去来把LOL,最后选择了前者。

《孢子》的解说视频火了。他在自己的群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点开截图放大,笑容便从心底一路蔓到嘴角。

两个月的努力,坚定不移地前行,为了一个目标始终坚持奋斗,即使在最低谷也执拗地决不放弃。

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也蓦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在发布完视频那一晚安然入睡的原因,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与精良用心的制作,必定会成功,所以毋需焦躁,静待开花结果。

 

视频至今已经累计了十万左右的播放量,在首页稳妥地挂着。他觉得自己光是看着这一幕就可以吃下三碗饭,右上角还有新评论新粉丝的消息提示。

允星河哼着歌,他的眼角眉梢都染上阳光的颜色与灿烂。

点开私信,却看到了这样一条内容:

 

“少年加个群,跟我们一起学怎么拯救世界!”

 

 

-TBC.-

  47 4
评论(4)
热度(47)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