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王允 Feel Me(9-10)

·除草哔哔哔哔哔——

·2014年的ChinaJoy中,芬达奇美拉以及老番茄的确是同行游场的,并且去了两天。允星河也参加了两年的CJ,但是否真的有会面不确定,这两个章节因为剧情需求而这样安排,还望诸位读者不要深究才好。



9.

“我先日个蟹啊,上路等等我!”

允星河把耳麦往旁边拨了拨,不断折腾蹂躏自己的Q。

“行乖儿子,爸爸等你。”

同学过了半个暑假依然欠扁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

“我们这把优势很大嘛,对面好像有个挂机的,要是赢了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你要读高四?哎哟不要害羞嘛讲出来我们大家乐一乐。”

允星河还没忘记毕业那天这哥们调侃自己的梗,立刻拿出来呛了回去。

 

正如同学所说,这局打得很爽,几乎是碾压。允星河追问着所谓的好消息是什么,对方却故作高深地咳嗽了两声,道:

“你喊我一声爸爸,我就告诉你。”

“去你的,爱说不说。”

允星河重新排了一把。

“我这里有CJ的主办方工作证,怎么样一起来不?”

允星河手一滑,选错了英雄。

三秒后他的凯南连滚带爬抱住了旁边菊花信的大腿:

“爸爸!!”

 

在把那局LOL打完之后,允星河说了声有事便登出了游戏,关掉YY开始在微博首页刷新,顺带回忆自己去年ChinaJoy好像也是跟这位哥们一起去的。只不过那次没有工作证,就是普通的观众门票。

可能因为现在尚为七月中旬,还没有什么人说关于CJ的话题,他干脆切到了QQ群里。

说起QQ群这件事,允星河仍然觉得自己加进这个群是磕了能把幸运值提升到S的药。那天发给他这个群群号之后,他鬼使神差真的加了进去,然后看到群成员的名称差点以为这是个语言cos群,结果事实证明——

是真人啊!

他颤抖着戳开了王老菊的群名片,想暗搓搓加个好友。

“对方需要你回答一下验证问题。”

允星河悲伤地捂住了脸。

但作为一个百折不挠的人,他加了个老菊的特别关注,就开始在群里混脸熟,倒是跟道长毛豆芬达他们处得不错。

 

“说起来这届CJ夫人你还蹲育碧展台吗?”

CJ开展前一个星期的周三,也许是刚录完视频所以有空的谷歌发了个阿狸表情冒泡并且如此提问。

“啊,你有什么需求还是?”

陆夫人显然在线,很快便给出了回复。

“嗯,私聊来详谈。”

紧接着下面刷起了一串“不愧育碧大舅舅”,弄得陆夫人在电脑前哭笑不得。不过谷歌这一出倒是很好地给了大家一个讨论的话题,UP主们三三两两商量起去CJ的事情,其中亦不乏吐槽CJ就是去看show girl的言论。奇美拉答应老番茄表示可以进行高考前最后一个暑假的狂欢,芬达询问能不能带他一个,最后发展到“魔都的朋友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看到你们的票子钱!”云云。

芬达无辜地表示跟奇美拉和老番茄一起去那就是自虐,所以一定要再拖个人一起被闪瞎,目光一瞟就看到了躺在群成员里的允星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顿猛敲:

“星河啊我们也认识不久了!既然都在上海CJ约不约啊!”

允星河在电脑面前手动目瞪口呆,什么,我认识你有很久了吗?但能看到这么多人的真人还能和他们讲话……这个诱惑有点大啊……

“呃,其实我有工作人员那个证来着,到时候可以来找你们。”

他沉吟了数秒,最后打了这样一行字发出去。芬达很快私聊蹦跶来找他要了联系方式,似乎还想要张照片,美其名曰怕那时候认不出人,允星河背后一凉,赶紧打着哈哈混过去了。

把芬达的手机号存进自己的通讯录,他站起身去关自己房间的窗户,回来的时候删掉了在不断刷新的群聊下方输入框里,询问老菊是否会去CJ的那条消息。

果然还是有点太唐突了……

他这么想着,再一次点开了写着王老菊的那个群名片,QQ资料卡上显示昵称为凉茶,归属地是上海徐汇。

申请添加好友,回答验证问题。

允星河注视着电脑屏幕上的QQ提示框,最后关闭了它。

 

夏天的晚上有点凉,可能是刚才窗没有关好。

他这么安慰自己。

 

 

10.

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anJoy。于每年夏季在上海召开,会期四天,通常时间为七月末至八月初,届时多达500家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游戏制作公司与运营公司都将来到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一展自己创造的游戏世界之风采。

七月三十一日,展会第一天。

四野灯光绚烂,允星河却躲在角落时刻注意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有没有震动——芬达说自己会在到场馆外面的时候给他发短信。

不得不说芬达还是很准时的好少年——个屁啊,在时间接近十点半左右的时候,允星河收到了来自这位朋友的第一条短信:

“我时差还没倒过来,下午再来哈。”

先不说芬达的留学国家是日本……一个小时你倒个鬼的时差!现在不是十点半了吗已经?!还有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好几天之前的飞机啊!

 

结果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允星河手机上多了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

“已经出发,约五到十分钟内到达。”

允星河琢磨着这短信的画风不是很像芬达,也许是老番茄或者奇美拉,然后整理了一下吊在自己脖子上的牌子,清清嗓子对旁边的同学道:

“我先离开下,你要是一会儿找不到我打我电话哈。”

他的同学茫然地转过头来表示人太多根本听不清你在说什么,然而允星河的身影已经在人群中消失了。

“奇怪……他去找谁?”

哥们儿纳闷地搔了搔耳后根。

 

极目远眺,周围皆是各色熟悉抑或陌生的游戏展台,华丽的CG特效在大屏幕上绽放出绚烂的光泽,舞台上的镁光灯闪烁不定。允星河揉了揉自己有些被刺痛的眼睛,从show girl们放着杀必死的白嫩大腿上移开目光,有点心虚地伸手去摸鼻子,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

不,说那是拍有点轻了,是有个人用手推了一下他,差点让他扑到旁边EA展台的白色F1赛车上。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留着半长头发在脑后束成一截的少年似乎被他的反应吓到,慌张地捏住了允星河的肩膀。

“……允星河?”

一旁戴着黑框眼镜的同行者凑过来看了看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没事……死不了……”

允星河挣扎着爬起来,把手越过肩膀去摸自己刚才被推到的地方,呲牙咧嘴地回答。

“不好意思啊,那个——呃,我没想到你这么……”

推了他一把的少年忐忑地再次道歉。

“……不用说了。”

允星河站直身体,感慨了一下自己多灾多难的人生,仔细打量起面前的两人来。

因为以前在贴吧和微博上见过照片,所以非常好认。左边戴着黑框眼镜对他露出微笑的是老番茄,右边刚才冒冒失失推了他一下的则是芬达。

“你也跟照片里差不多。”

三人分别打了招呼,芬达这么跟允星河说。

“啥?我不是只告诉你们我穿了什么吗……”

“哦,那个。”

芬达摸了摸鼻子,“我去你微博看到的照片。”

他好像在忍什么,末了还是忍不住笑出来:“是涂鸦之后的版本……”

允星河想起被自己群里的成员涂成食尸鬼、黑岩射手、初音等等的照片,不由得大惊:“卧槽,你这个人——”

老番茄赶紧适时地转移话题:

“说起来奇美拉刚去买饮料,允星河你有什么要喝的吗?现在告诉他估计还来得及。”

“……不用……”

“可乐是吗?好的我知道了。”

允星河:“……?!”

 

十分钟后,允星河看着一杯兑了不明色素的雪碧,头上掉下来的黑线几乎可以用来叠成一个鸟巢。

“……不是,说好的可乐呢?”

他拿起那杯冒着气泡的软饮料,杯子里的液体在对面育碧展台下泛出一圈圈紫色的涟漪。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老番茄好像对混合饮料有着某种特殊的执念。

在不小心把这个结论告诉芬达之后,允星河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就后悔了。

 

展会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一日,几人看了数段游戏CG并且作出点评之后,老番茄再次提出想喝点展览中心旁嘉里城里有售的饮料。于是芬达、奇美拉、老番茄同时目光炯炯地望向唯一挂着工作人员身份的允星河。

被推出场馆的允星河站在八月魔都的骄阳下有点欲哭无泪,最后还是照着老番茄给他的备忘录朝嘉里城走去。

“岩盐芝士咖啡两杯……红豆抹绿冰沙一杯,麻烦再给我一杯拿铁,谢谢。”

他把有点拗口的饮料名念出来之后,领到了一个小小的柠檬状号码牌。然后顺利地付钱,拿走饮料,顺着原路走工作人员通道回到场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不知道是哪个游戏商开始了下午的活动,他刚从通道进入场馆内部便被震天响的音乐差点吵晕,周围一片五光十色,光彩斑驳陆离地从墙面照映到地上。他在一片艳丽雍容的游戏特效和有些吵闹的乐曲里找着那三个人的踪影,半天才窥见在西山居展台拍照拍个不停的芬达。

“哟,来啦。”

芬达看到他拿着四杯饮料,放下手机接过其中两杯:“哪个是我的冰沙来着……哦对,他们两个说去旁边逛逛,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嗯……这杯。”

允星河拿起一杯已经因为天气的炎热而冒出许多水珠挂在杯壁上的饮料,连着吸管一起递给他,目光却在偌大的展览馆N4层里扫了一圈:

“他们在EA那里?还是……”

芬达叼着吸管无辜地摇头,表示不太清楚。旁边有几个妹子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也许是要来勾搭芬达。

允星河看看好不容易戳进吸管认真喝起抹茶红豆冰沙的芬达,最终决定还是不打扰他的桃花运,便挥挥手重新拿起了装着那两杯岩盐咖啡的袋子:

“我去下面找奇美拉他们哈。”

 

在走到拥挤着一群玩家的盛大展台时,允星河就有点后悔了。

N3由于有暴雪老大哥,盛大还有马化腾……不,腾讯,人流量比起N1的商贸展台和N2的诸多小型厂商多了不止一倍,那何止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他都难以从学了十几年的汉语词汇里找出精准的形容。

只能撞撞运气了。

他揉揉太阳穴,朝暴雪的展台另一边走去,然后突然地——

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

还是熟悉的位置,还是熟悉的力道。

 

允星河转头,看到老番茄迅速把举起的手变成指向奇美拉的手势。

允星河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急躁:

“……你……”当我是瞎的吗奇美拉离你有起码十米远好不好!

“谢谢你的咖啡,钱是多少来着?”

老番茄自发接过他手上的袋子,表情诚恳语气真挚。

“不要拍我的——两杯一起是20块钱。”

他生生转过了话尾,老番茄却已经从口袋里开始找零钱。允星河起了一半的话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好像怎么说都尴尬得紧,最终只好作罢,把视线转向展台看起了暴雪的CG。

奇美拉正好站在屏幕的右边,好像在跟谁说话。由于距离有一点远,又加上人声嘈杂,所以听不太清晰。

“……那你回头录个黑魂2试试,那个还不错……”

“以前……再说好了。”

 

允星河停住了手上的工作,目光聚焦在展台的拐角。贴着兽人CG图的展板遮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视线,但他却能听到自己胸腔里一颗灼热的心脏陡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那个声音……虽然听不真切,但脑海里已经直觉地给出了想要的答案。

“星河?”

老番茄拿了一张纸币在手上,却看见允星河的眼睛已经紧紧黏着在了另一个方向上,不由得同样循着望过去。

奇美拉好像和那个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挥挥手示意再见了,老番茄回过神来,转头递上手中的纸钞:

“怎么了?”

“没什么。”

允星河接过钱,表情似乎有点怅然若失,正巧奇美拉回来拿他的咖啡,随口同老番茄扯起刚才的话题:

“黑魂系列我记得敖厂长也做过?”

“是做过初见实况之类,蛮久之前的事情了。”

老番茄思考了两秒,给出答案。奇美拉揭开岩盐咖啡的盖子,尝了一口上面的奶盖,旋即咂了咂嘴:

“我觉得他可能挺适合这个游戏……”

“嗯,我也想买个PS4来着,不过高考前暂时还是用PC随便玩玩吧。”

老番茄抬了抬肩膀,却突然注意到什么:“等下,允星河呢?”

“呃——”

奇美拉环视四周,除了新资料片的宣传海报与舞台上正在进行的3V3游戏对战,什么都没看到:“可能是回去找芬达了,要不我们先去完美世界那里看看?”

 

站在展台后方的缓冲区,允星河才堪堪喘了口气。

网易和暴雪的舞台刚刚在抽选玩家进行3V3对战,主持人的话音刚落观众群中就掀起一阵轩然大波,他朝着刚才奇美拉待着的地方走过去,没想到人潮涌动之间差点被挤到旁边的边锋展台。

“嘶,好嘛……”

他看了看背后熟悉的《三国杀》人物形象和coser和旁边流动的茫茫人海,觉得刚才完全鲜活跃动起来的心脏被人喷了一整瓶液氮,表面和内里都凝成冷冰冰的一块。

他想估计这个场馆里所有的人,和他现在的心情都是不一样的。

明知不甘心,却又束手无策的感觉。而这种若有所失的情绪来源也只不过是自己不准确的判断,无从寻觅。

从展览馆顶端打下的灯光将整个楼层点得亮若白昼,各色动画CG变换出的光斑在他身上游弋。

算了,回去吧。

他这么想,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前面的楼梯,下一秒怔愣在了原地。

也许是身后灯光太过炽热,照得整个行梯像是冬日的雪后,也一点一点扯碎了他胸膛左边的霜冻,恍如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你是要往楼上?”

突然之间,那个人摁了一下手机侧边的锁屏键,转过头来问。

那瞬间好像整个舞台旁的灯光全部暗下,徒留一竖照耀到中央。

“呃……不……”

允星河咽了口口水,除了对方清晰而熟悉到一听即辨的声音和擂鼓般的心跳,其它噪声与喧嚣都被泯灭到了身后。

“楼下是手机端游戏。”

“嗯,我知道……我找人。”

他好不容易找回自己说话的声音,对方闻言却随意地挥了一下手,往楼上的方向走去。

允星河站在原地,忍不住伸手摸上自己的心口,那里正积蓄着某种快要满溢出来的情感。

说那是心动,似乎也为时不晚。

 

他老大半天才反应过来口袋里手机在剧烈地震动,打开屏幕发现是芬达,给他连发了五六条短信。

“你在傻笑什么?”

西山居的展台前,拿着几个妹子联系方式的芬达一脸诧异地看着允星河。

“啊?我有吗?”

“……”


-TBC.-

  55 7
评论(7)
热度(55)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