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饮水机

来源于夫人那条微博的神经病脑洞↓


关于那个超偶像言情的称呼来自允星河御用画手的性转图,右上角。没印象的快回去看看微博[doge]。

cp大概是王董(咳。)×饮水机(?)。

确认没问题就开始阅读吧,最后一次提醒真的很魔性!



饮水机


  王老菊在今天下班的时候,收到了一份快递。

  “叮!先生您好,您的哔哩快递!”

  快递员一身深蓝浅蓝的制服,压着帽檐把快递包裹通过打开了一半的办公室大门递给他。

  “……”

  王老菊一脸见了鬼了的表情关上门。

  “等、等等!”

  快递员见状立刻把包裹塞进去,王老菊在这时突然将门把松开自己往侧边退了一步,于是此人立刻摔倒在地。

  “……靠。”

  他拿掉帽子之后满脸血地站起来把快递往王老菊怀里一扔,王老菊也看清了来人的脸:

  “乌鸦?”

  “不,我是幻电旗下物流企业哔哩快递的一名普通员工。”

  “……”

  王老菊露出“神经病吧我靠就这种员工bishi还不裁员吗”的表情,然后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包裹:

  “这是什么?”

  “这是我们幻电和贵科技公司生活部门上一次合作研发的产品,是试用品,还在内部测试中。”

  王老菊仔细观察这个包裹的几个面,被灰色的薄膜包得严严实实,里面摸起来像是个飞机盒,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具体的东西。

  “里面放着什么?”

  “智能饮水机。”

  “……生活产品研发部门谁签的合作案?释放?神乐?还是二文?我现在就炒了他。”

  “哎哎哎慢着!”

  乌鸦看到王老菊真的想走回办公桌边拿起黑色水笔,赶紧阻止他的动作:

  “这玩意真的挺好用的,你用用就知道了,又不会怀孕。”

  王老菊叹了口气:

  “……我倒不想追究生活部怎么了,我就想知道姥爷什么脾气,你怎么还没被炒。”

  

  ——结果最后还是带回家了。

  王老菊跟定制飞机盒上印的2233娘大眼瞪小眼。

  盒子大约是一比二比三的长方形,打开之后发现是一个暖色系的饮水机。有点迷你,不过颜色看着还算顺眼。上面有一张便携贴纸,标着一个箭头,应该是让使用者揭下来激活的意思。

  “嗯……”

  王老菊撕下贴纸,看到饮水机右上角的小灯泡亮了起来变成了亮黄色,同时有语音提示响起。

  “请扫描您的指纹。”

  王老菊面色变了变,什么鬼怎么还有指纹扫描,而且这个提示音听上去是个男的的声音啊,不能改成萌妹子的吗?正式版一定要改。

  虽然心里一片片吐槽弹幕划过去,他还是把自己的手指摁到了饮水机上面的黑色方块上。确认扫描了两次,语音提示再次响起。

  “已经确认,正在计算您每天所需的饮用量……计算完毕,您现在需要喝水。”

  饮水机右上角的小灯变成了红色,同时自动伸出一个机械手臂将内置的杯子拖到下面,不一会就倒了满满一杯水。

  “检测屋内气温以及您的身体情况,水温为31度,请在饮用完毕之后将水杯放回原处。”

  王老菊被这一堆话说得一个头两个大,抬手拿了杯子在手里左看右看,普通的磨砂玻璃杯,里面的水正悠悠氤出柔和的白雾。

  “但我不渴啊……”

  他翻了个白眼,把水放回饮水机下面。结果万万没想到,这个饮水机顿时不乐意了。

  “不要把没有动过的水放回原位啊,这里只接受喝完的杯子!”

  “……?!卧槽!”

  王老菊差点脱口而出这什么妖怪,怎么跟刚刚一本正经的画风不同,那个智能饮水机就继续哔哔起来。

  “不是让你喝水吗……不喝水怎么能变强!”

  喝水跟变强有什么关系!

  王老菊拿起水杯,瞪着晃动的水,突然心生一计,直接走到厨房把水倒到了水槽里。

  他踌躇满志地走回来把空杯子往饮水机下面一放,和垫着玻璃的茶几相撞发出“铛”的一声。

  “扫描您的身体对饮用水摄入情况……哇靠你是不是根本没喝啊!”

  “……操说好的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呢?!”

  王老菊吓得差点摔碎水杯,喊完才后知后觉自己对着一个饮水机咋呼的动作简直傻到极点,默默伸手抚额。

  “你才成精啊!你告诉我是不是把水倒掉了,你知道每年非洲有多少贫困儿童喝不起水只能生生渴死吗?你很残忍啊你……”

  王老菊忍无可忍地拨动按钮又倒了一杯水喝下去。

  “吼,不错,你让我很满意。”

  饮水机哼哼了两声,小灯变成了绿色。

  王老菊深吸一口气,拼命忍住想要拿把菜刀把它一劈二的冲动。

  “请在两小时之后在来喝一杯水,以保持正常水平的身体机能。”

  “如果我想喝其它的呢?比如运动饮料或者啤酒?”

  王老菊觉得自己可能也脑子出了点问题,他在试图跟一个饮水机对话……虽然这个饮水机内置了他们未来科技公司最新研制的高端AI项目。

  “在喝之前把饮用物品倒到这个杯子里,我会判断可以喝多少。”

  “靠。”

  王老菊又爆了一次粗口:“为什么我喝啥要你来管啊?”

  “因为你使用了本款产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饮水机理直气壮地亮了亮自己的小绿灯。

  王老菊一把拿过自己放在客厅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开始给生活部主管发辞退信。

  

  他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顶着两个黑眼圈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在外面的各部门主管噤若寒蝉——才怪啊又不是偶像剧,依然摸鱼的摸鱼做报表的做报表谈恋爱的谈恋爱,毕竟他们王董熬夜打游戏的时间比认真工作时间多了去了。

  然而王老菊这次并不是打游戏打久了,而是深夜被吵醒。

  普通人不能理解晚上听见房间里一阵轮子滚动的声音——他在梦里差点以为那是白垩纪灭绝或者哈雷彗星撞地球——然后好不容易醒来打开床头灯一看,发现那是自己家的智能饮水机提醒你“需要饮用350ml饮用水”的提示音。

  “……”

  王老菊深吸一口气,很想一脚把它跺碎。

  但是他忍住了,然后掀起被子倒头就睡。

  结果是饮水机跳上不高的床头柜跑到他枕头边上一闪一闪红灯,半闭着眼的王老菊恍惚之间觉得自己身处灯光缭乱的夜店舞池。

  “我……尼玛……”

  他一把拎起饮水机:

  “你是Bug了吧?!”

  “……”

  饮水机无辜地亮着小灯,然后啪嗒熄灭:

  “……好像是的,忘记设置休眠了。”

  王老菊把它往床上一扔,再次倒在枕头上。

  然后他悲伤地发现自己这么一折腾,睡不着了。

  

  “帮我叫搞出那个饮水机的人过来。”

  王老菊把那支黑色水笔往桌上一戳,加重语气:“现在。”

  “……呃,一整个团队?”

  释放犹豫地问。

  “……”

  王老菊思考了两秒,“不,搞那个AI的,我找他谈谈。”

  “啊……大屌吗?”

  释放点了点头,刚准备离开,后脚就被王老菊重新叫住:“谁?我好像没听说过?”

  “那个,部门新来的应届毕业生。学的信息管理专业,好像有几篇还挺有名的人工智能方面论文……”

  “算了,你喊他过来吧。”

  王老菊挥了挥手,有点像打哈欠。

  然后他的右眼皮跳了跳。

  ——什么鬼。

  

  十五分钟之后办公室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进。”

  王老菊切出自己电脑上的黑魂2,把手柄扔进抽屉里关上,一系列动作极其流畅,看就知道是此中老手。

  但他自己就是董事长,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董。”

  新人走进来顺手关上了门,手上拿着一份文件。

  “随便坐。”

  王老菊指了一下面前的座位,然后他的电脑音响里传出清晰的被击杀提示。

  尴尬。

  王老菊伸出手去揉额角。

  “……呃,王董,你游戏角色死了。”

  新人小声提醒了一句,王老菊感到有点蛋疼。

  “不要在意细节——我们说主题,你叫什么来着?”

  “允星河。”

  新人咽了口口水,有点紧张地回答。

  “好,那个饮水机的AI是你做的?”

  “……新型智能居家饮水机。”

  允星河小声强调了一遍:“嗯,AI是我植入的。”

  “那个AI吧……”

  王老菊指了指自己眼皮底下的黑眼圈:“有点,吵。”

  “……?!”

  允星河吓得魂不附体:

  “吵是指——”

  “半夜定时喝水程序把我吵得睡不着,最后发现是它自己忘了设置夜间睡眠模式。”

  他语气有点哭笑不得:“这也太智能了,跟人没什么两样。”

  “不好意思,那个……王董,我读研的时候主攻人格复制型的AI,所以……”

  允星河辩解了几句,最后有些泄气地道歉:“……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休息。”

  “没事,你回头跟释放他们重新捏一遍AI吧。”

  王老菊宽宏大量地对他笑了笑,算作是给公司新人的鼓励:

  “不过AI性格非常生动,你很不错。回去继续工作吧。”

  “……嗯!谢谢夸奖!”

  允星河似乎激动又兴奋,出去的时候差点忘了带门。

  

  王老菊叹着气在自己桌上的员工名单处做了个标记,再次打开PC版的黑魂2继续摸鱼大业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不妙的事实。

  刚刚那个新人的声音……好像跟昨晚那个饮水机的AI一模一样?!

  

  “……我嚓……”

  “这真是生活处处有惊喜啊,王——董。”

  乌鸦不知何时靠在办公室门边,一条腿撑着门框,凉凉道。

  

-Fin.-


  85 9
评论(9)
热度(85)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