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王允 Feel Me(15-16)

(* "・∀・)ノ场贩结束了我把正文扔出来啦,明晚还有一点!


15.

后台内部很大,老番茄看了一眼已经没人的舞台,进门时随手带上了把手。许多挂着工作证的人匆匆忙忙地抱着东西路过,间或看到几个有点眼熟的舞见在走廊上嘻嘻哈哈地打闹自拍发微博。

老番茄在QQ上敲奇美拉问他在哪里,等回复的同时老E也在跟乌鸦打电话。

“你不在后台?我去,你是因为背锅不力被姥爷革职了吗?”

依稀听到那边乌鸦哇靠我嚓地说了几句话,老E咳嗽了几声道:

“那你快点,我们就在后台入口那块。”

允星河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话在嘴边打了个圈儿就被后台大门外吹来一阵风卷走了。他抬眼去看,老E已经扬起手搭在了领头那人的肩膀上,看起来准是乌鸦没错了。

“我就说怎么乌鸦在外面,原来在找你们,好久不见啦。”

老番茄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笑眯眯地跟他们打招呼,顺便拉了把旁边的允星河:

“谷歌,Q君,老菊,群里见过吧?”

允星河觉得自己脑门一阵过电,不过身体和口舌的反应却又快又准,笑容已经摆到了面门上:“首页上倒是见得更多啊,你们好。”

一群不乏欢脱蹦跶属性的游戏区UP主很快聊了起来,允星河倒也不怯场,想着好歹在群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说过一两句话,倒也侃得比较投机。他不时瞟几眼跟Q君讨论游戏的老菊,话题好像是昨天刚出的新英雄沙皇。不过Q君好像对这个兴致不大,说了几句又去跟谷歌谈《如龙0》的剧情了,于是王老菊自然把注意力移到了一旁时不时看他一眼的允星河身上。

允星河正满脑子都是“要是聊天的话说什么”,冷不防对上视线,差点叫出来。

王老菊却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儿,并且目光大大方方毫无遮掩:

“你就是那个来问我撸啊撸相关手法的?”

“呃……对啊就是我,老菊我是你脑残粉!”

心一横牙一咬眼一闭——虽然后面的两项没有付诸于实践——允星河干脆顺便表白了一句。

王老菊听到便拍了下旁边和Q君说话说累了的谷歌:

“你看,全是男粉,心好累有没有。”

谷歌估计内心翻了个白眼,给了他一个冷漠的表情继续和Q君聊连招。

“被嫌弃了……”

允星河一脸苦逼捂着心口。

“嗯哼,不过我刚跟Q君说新英雄的出装啊,AP中单可以多兰出门裸大圣杯,AD就双多兰接护臂,小圣杯加沙漏。”

王老菊看了一眼这家伙没出息的样子,干脆转移了话题。允星河见他好像还在对自己说话,立刻在脑海中搜索起关于新英雄那点信息:

“啊……对嘛,沙皇差不多就是中单了,没AP可以不出圣杯,时光面具大冰心?”

“这也不一定吧?如果试试出肉装的话……时光冰杖,狂徒大面具加守护天使。”

一谈到游戏相关的问题,两个人便很快进入了话题。往往在允星河认真思考这些出装可行性最后陷入纠结之中的时候,王老菊就扯点逗比向的战术吸引他的注意力,最后两个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直到后面奇美拉过来跟他们汇合,众人停下聊天纷纷寒暄问好,乌鸦表示人齐了我们去后台逛逛,搞不好能触发稀有Boss bishi。老E不由得感叹,如果弄死了你是不是就没有工资了啊,于是搞得乌鸦满脸惊恐说你这是反了要对我老大怎样。

 

一群人无组织无纪律地绕过各种堆在地上的纸板箱,谷歌和Q君时不时便能跟路过的人打个招呼,有时候还会停下来聊几句,足见人缘之广结交之多。

……好像也不仅仅是他们两个。

一路走下来看到许多或在B站首页或在其它地方见过的人,还有穿着JK或者还未换下表演服装的舞见唱见小姑娘拿着场刊和马克笔,身边几个人在签名的同时还互相调侃着要不要也给你签一个。

“哎?”

允星河指指自己,王老菊握着Q君从前面丢过来的黑色油性笔调笑他。

看他那一脸不怀好意的表情允星河就懂了,当下咧咧嘴表示我没带纸啊你要不要签到我脸上?

“够了哦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王老菊用盖好的马克笔笔盖戳了一下他脑门。

 

BML结束之后已经是二十一点,他们在后台耽搁了不少时间,被大哥问起要不要一起去庆功宴。不少人表示我为B站立过功我为B站流过血我现在要去蹭饭,毕竟明天周日可以睡晚点。

允星河当然不在这群人之中,平心而论,他自觉还没到流血的程度。

他跟在其它有各种理由无法一起去吃庆功宴的人中出了上海体操馆,狭窄的通道上方规律分布着圆形的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有人商量起回家往哪里走。

“我这边回浦东,九号线。”

他竖起耳朵听了一下,是王老菊的声音——啊,他家住在浦东来着的。

“我也是九号线。”

老番茄指了指场馆外面的路标,突然看到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允星河,赶紧敲敲他:“星河你怎么走?”

“哦……那个,我也地铁,不过跟你们不是一个方向来着。”

允星河在莫名的遗憾中回过神来,对老番茄笑了笑。

 

很快在上海没有星辰的夜晚里一群人来到了地铁站,之后纷纷告别,各自按照上海地铁的提示牌找自己要坐的线路。

允星河站在大张的灰色地图前,手指掠过其中某一条线路,手机屏幕上还亮着百度地图的导航。

十一点钟的地铁除了晚归家的夜班族不会再有其它乘客,允星河站在空落落的站台边等末班车,环顾之间还能看到往地铁另一个方向离开的王老菊和老番茄奇美拉。

地铁站内部莫名有些暗沉,灯光远远亮在他们正在走向的那条路。

允星河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周边模糊地被灯光映染出一圈轮廓,好像永远在宇宙中发光发热的恒星。

他又突然想到如果自己当初没有迈出那一步,更没有之后的几十步,甚至今天都不会来到上海体育馆观看这场表演,同其它以前向往的人聊天攀谈。就好像他在去年那个时候也很怕王老菊长期的不更新之后,留下的会不会是变空的微博和不再更新的B站空间。

那些UP主平日里都像是活生生在你身边一般,你听着他们讲解的游戏视频,看着他们分享一天的早中晚餐到微博,发现了什么游戏的BUG和技巧有时也会发一条po,若是闲暇还会回复你的评论。

这个时代过得太迅速了,他们很容易就能走进你的生活,但只要离开微博离开视频,他们又好像未曾存在过,就像是水蒸气氤氲发散到空中,再无半分形迹。

在很多年之后你想起来,只有一个在回忆里泡得模糊的影子。

所以当你喜欢一个人,想要有朝一日跟他并肩的时候,一定要赶在奔赴洪荒之前紧紧握住他的手。

 

 

16.

2014年下旬,允星河在群里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中国BOY-Hans。中国BOY邀请他上节目一起玩耍配音,既然是试试游戏角色,允星河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到时候发视频要@你吗?”

BOY在YY频道里问。

“啊?不用,B站现在不能@吧?”

允星河正在喝水,两口白开水灌下去才对着麦克风道,末了想到什么一般又补了一句:

“视频简介里也不用写啊。”

BOY应了一声,结果最后允星河看到视频名字的时候对着电脑屏幕翻了两个白眼。

视频简介里是没有写也没有@,他的名字就在视频标题上挂着。

 

BOY的视频吐槽犀利情节搞笑,允星河跟他合作了一小段时间之后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他选了一些比较热门的游戏——有的是微博最近一直在讨论的,也有的是看到其他UP主做过所以想拿来做游戏视频的——开始写剧本。

其中育碧的《刺客信条》、《看门狗》、光荣的《真·三国无双》、动视的《虐杀原型2》都在预定名单之中,甚至还有大热的《南方公园》。

虽然经常能看到许多粉丝在他的评论私信里留言说希望玩一下某个游戏,他往往会注意一下诚心推荐的人并且把游戏名记下来在有空的时间玩。但在了解观众需要什么,拥有自己的视频风格作为底子之后,他需要制作自己有兴趣并且能够不断突破的作品。

剪辑游戏,并且自己为之配上台词,对于剧本和配音都是一次考验。

 

在整个八月份到十一月,《南方公园》系列故事几乎占了允星河所有的投稿。从开头的“真理之杖”到第七集“原点”,收获了许多褒贬不一的评论。其中批评他将国歌放入视频是严重的不尊重者有之,讨论剧情者有之,评论后期剧本没有掌控好导致系列视频后期紊乱者亦有之。

他泡了杯热茶坐在电脑前翻看评论,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剧本的确从开始的三分钟热度到后面有些开始敷衍了事。做视频时的自己尚无自觉,认真观看每一集的观众却都不是瞎子。

这边正抱着茶进入贤者模式思考,那头电脑下面的QQ就一阵提示音催命铃似地响了起来。

 

“允星河你出来!允屁股,出来!”

叫他的是暮色TOP,就是在《南方公园》系列视频中广为大家所知的骚受原型。

“哎哟咋啦,你还想在我下一期视频里客串个角色啥的?”

允星河这话打在聊天框里的时候还加了个荡漾的波浪号。

“滚,你再玩这个梗我就找你真人pk!”

“儿子啊,你这样让你允爸爸很是难办。”

“……”

暮色被他搞得没脾气,无语半晌才扔来一句话:

“来LOL,乌鸦开黑。”

 

允星河慢吞吞登录了自己的游戏账号和YY之后才发现频道里有四个人,老菊乌鸦暮色,加上他还差一个,五缺一乌鸦喊不来人就直接找个路人开始了。这一把不是很顺,路人的薇恩上来就送,乌鸦在YY里卧槽了几句连连道这该怎么打。

“碰到这么菜的薇恩,怎么想都是你的锅好吗?”

王老菊开麦嘲讽了他几句,乌鸦立刻泪流满面背上了自己的高鸦锅:“这也我背呢也我背,哎,算了算了。”

虽然队友太不给力,这把打得实在让人笑不出来。好在四个人心态都不错,互相扔锅调侃了几句也就开始下一把。排队的间隙正在闲聊,王老菊刚跟乌鸦说了几句转而换了个语调:

“那个谁,暮色——不对你叫什么来的,骚受?为什么叫这个——”

“都是允屁股的锅好吗?!他做的那个视频,现在整个B站都这么叫。”

闻言语音里还传来一声清脆的啪嗒,像是暮色用手搭在了额头上突出一个无奈。

允星河没说话,F2关掉了麦,转头看了一眼自己开着手机屏幕在缓存的黑魂视频。

选英雄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像是隔了一层雾,看不太清那些熟悉的CG图片。他用手指无意识地敲着鼠标,最后随便选了个以前用得还算顺手的龙女。

 

那天四个人开黑开了好几局,后面连连翻盘赢得有点忘乎所以,最后总结下来居然是队友大腿太粗,一条腿挂两个,直接带他们装逼带他们飞。

“这人叫什么?好像跟我们打了两三局了。”

乌鸦后知后觉去念他的ID:“——‘西木野真姬我妻’?我去这么死宅的LL厨ID……”

大腿这局是皇子,角色在路上转了转,突然打出一行队聊:“我是雷米。”

“……?”乌鸦很谜,发了个问号:“群里的?”

“嗯,KB说你们缺一个人。”

大腿啪啪送对面安妮回家,又慢悠悠冒出一句话。

“我去啊……KB居然认识这么粗的大腿……”

乌鸦在频道里嚎了一句:“我们分分钟钻四钻五不是梦啊!”

结果没人理他,有大腿带着这盘很稳,于是暮色在和允星河说话,王老菊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你下一个视频做什么游戏?《南方公园》系列就这么完结了?”

“嗯,可能会做那个,《虐杀原型2》。剧本写了一半了,你要客串?”

“我客你妹!”

暮色一激动,好像又正好在喝水,频道里顿时全是他咳咳咳咳的呛水声。允星河还在那凉凉地扇阴风点鬼火:“怎么着,听到要客串这么激动啊,我还没给你安排角色呢,下次再说吧。”

王老菊的大嘴咬死了对面,往后跑了几步让乌鸦的琴女奶他。乌鸦边奶边说你下次打人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老念叨,结果王老菊那头就真的没了声音,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天才冒出一句:

“《虐杀原型2》?”

“……嗯。”

允星河没有像暮色一样边打变开小差喝饮料,不过听到那个声音还是突然滞了一下动作,结果王老菊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反而跟乌鸦讨论起了“我怎么就不能报技能名了你是不是还歧视吃饭的时候吧唧嘴的人”的话题。

 

打完这局已经七点半,允星河后知后觉摸着自己的腹部感到饥肠辘辘,决定去楼下买份KFC打包上来吃,因为喊外卖时那些小哥总得慢个十五二十分钟。他刚准备说自己吃个饭,乌鸦散了队说下次再一起打,顺便给了雷米大腿未来科技公司的频道号让他以后一起玩。

雷米进频道晃了一圈,想起这人是KB的朋友外加一条真大腿,老菊随手发了个蓝马给他,然后问这群还没走的人有没有要马甲的,乌鸦原地蹦跶几圈大喊你看我快点给我上个橙马或者黄马。

“然而马甲并没什么卵用。”

王老菊呵呵冷笑两声,让他顶着粉马继续吹风。

 

允星河打包了烤鸡腿饭和芙蓉鲜蔬汤上楼,挂着YY没开麦在看虐杀2的背景故事和两年前黑桐谷歌录制的游戏实况。仔细观察游戏画面与地图,在确认背景时代和其它细节问题之后,把吃完的饭盒一扔修改起了自己写好一半的Word文档。

虐杀2的背景故事在网络上有高度概括的版本,但实际结合游戏内的CG与故事流程还是能揣摩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允星河有一点想要按照故事本身的线路走,但想想已经把整个游戏摸得通透四处三光的谷歌,最后决定制作这个游戏视频的时候还是继续逗比欢乐路线。

开了最高画质录制,电脑有一点卡,允星河左思右想最后退了科技公司的YY频道,现在大家都在挂机没人在线,看到自己的名字前面小马甲变成了红色有点奇怪。

……本来不是小蓝马的吗?

他在YY公屏上打了一个问号,尚未退出的频道里王老菊咳嗽了两声:

“没事,随便调整下,马甲拿着玩。”

允星河手指放在F2上,犹豫了一会还是继续公屏打字,从QQ表情里粘贴了一个握拳卖萌的表情过来:“谢啦!那我先退频道做视频去了。”

“嗯,去吧去吧,加油。”

王老菊随意地鼓励了一下他。

 

第二天中午,游戏区排行再次更新。其中允星河的虐杀2视频赫然在列,从早上十点过审,仅仅数个小时便排在了前五的位置,积累了四万的播放量。

——“【允星河】王阿姨传奇——请问你听说过‘王阿姨’吗?”

王老菊看到这个视频时正在公司里上班,下午做好了工作准备下班于是便摸个鱼,就差点跟昨天的暮色一样把同事带给他的摩卡喷到显示屏上。

什么鬼标题啊!

抱着这种想法,他摸出桌上的耳机,解开——这花费了半天时间——然后插进电脑里点开了视频。

每当这时候他都很感谢老板把他的座位排在死角位置,没人知道他拿电脑在看报价单还是在玩galgame,当然太阳骑士普遍时间不屑于玩galgame。

开头两三分钟一过,王老菊就觉得不妙了。他忍不住想笑,但笑出声肯定会被其它人发现他在摸鱼。允星河简直把虐杀2做得像是郭德纲的相声,偏偏视频里这小子的声音还一本正经地在胡说八道,把剧情改得面目全非,甚至连CG都重新配音,最关键的是没有违和感。

允星河视频的长度是出了名的短,群里时常会拿这一点来开玩笑。但看完这短短十几分钟,快和弹幕一样笑成狗倒是真的。

王老菊揉着因为不能笑出声而绷紧的面部肌肉,习惯性地把鼠标滚轮往下滚看起了评论,然后微妙地感到一些不对。

的确说视频搞笑所以投硬币的不在少数,但其中还有一些评论指出他的视频有奇美拉的风格,更有些小学生用某某某二代来形容。

“啧……”

王老菊摸了摸下巴,突然想起自己当年刚开始做视频的时候,评论里一大片一大片说他是水王的事情。虽然后期通过改变了部分视频风格和类型证明自己,但当时看到这些言论,无可否认很难让人愉快地忽略无视过去。

 

即使所说的对象是自己的前辈,是同样优秀的视频作者。

但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们为自己视频长久的付出与耗费心思的独立制作,每一个UP主能被人所熟知无外乎拥有自己的解说特点。

天外几万几亿无法胜数的繁星,从地球上远远驻足望去都闪烁着一样时而夺目时而晦暗的光,但其实每一颗星辰都不一样,它们都承载着不相同的灵魂在浩淼的银河里涤荡沉浮。

 

王老菊觉得应该给这家伙一点鼓励,顺便还得对得起自己酸痛的笑肌。

于是他思来想去,在回复栏里敲了一句话:

——“哈哈哈哈哈”。


-TBC.-



  58 3
评论(3)
热度(58)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