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王允 Sunbathing

·灵感来自 @狼淼 的吸血鬼脑洞。

·架空世界观,现代都市奇幻。


Sunbathing

文/咖喱水手鱼

BGM/Charli XCX - Boom Clap


  王老菊最近有点烦。

  按道理来说,大名鼎鼎猎人公会的A级猎人——有“太阳骑士”之称的这位兄台——应该终日行走于各个城市隐蔽的大街小巷,手持武器猎杀那些被月光庇护的怪物,然后赚取大笔金钱。

  事实上在此之前,王老菊一直是这样的。


  同为猎人的黑桐找了个两人都没有任务出的晚上,邀请他到奇美拉的烤肉店里喝酒。

  奇美拉拿了两扎啤酒过来,金黄的酒液里有串串气泡从底下迅速往上窜起。黑桐谷歌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推推王老菊面前的杯子示意他也来点,一醉解千愁啊。

  王老菊把自己面前那扎啤酒倒了满满一杯到放了些许冰块的酒杯里,谷歌叹了口气,心想这你一扎我一扎的,看起来是要耗到半夜啊,自己这好友心情有那么不好?

  “最近怎么了?”

  谷歌喝了口这家烤肉店里标着店主特调不好喝不要钱的黄油啤酒,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问道。

  “噗——”

  不料这话一出口,回答他的是喷了一桌的啤酒。谷歌瞠目结舌地看着友人,觉得世界有点迷幻。

  “我靠、靠,咳咳……!”

  王老菊用手捂着嘴咳嗽了几声,旋即怒瞪向拿来啤酒就远远走到料理台前招待客人的奇美拉。后者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传达出我故意的你来打我呀这个信息。

  谷歌低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酒杯,泛着深棕的黑色酒液,怎么看都跟自己手上这杯不太一样……是姜汁勾兑白兰地做出来的酒?为什么还诡异地冒着气泡……

  三分钟后,把姜汁啤酒倒了奇美拉一头回到座位上的王老菊长叹了一口气。

  谷歌:“……”我觉得更该叹气的是奇美拉。

  太阳骑士均了一点黄油啤酒到自己杯子里,灌了一口下去再次叹起气来。

  谷歌有点好笑,据他所知这货并没有情场失意或者遭遇竞争对手暗算之类:

  “到底怎么了?你这是要把一年份的气叹完?”

  王老菊悲伤地用手搭住额头,给出了继喷酒之后的第二个回应:

  “烦啊……”

  谷歌一听有戏,立刻追问:

  “我记得好像上次出了个任务之后你就处于这个状态,是那次任务遇到了什么棘手的家伙吗?”

  “……”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王老菊面色立刻拉了下来,半晌才用蛋疼的语气说……

  ——他遇到了一个神烦的吸血鬼。

 

  那大约是两个多星期前,城市方才入冬。深夜的繁华人世上空吹来阵阵北方的寒风,月光稍许被厚重的云层遮蔽而去,正是某些生物活动的好时机。

  ——对于某些猎人来说,也是他们猎杀猎物的时间。

  王老菊身穿一袭深灰的长风衣,肩膀上繁复的十字架纹章在银月下泛出些许晦涩的光。他的呼吸平稳而收敛,隐蔽在高楼的暗处等待一个骤然突袭的时机。

  任务目标异常简单,或者说这并不是一个任务,仅仅因为他嗅到熟悉的血腥味,并且联想起城市里近期发生的多起恶性杀人案,所以来到这里歼灭一只吸血鬼。

  他对于血族的判断一向敏锐而准确,这种优雅而狡猾的生物常年位列猎人公会前列,为了钱财与他们一族勾结的猎人败类亦有之。

  想到这里,王老菊低声嗤笑了一下。手中抬起的枪械晕了一层冰冷的色泽,他稳定了支架的位置,闭起一边碧绿的瞳孔,另一只眼眸透过瞄准镜望向几十米开外的大楼天台——

  那是一个顶层泳池,四面透明,意味着游泳时可以透过玻璃俯瞰整个城市,听上去就像是有钱人的娱乐活动和恐高者的噩梦。

  泳池旁边只有寥寥两人,其中一个便是他的目标。

  王老菊沉下气,将准星瞄向那个血族的脑袋——他非常自信下一秒这只吸血鬼就会被爆头,以肩上的徽章发誓。

  在他将要扣下扳机的一刹那,意外发生了。

  他的目标倏然脱离了瞄准镜的视野范围,王老菊诧异无比,立刻抬头看过去,几乎是顷刻间一道血光划过,方才还同他说着些什么的另一个人便狠狠砸进了泳池。

  水花飞溅的声音与泳池底部弥散开的猩红血迹皆令人一惊。旋即那个被甩到泳池的身影奋力突起,人类的身躯在出水之时便被怪兽厚实粗砺的皮毛所覆盖,一声长嗥穿过凛冽的夜风,刺痛耳膜。

  半兽人!

  王老菊很快明白过来,然而身体的本能比脑袋转动得更快,他俯下身,手指扣下扳机,猎人公会所特制的子弹精准命中了目标——

  那兽人身上爆开一簇鲜艳的血花,在泳池灯光下显得极为触目惊心。

  王老菊呼吸一窒,方才那血族同半兽人缠斗的时候他选择了一个身形交叠的瞬间,本想一枪解决两个麻烦,不料吸血鬼却忽然消失。当然这时再一看,却发现他只是预感到危险,故而速度极快地闪到了一边。

  猎人面色极为难看。

  血族的五感出色,这一枪没有干掉他相当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果不其然,对方正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

  是迅速撤离,还是干脆过去同他火拼?

  王老菊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眼底沉火燎原,表情有些许兴奋。

  他感到那个血族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危险气息以及压迫感……

 

  允星河几乎没怎么等待,他身后的门开启时甚至还有酒店侍者一声彬彬有礼的“请进”。

  门被关上,不是风。

  然后是清脆的子弹上膛声,那子弹滑进枪膛时有些沉重——想必是用来对付血族的水银子弹。

  “举手,然后转身。”

  身后传来陌生而冷漠的指令,允星河举起双手少许往后转了些,又有点忍不住想笑,王老菊看到他带着血迹的侧脸在月光下有些不太真实。

  待允星河整个人转过来时,他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与那名A级的猎人。他们彼此打量着对方的模样,一边嘴角带笑,一边微眯着眼。

  “——你是个吸血鬼猎人——”

  “——旧氏族的小崽子——”

  他们同时开口,气氛变得古怪异常。

  王老菊捕捉着他异色双瞳里晃动的影子:

  “还不是个纯种,旧氏族里居然有非纯种……真是惊了。”

  允星河并不回答他,只是笑,把目光停留在王老菊肩旁的纹章上。

  “我听人说起过吸血鬼猎人的分级,十字架上花纹越复杂的代表地位越高——你一定杀死过领主或者长老级别的……”

  “你们氏族的亲王。”

  王老菊打断了他的话,炯炯目光里带了些挑衅的味道出来。

  “啊……”

  允星河摸了摸自己的头,又冲他愉快地笑了笑:“是吗?果然你很强啊。不过我只是个旁系外亲,这话刺激不到我。”

  王老菊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这小吸血鬼欠揍得很。刚刚自己怎么会有那么点点棋逢对手的感觉的,现在再看看——眼瞳也是一边浅灰一边淡红,估计被初拥的时候都不超过十六七岁,所以一定是那个氏族血缘关系的错觉……

  他兴致缺缺地放下了手枪,允星河扬了扬眉毛有些不解,跟着小心地放下了举到半空的手。

  “没意思。”

  王老菊嘀咕了一句,心道这么怂又傻白甜,想来也不会去杀人吸血,倒是被自己一击杀死的半兽人嫌疑更大。

  他想着,手上便熟练地将枪械塞回后腰,背上还背着方才使用的狙击枪。习惯性伸进口袋拿点口香糖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扔嘴里的时候只摸到了一剂吗啡,随手往后一扔抛给那只小吸血鬼。

  “哎?这是……”

  “快速愈合伤口的。”

  王老菊有点暴躁,不知道自己刚才无意义的举动是在干什么。

  “可是我是吸血——”

  “闭嘴,你最多就算个混血。”

  “……”

  允星河有点委屈吧啦地瘪了瘪嘴巴。

 

  王老菊一度认为这就是那个有点冷月光也不好看的晚上,他和这吸血鬼唯一的交集了。

  所以在那个周末,城市某一角的商业街,突然被人从后面吧唧抱住的时候他差点没当街上演全武行。

  “哇!”

  “……”

  王老菊转头一看突然多出来的背部挂饰,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他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做到毫无声息便靠近过来的,但他们似乎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敌人,根本没熟到现在可以随便来个拥抱的程度啊?!

  三十分钟后,在街对面的酷圣石,允星河舔着冰淇淋勺子跟他自我介绍。

  “我叫允星河Yoseya,嗯……四个半月前被一个血族咬了,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啦。”

  猎人心里的弹幕已经要刷破天际,但却捕捉到了他话里的一些信息:

  “四个半月前?”

  王老菊皱起眉:“……五个月前正是我们杀掉旧氏族亲王的时候,难道……”

  “……?”

  允星河挖了一口夹着奥利奥碎片的薄荷冰淇淋,想了想才道:

  “不过很快那个咬我的吸血鬼也死了,自己走到阳光里变成了灰。”

  “纯种吸血鬼的坏处……不过旧氏族的亲王被我们当场击毙,四名长老中两名死亡,一名关押,还有一名——”

  王老菊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允星河假装什么都没听懂,继续挖冰淇淋里的奥利奥吃,过了一会儿挖出一块完整的饼干来递到他面前:

  “我知道你叫王老菊,我们这边很多血族都知道,说……”

  “说看到我就离远点,以免丧命?”

  王老菊挑眉。

  “呃,说你有毒。”

  “……滚,现在。”

 

  掐指一算,这已经是允星河跟着他到处乱转的第三周了。

  王老菊不太懂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还是想从他这里获得些东西。当然想得再黑暗一点,那些事情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性。只是出于各种理由,他没法相信允星河是为了那种目的接近过来。

  再说了,单纯为了氏族复仇就应该用更有效的计谋,而不是让一个智障来围着晃悠,其目的也许是烦死他。

  A级猎人说着说着便觉得很是头疼,拿起酒杯又灌下一口,谷歌好像陷入了沉思,王老菊不得不摇摇他确定他不是睡着了。

  谷歌把杯子往旁边一放,无语地说我在听。

  王老菊再叹气,说我们S级猎人谷歌大大,快给点建设性的意见吼唔吼哇。

  谷歌咳嗽两声,摸着杯子透明的杯壁好像在权衡着利弊与是否开口。那边换了身衣服的奇美拉幽幽飘过来看了眼王老菊,说,这不是在追你嘛。

  然后他的桌子遭受到了今天第二次洗刷,用另一个口味的啤酒。

  在王老菊抓住他把剩下半扎黄油啤酒灌进领口之前,奇美拉就机智地一把拉开了店门。

  王老菊拿着酒杯正准备行凶的手一顿,发现果不其然那只小吸血鬼就在店门口站着,两人空中对上目光,允星河还对他笑了几下。

  傻不傻……

  王老菊心里想,却冷不防被谷歌在后腰推了一把。

  自家阳台种植的兄弟,关键时刻卖队友。


  这是王老菊此时此刻唯一的内心独白,店门还好死不死在他身后关上了。

  面前是围着红灰格纹围巾还拿着个袋子的允星河,背后——这烤肉店看上去一时半会不会对他敞开大门了。

  王老菊不由得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问允星河又来干什么。

  “送你这个。”

  允星河把袋子递给他,里面躺着一条毛茸茸的柔软围巾,看款式和他脖子上那个差不多。

  “……”

  王老菊机械性地接过围巾,允星河却突然欢呼一声,再次一把抱住了他。


  在窗户里围观的奇美拉默默叹了口气。

  “……他真的知道收下吸血鬼送的围巾是什么意思吗。”

  谷歌同样默默叹了口气:

  “总觉得除了你跟番茄,又要包一份红包了。”

  “……先解决你跟那狼人的事儿吧谷歌。”

 

  -Fin.-


 

【写在后面】

其实是一个写Essay写累了的睡前小打XD

突然发现这个paro炖肉也挺带感的……(思考) 


————————————

2015.12.10 对部分情节打个补丁

[1]允星河设定中不是纯种血族,是被长老以上阶层血族进行初拥之后才变成混血的,因此眼瞳一红一灰。

[2]王老菊在加入猎人公会之前是一名只猎杀血族的吸血鬼猎人。

[3]奇美拉提到的狼人是敖厂长。

[4]关于最后的围巾,私心脑洞为血族咬脖子的癖好→表达占有与爱慕→所以会想用围巾圈住,这样的意味,感觉有点小孩子心态w

  86 8
评论(8)
热度(86)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