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实况rps】圣诞贺 Velvet(中上)

·HPparo,第四部(火焰杯)时间线。

·【设定有雷】,【剧情有雷】,慎入。

·本章涉及cp:(轻微)王允 / 皮芬 /敖谷 / (极轻微)卷黑 / …

·迟来的圣诞贺,可能会分为四到五次完结,争取近一周搞定,Final修罗期ToT


***

Velvet(上)

***


  (三)

  

  允星河正思考着是否要旁敲侧击问问芬达详细情况的时候,礼堂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而最响的正是他们身边,格兰芬多们几乎是上蹿下跳着欢呼喝彩起来。

  允星河顿了一下,将目光投向教工桌的后面。那名七年级的级长已经从长桌前面走了过去,并且挥了挥手对他们致意。

  刚从恍惚状态里恢复过来的芬达很快加入兴奋得好像连冠了学院杯一样的队伍里去,顺带揶揄了一下允星河——因为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想把眼球粘到那名级长身上去。

  造成这一切的结果非常显而易见,几秒前,他们的校长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读出纸条上写的名字——

  “霍格沃茨的勇士,SunKnight。”

  

  虽然整个礼堂看起来一片和睦欢快的模样,但斯莱特林那边的掌声似乎比方才宣布德姆斯特朗时的反应更加矜持而节制。

  “噢,一个格兰芬多。”

  一名六年级的斯莱特林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接着望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同年级第一把交椅:

  “——两周时间它就选出了这样的结果,还能指望什么呢?”

  “……”

  那名斯莱特林六年级的领袖正往嘴里送一块芝士牛乳蛋糕,听见他的话甚至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在把上面一颗鲜艳欲滴的覆盆子扔进嘴里之后,他懒洋洋地开口:

  “如果我是你,Keller,我就会稍微多鼓上那么几秒钟的掌——格兰芬多也没那么差。”

  除去靠在一边显得不甚愉快的小蛇们,王老菊在路过拉文克劳长桌的时候习惯性地朝谷歌送了一个得意洋洋十分欠揍的笑容。

  但显然渊博的拉文克劳们对于这件事的看法迥然有异。

  “……这很有趣。”

  金发的青年呼了口气,吸引来了身旁带领鹰院学生们鼓掌祝贺的男学生会主席:

  “刚才火焰杯选出最后一名,也就是霍格沃茨的勇士时显然较先前来书更加旺盛,甚至不太明显地有光球簇拥在周围——”

  黑桐谷歌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而我恰好看过一些古代文献上的记载,火焰杯所用的火焰是自身有灵智的千炎。”

  他说到这里将话停顿下来,谷歌的目光意外地没有丝毫惊讶,反而平静如校内冬夜的黑湖。

  “Mike。”

  他思索着,最后嘴角泄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干脆地跳过了这个话题: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而显然,在火焰杯的观念里没有脑子的莽夫更适合做勇者,选出一个格兰芬多也在情理之中。”

  在某些时候非常具有斯莱特林特质的黑桐谷歌对六年级生Mike说道,似乎默认了什么。

  

  在教工桌后面的门里,格兰芬多的院长水王以及另外两个学校的校长已经等待在了那里。勇者们脸上还带着些许没有在师长面前掩藏起来的兴奋,就将魔杖交出去进行精调检查,以及被告知三强争霸赛相关的规则。

  “跨越整个学年举行,第一场比赛在不远的一到一个半月后,第二场在圣诞节结束的时候,第三场则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调整,赛程具体内容不会提前告知勇者。比赛采取积分制,评分人分别是三个学校的校长以及两名来自魔法部的部长,每一场的积分会左右下一场勇者面临的难度,而最终比赛中取得三强争霸赛奖杯的人将会赢得最终的胜利。”

  把整个礼堂的喧闹撇在脑后,烂摊子完全推给其它院长和学生会主席的Bishi一进门就听到魔法部那名体育部部长的声音,然后是霍格沃茨勇士的提问。他动了一下眉毛,就像是对他的行为颇有微词那样——看来任何一个斯莱特林都对格兰芬多成为勇士或多或少感到些许不悦。

  “也就是说,无论每个项目的积分高低,只要在最后一轮拿到奖杯就是胜者?”

  王老菊问道。

  “哦,简单来说,的确如此。”

  那名部长谨慎地点了点头,好像很想补充些什么,但又怕自己嘴一快先透露了什么消息给勇者,悻悻止住了话头。

  “有趣。”

  王老菊回答,旁边来自布斯巴顿的女流掩嘴微笑了一下。

  在后续进行了一些细节上的补充以及魔杖的调试后,三名勇者终于被从这个略显黑暗的房间里放了出来。Pi几乎全程保持沉默,甚至拒绝了魔杖制作人的精调服务,原因是“不用,谢谢”。

  王老菊偏头看了他一眼,感觉曾经在霍格沃茨就有战神之称的Pi在转到德姆斯特朗一年之后更……战神了,原谅他想不出什么其它单词了。原先Pi就读于赫奇帕奇五年级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六年级的学生。不熟,但在魁地奇球赛上打过照面,对方作为一个击球手凶狠的攻击实在令人印象深刻。

  在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些有的没的,他走到长桌边就发现自己的那份食物还被好好保留在常用座位上,他咳嗽了一声,一只围着脏兮兮围兜的霍格沃茨家养小精灵就卟地一声幻影移形出现,又是鞠躬又是点头好不忙碌地询问需要带走什么食物。

  “这个,这个,炖菜和忌廉汤也要一些——好的,够了。”

  “劳驾,能要一份布丁吗?”

  身后传来有点熟悉的声音,噢——刚刚好像才听到过。

  没人会对家养小精灵说话用敬语,除了某些麻瓜出生的巫师,所以这是在跟他对话。

  王老菊稍微转了下头看过去,Pi正望着格兰芬多长桌上那份淋了巧克力酱与柠檬汁的挪威水果布丁,他语气平缓冷漠,好像在要一把匕首或者斧头什么的杀人利器,好把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直接就地解决。

  “——如果你需要的话?”

  王老菊看了一眼换了个方向鞠躬的家养小精灵,像自己习惯地那样耸肩道。

  片刻后,他拿起自己的晚饭,顺便把已经被小精灵手脚麻利装好的甜品递给对方。

  “谢谢。”

  Pi接过布丁,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点面瘫的表情松垮了一点,对他点头致意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礼堂。

  

  “……意外地很喜欢吃甜的吗。”

  王老菊嘀咕着走出礼堂的时候,发现因为已经二十一点而有些空旷的走廊上站着一个人。

  严格地来说,应该是在等他。

  因为只要环顾四周就会发现没有别人,而对方的视线又有些忐忑而小心地落到了自己身上。

  “你好?”

  他不太确定地看下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走到面前来拦住他的家伙,袍子的颜色是个格兰芬多——啊,这么一看还有些眼熟。

  “呃,那个,级长——”

  允星河感觉自己的手心正在沁出汗珠,他抓了抓长袍的边角思索着该如何开口。

  “啊,我懂了。那个什么来着……休息室的口令是‘欧培拉’。”

  王老菊看了他一眼,显然把对方归类到忘记口令落单又进不去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那类可怜虫里了。

  “不是!我是有些其它的问题想问。”

  允星河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我记得休息室的口令,而且那个是上周的了,这周应该是‘强烈爆炸’……”

  见对方真的开始认真思考是不是身为级长的他记错了口令这件事,允星河只能踮起脚(——他悲伤地发现真的需要)用手在他面前挥了几下以吸引注意力。

  “是这样的,级长先生——”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四年级……叫什么,Yosaya还是Yoseya来着?”

  原来是在思考这件事吗!

  允星河感觉自己心脏像是被一匹飞奔的神符马拽离了身体,但他很快恢复过来,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回答:

  “是Yoseya。这个不是重点,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但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想问一下——”

  “——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确尚缺一个优秀的找球手,天然卷发每次都会对斯莱特林的那位在关键时刻失手——”

  “——这个学期不举行魁地奇赛!我也不是要问这个!……我想帮我朋友问问关于德姆斯特朗勇士的事情……”

  允星河有点崩溃,话到最后都变成气音了,王老菊看着他弯了弯嘴角,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他其实记得他是谁,只是故意逗逗他而已?



(四)

  

  因为三强争霸赛的开始,霍格沃茨这所历史悠久的魔法学校也罕见地变成了向外开放的模式,这在近年来说的确可谓是绝无仅有。

  王老菊本来以为自己会因为成为勇者而接受更多斯莱特林的嘲笑与恶意打击,却有些惊讶地发现那些六年级的毒蛇们的确收敛了许多,并且原因不明——显然不是因为类似“七年级能打的都去德姆斯特朗了”的理由。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时,他都会在心里补上后面那一句。

  在所有人品尝因为外来客人而异常丰盛的早餐之时,格兰芬多的院长水王将最后一口烤肠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像是平日里去准备上课一样随意到不行地路过自家学院长桌,顺口对坐在桌旁喝南瓜汁的老菊·勇者·王说:

  “对了,三强争霸赛第一轮在两周之后,记得准备。三四天前开完会忘记告诉你了。”

  对此的回应,太阳骑士把南瓜汁喷到了自己的盘子里。

  旁边显然也听了一耳的敖厂长眼明手快举起餐巾挡住了水雾攻击,听到王老菊压低声音对着水王咆哮:

  “什么叫做‘忘记告诉你了’啊!?”

  “别紧张,好像你早知道个几天就能那到第一名似的。”

  水王语气轻飘飘得好像勇者根本不是他学院的人:“今晚Bishi才会宣布呢,你还是比大多数人知道得早啊。”

  说完他淡定地离去,袍子末尾翻出几朵浪花。

  而另一边,霍格沃茨勇士,格兰芬多七年级级长兼任魁地奇球队队长与守门员,SunKnight,王老菊,很想在刚才被一口南瓜汁噎死。

  

  拉文克劳与赫奇帕奇合上的七年级的算数占卜课刚开始不久,习惯性坐在教室偏后位置的黑桐谷歌就听到了轻微的开门声。

  安蕾尔教授正在演示如何将行星之间的距离与图表上所示比例对应,他的目光停留在那把银色尺子的刻度上动都没有动一下。五秒之后,谷歌拿起手边的羽毛笔按照教授所说开始绘制占卜图,落下第一笔的同时旁边传来一声压抑的痛呼。

  “……又有什么事?”

  他画完水星的运行轨道,用轻到几乎没法听见的声音问,语气里夹杂着隐隐的怒意。

  “嚓,痛死了……你刚刚是用了个无杖魔法吧?绝对是的吧?”

  给自己施展了隐身咒潜入算数占卜教室的王老菊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衣袖,确定只是手臂被一个什么咒语击中产生了疼痛之后放下心来,干脆大大方方坐到黑桐谷歌旁边的位置上继续低声说起话来:

  “早上那个不靠谱的院长告诉我两周之后就要开始第一场比赛了,我现在很恍惚啊你知道吗?”

  “你跟我说也不会减轻这种中了夺魂咒的征兆的,建议去问问水王教授本人。介于他就是魔咒课的老师,直接去校医室找牙膏比较靠谱。或者投黑湖淹死自己,一了百了。”

  “……”

  王老菊沉默,开始认真思考起打断黑桐谷歌听课时会产生的一百零一种严重后果,无论如何变得嘴很毒这一点肯定排在前十吧。

  “还有,其实这件事其它两名参赛者,至少德姆斯特朗那位肯定在一两周之前就知道了,没准还获得了一些比赛内容的透露。”

  黑桐谷歌重新描了一遍图,满意地听到王老菊已经脱口喊出某第六个字母打头的感叹词——

  “安蕾尔教授,我画完了。哎?霍格沃茨的勇者先生,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格兰芬多这时候应该在和斯莱特林一起上魔药课啊——”

  王老菊的话音戛然而止,他飞快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显形到下半身的模样,立刻意识到刚才谷歌施展的那个无杖魔法绝对不是什么该死的,无关痛痒的小咒语,那就是个显形咒!

  而且因为是无杖状态施展,效果延迟了那么几秒钟,而他还正中对方下怀地拖延了时间。

  “——SunKnight先生。”

  混金色发的女巫快步走下讲台,手里甚至还拿着魔杖:

  “我恐怕你就算成为三名勇士之一,也不能随便出现在没有选过的课程教室里,能告诉我这么做的理由吗?”

  “可能因为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应该深深沉浸到算数占卜的世界里,想到想要更改自己N.E.W.Ts科目志愿的程度?”

  意识到自己无路可逃的王老菊干笑着站起身,沐浴到了整个教室学生的哄堂大笑里。显然看他们的勇者仿佛活尸化了一样,在拉文克劳院长面前结结巴巴地找借口非常有趣。

  

  在王老菊被赶出算数占卜课的教室和安蕾尔宣布“那么我们接下来分析一下黑桐谷歌先生绘制的示意图,不得不说非常规范”的声音里,被提到名字的男学生会主席神色如常地靠回后排的座位上,敛了自己深棕色的眸子,低声道:

  “那么你在这里也是因为早上起床发现自己应该沉浸到算数占卜的世界里吗?级长先生?”

  他后面的座位没有一丝一毫动静,只有灰尘在拉文克劳塔外阳光的照耀下旋转飞舞。

  “……好吧。”黑桐谷歌妥协地叹了口气,无意识地用羽毛笔轻轻触碰羊皮纸的边沿:“有何贵干,厂长?”

  “——我的选课里没有算数占卜,是因为浪费时间。在明年N.E.W.Ts时,我会参与全科的考试。”

  敖厂长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本来相较于别人更快的语速因为有些急切变得更快了。

  “全科的考试。”

  谷歌重复了一遍,语气里似乎有点笑意:

  “抱歉,我以为你对魔咒黑魔法防御之类科目偏科严重。为什么这么做?除非你想跟我一样去魔法部法律司。”

  “傲罗指挥部隶属于法律司。”

  谷歌偏了偏头,觉得轻声说话时的热气在耳边弄得他有些痒,又有些想笑出来。

  

  正如格兰芬多院长所说,Bishi在当天晚餐结束的时候宣布了三强争霸赛第一轮比赛将会在两周之后举行,届时各校师生都可以到已经完工并且施展了无数空间魔咒以扩大加固的魁地奇场地观看。从议论声和兴奋度都翻了一倍让礼堂顶上的星辰都微微颤动这一点来看,到时候一定是一场隐藏在霍格沃茨里的幽灵都不想错过的盛事。

  “见鬼。”

  王老菊听到的时候用全身的力气抑制住自己不要翻白眼,看到坐在赫奇帕奇桌边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可能是因为已经知道比赛内容之类而显得没什么负担——的战神,觉得有点心肌梗塞。

  不是他怂,只是这种竞争者胸有成竹,自己一无所知的感觉实在很差。再看看那边同拉文克劳级长相谈甚欢的女流,感觉接下来要面对一场没有准备的硬仗。

  作为纯血巫师,他深知三强争霸赛其实并没有校长所说的那么和平,至少他绝对在和魔法部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隐藏了一部分这个比赛曾经停赛的原因——早在几个世纪前,参与三强争霸赛的勇者都有很高的概率丧命。魔法史上就有记载过比赛中出现了囊毒豹、斯芬克斯、人头狮身蝎尾兽等等在神奇生物保护课课本上白纸黑字标明“魔法部分级XXXXX(极危险):已知的杀害巫师的动物,不可能驯养或驯服的”生物。

  而就在他准备讪讪收回目光的时候,却看到那名德姆斯特朗的勇士对他很快地比了个手势。

  王老菊都要觉得是自己眼花了,因为对方已经低下头去吃那块热腾腾的石榴派了,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他慢慢低下头用勺子搅拌自己的海鲜汤(为了布斯巴顿的口味特意加入了贝肉鱿鱼之类,显得有点腥气),琢磨着那个手势的意思。

  

  凌晨两点整,格兰芬多塔楼下。

  身为级长拥有合法夜巡资格的王老菊施展了一个Lumos(荧光闪烁),他的魔杖顶端闪耀出亮度适宜的光来,照亮了小半条长长的走廊。身后画像上的胖夫人甚至都陷入了沉眠,手肘撑着头时不时发出轻鼾。

  他没有等很久,走廊尽头就传来极轻的响动。可能是有人路过了刚被学生擦干净没有摆正的盔甲,一阵风都能把他们的头吹得到处晃动。然后王老菊就看到面前的空气一阵诡异的扭动,旋即那名德姆斯特朗的勇士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跟我来。”

  Pi抬头看了他一眼,道。

  王老菊其实不太确定他到底想干什么,因为那架势很像是想把他引到什么没人的地方然后两下弄死解决一个对手之类。好在Pi根本没有这个想法,也可能是不屑于这么做,只是步履稳健而快速地把他出了霍格沃茨城堡。

  “嘿兄弟,我是个级长可以合法夜游……但你,呃,至少现在是外校生,这样到处乱走万一被发现了——”

  “不会。”

  遣送回德国几个单词还没蹦出来,Pi就一句话把他堵死了。王老菊觉得实在十分尴尬,好吧,他承认这个搭话方式真的不怎样,只好再另起话题:

  “我们是去干什么?”

  “马上就知道了。”

  “……”这个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两名勇士离开了城堡,披着夜色与月光的护罩,来到禁林的边缘。

  那里并不像是平日夜里那么黑暗而安静,甚至在重重树影的最高处,在视线里与天际相接的地方被涂抹上了大多数学生都未曾见过的色彩。

  实在地说,那颜色实在太过绮丽。

  “火焰……不对,那是龙焰吧?!”

  王老菊远远地观望已经发现了不对,现在详细判断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Pi在旁边递给了他一件隐身斗篷,显然这位战神准备很是充足。王老菊谢过之后重新将视线投向远处,最后叹息着摇了摇头:

  “很遗憾我N.E.W.Ts的模拟考试里神奇动物课只拿了E,距离O还有几分的差距……不然我就能判断出那是什么品种的龙。”

  “龙蛋。”

  Pi没有接他的话茬,却突然蹦出一句话来。

  “什么?”

  “勇者需要拿走龙的一枚龙蛋。”

  凌晨两点应有的睡意此时此刻彻底变成震惊,王老菊吸了一口深夜的寒风,重复了一遍,然后道:

  “这是三强争霸赛第一个项目的内容?”

  对方一言不发。

  默认。

  

  几乎没有其它多余的对话,王老菊回到城堡便将隐身斗篷还给Pi,感谢了对方之后还有一些疑惑让他忍不住开口提问:

  “万分感谢,但为什么你要帮我?”

  “……布丁。”

  Pi给出了一个让他大跌眼镜的回答,好吧,可能战神的脑回路就是跟正常人不一样。然后自顾自地折叠斗篷将它收纳起来。虽然这种附加了高级隐身法阵的斗篷仅仅能维持一段时间,却要几百甚至几千加隆一件,王老菊在心里默默感叹德姆斯特朗真有钱。

  “对了,你好像对到格兰芬多的路很熟悉?”

  他看着战神将斗篷重新罩上肩膀,长长的发尾也消失在空气里,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就在王老菊觉得对方不会对这种无聊的问题给予回答时,Pi的声音低低地从不远处传来:

  “……以前常来。”

  旋即是走廊尽头盔甲的吱呀声。

  

  霍格沃茨的夜晚重新归于宁静,只有休息室里的柴火在发出极轻的燃烧声。


-TBC.-

  71 6
评论(6)
热度(71)

© W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