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Velvet(中)

HPparo,第四部(火焰杯)时间线

设定有雷,剧情有雷

本章王允


Velvet(上)

Velvet(中上)



(五)

  

  “一条——火龙。”

  太阳骑士以一种超乎寻常的烦躁揉弄着他本来就不是很平整的头发,旁边被以好友名义一定要拉到图书馆来帮他查找资料的黑桐谷歌冷漠地瞥了一眼。

  “我觉得眼疾咒的确是个可行的办法……但近距离看到那些龙的时候我觉得他们的鳞片坚硬到可以反弹我的所有魔咒真是日了猫狸子了……”

  王老菊边把那本《16世纪龙研究手札》扔到一边边碎碎念着毫无营养的话,旁边已经开始着手审批一些新俱乐部提案的谷歌挑了挑眉,用羽毛笔点了一个并不那么完美的句号。

  下一秒经过重新翻印的手札以比扔出去快了两倍的速度朝着王老菊的脑袋直冲过去。

  “卧——槽!”

  王老菊险些被完全命中,他在书本掉落的一瞬间迅速挪开了自己的脑袋。

  “你是想用这一下去砸火龙吗?那我想它们肯定会怕到束手就擒乖乖让我满分通过的——”

  谷歌这次扔了一个墨水瓶过去,不怎么优雅用手的那种:

  “闭嘴。”

  王老菊挥了挥手上的魔杖,把墨水瓶颤悠悠地叠到了他手边那一堆已经处理好的文件上,然后顺便整理了一下因为迅速翻阅完毕就丢到一旁的那堆书。那些多多少少有关于神奇生物的书籍颤颤巍巍地垒成了一个小塔,他粗暴的象征性整理并没有让它们更加稳固。

  

  而另一边,允星河费力地将一沓沓古籍搬开,小心地确认自己刚才施展的塞听咒和静音咒没有失效,将已经松动不少的书本再次朝旁边归了归,将手插进去朝两边分开。

  “所以你是自己看到那些……”

  男学生会主席的声音从书架的另一边传来,比起刚才只能听见几个单词,现在显然好多了。

  “我是说,龙?”

  “没有。”

  太阳骑士的声音更加急躁了一点:“那个德姆斯特朗的勇士带我去的。”

  这回黑桐谷歌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他把批完的提案放到了一边,用刚刚修复好的墨水瓶把它们镇在一起,接着抚摸着下巴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音节。

  ——他们听起来像是在讨论三强争霸赛的第一个项目……

  允星河的动作停滞了一下,心道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过应该没什么大关系吧,毕竟作弊是这个世纪比赛的传统之一?

  在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之后,他心安理得地继续偷听。

  “唔,我想我需要提醒你……”

  “这本书上说龙在东方的文化传统中往往具有宗教象征意义,它们是东方——特别是中国古时信仰的神祇之一。这里居然还有一本……好的我连名字都不会念,应该是汉语或者其它什么语言神话故事的拓本。”

  王老菊把那本他“名字都不会念”的书扔到了书堆上面,谷歌淡定地一挥魔杖将自己的东西转移到旁边的书架高层上。接着就像是火山爆发或者雪崩似的,那些被堆在一起的各色不同书籍从中间某些没有叠好的部位开始溃落,伴随“轰”的一声……

  谷歌善意地用一个浮空魔咒暂时托起了那些书。

  “我——该死的……”

  王老菊发现那一整个书架都可能不会幸免于难,而他拿起魔杖的唯一办法除了立刻将它破坏掉别无它法,托起那么沉重的东西必须需要数十秒去念一个增强版的浮空咒。

  而有时间帮他忙的那个家伙正乐得在旁边看好戏,所以说为什么校长会选这种人当学生会主席——

  “Impedimenta(障碍重重)!”

  整个朝他掉落的书柜在半空中猛然停顿了行动,好像狠狠撞在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上一般轰隆一声巨响。

  太阳骑士不由得挪动了一下,避开近在自己鼻尖前的书柜,他感觉已经有许多经年累月的灰尘落到了脑袋上。

  “嘿,那个……学弟。”

  他有点尴尬地又往后退了一点:

  “一会儿那位无处不在的图书管理员过来问是谁干的时候,估计你也有份儿。”

  围观了全程的黑桐谷歌露出一个“啊,我就知道”的微笑。

  

  结果并没有图书管理员过来,原因显然是允星河布置的几个干扰咒依然在发挥作用。在把所有书本飞快地塞回原来的地方(无论正反和位置正确与否)之后,谷歌甚至夸奖了他一句——对于四年级生来说,他对魔咒的掌握相当不错。

  “刚才那个障碍咒也很不错,可惜在书架的背面发出效果更好所以我没有用,嗯就是这样的。”

  王老菊试图不要了地掩饰自己的错误。

  “那只是因为你一时没想到,还不如一个四……算了,无所谓。”

  黑桐谷歌看了一眼因为表扬而十分兴奋的允星河,觉得自己好像能看到尾巴在摇晃。

  “对了,那个,允星河。”

  抱着“太阳骑士从来不拘小节”的心态,王老菊迅速转移了话题:

  “你对第一个项目有什么看法吗?”

  “啊?呃,没有吧……祝你能顺利通过,拔得头筹?”

  冷不防被问到这个问题,允星河想起自己刚才偷听的行径不由得有点心虚。

  “第一个项目中,每个学校的勇士都需要与一条龙搏斗。”

  黑桐谷歌随手拿了一本《神奇动物在哪里》,对允星河晃了晃封面,又道:

  “你看起来不是很惊讶?”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允星河吐了吐舌头:

  “对不起,刚刚不小心听到了……”

  “不管怎么样,既然知道了多个人来帮忙出出主意也是好的,你比霍格沃茨勇士本人靠谱很多。”

  谷歌意有所指地瞥了王老菊一眼。

  “那么那些龙……”

  允星河接过《神奇动物在哪里》,翻到火龙那一部分的第一页。这种分级为XXXXX的强大生物由于种类繁多,被单独编列为一个章节:

  “挪威脊背龙、赫希底里群岛黑龙、秘鲁毒牙龙……很巧妙,这次魔法部说项目里的内容都会在教学内容中,而这些东西五年级就该学到了。”

  “如果你注意阅读,你会发现这个章节的开头就有提到火龙只是所有龙之中最为常见的一种,即使是那些因为杂交而产生的稀有品种。而如果你要成为魔法部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的研究员,在N.E.W.Ts的加试里需要写一篇非常长的,关于龙的论文。”

  “抱歉,你提到关于‘龙’……和‘火龙’?”

  允星河发现了重点。

  “太阳骑士并不在意这些细节。”

  王老菊大声插了一句:“就像是要先学走路再学交际舞,先明白怎么对付火龙再说其它派系的龙,我觉得那群魔法部的混球们不至于在第一个项目上就刻意刁难我们。”

  “那可不止他们。”

  谷歌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接着望了一眼尽头的走廊:

  “噢,得走了。干扰咒看起来失效了……你声音有点大,太阳骑士先生。”

  接着他把一本尺寸标准的拓本塞到了允星河手里,露出一个笑容:“我们这边已经到借书上限了,麻烦你帮忙带一下这本,让老菊改日来拿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

  允星河把那本书放在了自己借阅的几本魁地奇历史书和战术笔记下面,觉得自己好像被无声地助攻了一记。

  王老菊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熟练地另一边的走廊飞快地离开了。

  

  “其实我很不明白你对我的学弟干了什么——”

  王老菊气喘吁吁地躲过管理员目光逃离了图书馆,没等几秒黑桐谷歌就从他身后走了出来,架势堪称是闲庭信步。

  他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便这么问谷歌。

  “噢,看来我说得不错——已经变成你的学弟了。”

  谷歌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看那边王老菊好像有点按捺不住要对他来一个恶咒或者别的什么,才淡淡地回了一句:

  “帮助我自己的学院,仅此而已。”

  

  

(六)

  

  掰着手指头算的话,再过一个星期约莫就是三强争霸赛第一轮开始了。

  而理所当然地,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无论你是去火炉边暖暖手还是坐在某一个柔软舒适的沙发上吃比比多味豆,耳边都充斥着关于这个话题的关键词。

  允星河翻了翻自己手上那本《魁地奇起源》,在看完第三个章节之后做了个魔法书签的标记,发现自己身后两个低年级学生终于结束了对于第一个项目的讨论,不由得伸了个懒腰,脸上挂着有些得意的笑容。

  他合上了书,旁边的芬达在应付魔咒课的论文。

  “好像已经很晚了,你不回去睡觉吗?”

  “明天一早就要交了,你先去好了……等等,《标准咒语:四级》借我一下——”

  芬达眼疾手快拉住了允星河,一眼发现他怀里那好几本书里只有一本黑色封面的,迅速挑出来然后坐了回去:“谢啦,明早魔咒课开始之前一定还你!”

  

  对于不少与他们一样的学生来说,这一周一定过得极其缓慢。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场魔法界的盛事开幕,大概除了还没有想好怎么在火龙爪下撑过第一个项目的王老菊。他明白谷歌在提醒他什么,但是抽中非火龙的概率显然不大,因为能找到并且捕猎一头非火龙是一件完成后就可以被授予梅林一级勋章的事儿。

  他甚至向水王院长请假了一周泡在图书馆里寻找能干掉一头龙的方法,连禁书区都溜达过了一圈。不过在打开一本深红色封皮的禁书后它喷射出了灼人的烈焰,把走廊烧焦了三分之二,接着就被管理员尖叫着赶了出去,并且宣称这一个学年他都别想再进禁书区一步。

  “我又不是故意的……”

  王老菊翻了个白眼,把那一堆关于龙的书籍整了整,决定回霍格沃茨塔楼待着。

  正是上课的时候,就算是平素热闹的格兰芬多塔楼都十分安静。偶尔有已经投递了N.E.W.Ts模拟考成绩获得一些魔法组织面试资格的高年级学生在那里休息,王老菊和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坐到一个比较靠边的位置重新思考起对付一头火龙的办法。

  说什么教科书之内的内容完全是扯淡,作为神奇动物保护课教材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一书主要讲述的内容是如何保护与藏匿神奇动物不被麻瓜发现,就算是实践内容也不过是给弗洛伯毛虫喂喂切碎的莴笋,打晕几个博格特而已,这些破事和真枪实弹地面对一条火龙完全不可进行类比。

  那是一条货真价实的,会扇动双翼翱翔飞行、吞吐龙息将大地变为焦土、鳞甲坚硬如金刚石的龙。

  王老菊刚想得有些入神就被打断了,允星河坐到他面前把那本书放到了桌上。

  “嗨,上次……的书。”

  他比划了一下谷歌把东西给他的动作,然后递给了老菊。

  “它长得有点儿像是魔咒课课本,唔,我的同学差点把它给搞错,不过他今天早上还给我了。”

  王老菊接过书点了点头,然后无奈地翻动着他道:

  “谢谢——无论如何,虽然我知道谷歌是让我提防比赛里出现的意外,但诚实地说我到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对付一条正常的威尔士绿龙。”

  反正允星河已经知道了项目,坦诚一点也没关系。

  王老菊这么想着,说出来之后果然觉得心里的石头下坠不少。

  “虽然可以正面跟他搏斗,但那样负伤的概率太大了,会得到很低的分数。”

  允星河好像没想到他一下子会这么直接地说这些话,沉默了一会儿才道:

  “也许不是正面战斗,仅仅只是一个障碍或者可以回避?就像是以前的保护神奇生物课考试一样,去年Hank教授要求我们在黑湖里拿到一支鱼叉,一路上经过了许多格林迪洛和马形水怪的袭击。”

  “有道理……”

  王老菊思忖着摸了摸下巴:“那也就是说,要巧妙地完成项目要求,而不是杀死一条龙?这听上去让我舒服多了。”

  “所以要避开龙的攻击和干扰,那方法有很多,像是用飞天扫帚飞起来在空中——不,这不是个好主意,易燃,被火焰喷射到之后在空中摔下来会很糟糕……而且许多龙都拥有强有力的翅膀,与它们空中作战可能讨不了好。”

  允星河提出了一个建议,又飞快地否决了它。王老菊却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空中作战?”

  

  霍格沃茨有一个奇妙的地方叫有求必应屋,没人知道它是谁创建的,又在学校里隐藏了多少年。可以肯定的是,它显然来源于许多伟大而繁复的魔咒。在一个人真心想要求得某物或者需要它的时候,它就会出现。

  就像是霍格沃茨这所百年魔法学校中其它的秘密一样,知道它们的学生都心照不宣。

  黑桐谷歌收到一个低年级的口信后迅速赶到了城堡八楼,在挂毯的对面走了数步,接着那里神奇地出现了一扇光滑的门,他没有犹豫地推开了它。

  对于这屋子他显然是很熟悉的,但除了今天。因为当已经有人在里面的时候,它所展现的就是第一个进入的人想要的模样。

  谷歌反应敏捷且迅速地偏了一下头,一整袋散发着甜腻香气的夹心牛奶软糖从他面颊边擦过,下一刻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流行般朝着始作俑者飞驰回去。

  王老菊在半空中飞快地转了个身躲过这一下袭击,接着消除失重状态落回地面,还顺带拍了拍手。

  黑桐谷歌叹了口气,把门关上之后抬头审视有求必应屋又变成了什么样子。

  虽然这还能算是一个屋子,但显然里面的现象已经有失常理——所有的东西,包括书本、羽毛笔、蜜蜂公爵的糖果甚至挂在墙上的画,统统浮在空中。按照麻瓜们的说法,这完全是处于失重状态。

  “这就是你想出来对付龙的办法,让自己像一只苍蝇一样乱飞?”

  “不不不,这是一个大多数七年级都可以掌握的空间魔法。让整个房间里的东西全部受到飘浮咒的影响处于浮空状态,包括我自己。”

  “你是东西?”

  “……不,我不是?”

  “……”

  黑桐谷歌看了他一眼:

  “对一个房间施展这样的空间魔法不是难事,但到时候作为比赛场地的地方可比这个大得多。”

  “那可不一样,这个房间只是方便我自己进入浮空状态之后适应环境,我的打算是——算了还是不说了,不能再给你一个鄙视我的机会。”

  “……呵呵。”

  

  在找到应对的方法之后,太阳骑士先生觉得时间好像没有那么难挨了。晚饭的时候偶尔能看到另外两名勇士出现在其它学院的餐桌旁边,那名德姆斯特朗的战神总是坐在甜点比较多的那一桌。

  他们看上去和第一次见面时没有什么两样,不知道是否也为项目作出了充足的准备所以不再忧心?

  王老菊在心里揣摩着,试图观察到一些什么迹象来证明自己的想法。然而太阳骑士并不精于此道,很快他就放弃了。

  在比赛日的前一晚,Bishi用一种不怎么能让人吃下第二份夏威夷芒果烩饭的语调宣布了第二天比赛的具体时间以及地点,并且“诚挚邀请各位到场观看”。在他说完的时候连幽灵也鼓起掌来,没人会错过这件难得的盛大赛事。

  

  “你紧张吗?”

  因为部分外校学生坐到了格兰芬多长桌边,座位理所当然地发生了一些变化,王老菊抬头看了一眼是谁在问他:

  “咦,你在这?”

  允星河把自己盘子里的土豆饼一切为二:“我在这里听完了校长长达五分钟的发言和对你的殷切希望,加油啊老菊。”

  芬达在旁边用某种意味不明的目光审视了他一番,在王老菊应了一声转头去跟旁边的六年级级长进行交谈的时候拽了一把允星河的袍子。

  “所以,已经从‘学长’变成‘老菊’了?”

  “没准以后还能是‘队长’,不过我觉得还是名字比较好听。”

  允星河又从盘子里拿走了一块被家养小精灵用柠檬酱汁画了笑脸的土豆饼,愉快地说。



-TBC.-

  55 9
评论(9)
热度(55)

© We. | Powered by LOFTER